首页 > 金融 > 正文

多国央行加快美债减持步伐 美债沽空潮“一触即发”

2020年11月1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导读:当前驱动海外央行持续减持抛售美债的原因众多,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越来越多国家正将大量外汇储备投向促进本国经济增长的重大基建项目或医疗项目(而不是持有美债),为本国经济复苏提供更大的支撑。

随着美国疫情卷土重来导致经济复苏承压,全球央行抛售美债的力度持续升温。

11月18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发布最新的国际资本流动数据显示,9月份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连续第二个月下滑,创下过去3个月以来最低值7.071万亿美元,其中,当月中国持有的美债规模较8月份环比减少63亿美元,至2017年2月以来最低值1.062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中国央行连续4个月抛售美债,累计抛售额约220亿美元。

在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看来,中国连续4个月抛售美债“无可厚非”。毕竟,当前美债收益率实在过低。比如9月份10年期美债收益率徘徊在0.67%-0.7%之间,无法满足众多央行持有到期策略的投资收益要求。

Boris Schlossberg表示,“即便9月美元指数从年内低点91.75一度回升至94.74,仍然无法改变海外央行持续减仓美债的趋势。”由于难以忍受美债极低收益率,另一大美债持有国——日本也在9月减持22亿美债,将持债规模降至1.276万亿美元。

Weeden & Co.首席全球策略师Michael Purves则透露,9月以来众多海外央行持续减持美债的另一个驱动力,是当前美债市场空头头寸迭创纪录新高——即越来越多机构都在押注美联储QE购债力度放缓与通胀预期回升,正令美债价格趋于下跌。因此海外央行不得不考虑到美债价格波动风险,选择减持避险。

他还表示,当前驱动海外央行持续减持抛售美债的原因众多,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越来越多国家正将大量外汇储备投向促进本国经济增长的重大基建项目或医疗项目(而不是持有美债),为本国经济复苏提供更大的支撑。

成功规避10月美债下跌风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中国连续4个月减持美债,也在华尔街金融市场意料之中。

“由于9月美国疫情卷土重来,加之美国财政刺激计划迟迟未能落地导致经济复苏承压,大量海外资本都在抛售美元资产避险。”Boris Schlossberg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也显示,9月份外国投资者对长期证券、短期美国证券和银行业务的净流出额达到799亿美元。其中,海外私人投资者净流出为403亿美元,海外官方净流出为396亿美元。得益于美股持续上涨,9月外国居民净买入782亿美元长期证券,成为唯一的资本流入“亮点”。

在Boris Schlossberg看来,尽管在名义收益率方面,美国国债依然高于德国国债、英国国债等西方国家主权类债券,但日益攀升的通胀预期与美元贬值趋势,正成为海外投资者持续调低美债持仓量的主要原因。

被誉为“新债王”的冈拉克则直言,在美国债务规模迭创历史新高的情况下,如今美国还得承担巨额财政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募资压力,正导致美元与美元资产价值持续下跌。

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主管透露,目前不少海外央行最担心的,是美国债务规模正变得难以维系——截至今年9月底的财政年度,美国财政赤字总额已突破3.1万亿美元,债务总规模则突破27.26万亿美元,远远超过去年美国GDP总量21.43万亿美元。

随着美国疫情卷土重来导致经济复苏承压,全球央行抛售美债的力度持续升温。-视觉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海外央行加快减持美债步伐,正变得大势所趋。”他表示,何况近期美联储QE购买美国国债的力度也较5-6月份明显减弱,令市场担心巨额美国国债“无人接盘”而引发债券价格大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连续4个月减持美债,的确起到不错的风险防范效果。10月以来,10年期美债价格持续下跌导致收益率一度从0.7%上涨至0.97%,令中国央行规避了美债价格估值回落的“相应损失”。

高盛分析师预测,随着美国通胀预期回升,明年底10年期美债收益率有望触及1.3%的高点。

“这预示着未来一段时间海外央行仍将减持美债规模避险,因为不是所有的美债头寸都做了价格波动风险对冲操作。”Michael Purves指出。

美债价格被高估?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外央行持续减仓美债的趋势下,美债沽空潮正变得“一触即发”。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当前沽空美债价格,押注美债收益率回升的美债空头头寸正迭创纪录新高。究其原因,此前美国大举出台财政刺激计划,以及美联储释放巨额的美元流动性,正令美国面临更高的通胀预期,由此触发众多投资机构押注美债收益率曲线趋于陡峭。

“目前持有类似观点的投资机构众多,除了大量对冲基金,还有不少海外央行与外汇储备管理机构。”上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主管告诉记者。这也驱动过去两个月不少海外央行择机加大美国20年、30年期超长期国债的配置力度,因为在债券收益率曲线趋陡的情况下,持有这类债券到期所获得的回报更高。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种调仓操作没有妨碍众多海外央行继续减持美债规模的整体趋势。因为当前迫使越来越多海外央行抛售美债资产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债资产与美国经济复苏基本面存在严重脱节。具体而言,美国持续升温的通胀预期与债务规模急剧膨胀,与美债资产价格高企(收益率极低)形成巨大的反差。这导致海外央行基于风险规避的考量,不得不继续减持估值偏高的美债资产。

Michael Purves表示,“如今,海外私人投资者反而成为美国吸收全球资本的最主要力量,海外央行等官方机构则相形见绌。”

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在9月份外国居民净买入的782亿美元美国长期证券里,私人外国投资者的净购买额高达586亿美元,外国官方机构净购买额仅为196亿美元,这背后,是部分外国官方机构在继续减持美债同时,转而将资金投向美股博取更高的回报。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