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中国资本市场30年30人系列访谈|MSCI大中华区营运决策委员会主席吴佳青:对标国际标准对于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20年12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方海平 

中国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这些重大举措之下,外资机构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有何改变?中国资本市场距世界成熟市场的发展还有哪些差异?下一步加强市场建设与国际市场接轨又有何建议?

30年前,以沪、深两地证券交易所成立为标志,中国资本市场迈开了青涩的步伐,也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翻开了划时代意义的新篇章。30年在创新和纠偏的交织下一路坎坷,但始终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发展方向,这也仍是今天资本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发展的主基调。

最近几年来,“资管新规”出台,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加速,科创板、注册制等重大制度问世,整个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在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的进程得以加速。中国A股在2017年第四次闯关MSCI成功,并在2019年进一步扩容,纳入权重达到20%,也是这一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国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这些重大举措之下,外资机构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有何改变?中国资本市场距世界成熟市场的发展还有哪些差异?下一步加强市场建设与国际市场接轨又有何建议?

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专访了MSCI大中华区营运决策委员会主席吴佳青,她从国际大型中介机构和海外投资者的立场,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度分享。

资管新规对外资机构来说非常重要

《21世纪》:总体上,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这么多年,你认为比较重要的关键节点有哪些?

吴佳青:我觉得有几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开放。第一,QFII机制的推出解决了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具体问题,为外资资金进入中国市场带来了突破。

第二个是互联互通,互联互通这几年发展很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MSCI将A股纳入旗舰指数,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指数公司,A股纳入之后会自动进入外资的配置中去。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政策是,去年监管放开了外资对资管机构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百分之百持股,这很重要,多年来很多外资都是通过合资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其发展速度受到一定限制。

另外,两年前出台的资管新规正在慢慢落实,这个对外资机构来说非常重要,大家看到资管正在从原来保本的、刚兑的模式转变到市场化的方向上来,虽然是两年前出台的政策,但当时对于具体会怎么落实都在观察,这两年我们看到确实在执行新规,这对外资来说是很振奋的。

《21世纪》:资管新规的出台确实对整个市场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调整,海外对于新规后这几年中国市场的发展是比较乐观的吗?

吴佳青:是的。当时也都知道这是个巨大的变化,但是考虑到中国的社会稳定和开放永远都是在平衡的,毕竟表外规模那么大,所以在慢慢观察。这两年下来,从理财子公司的落地,到合资理财子公司的建立,包括现在对资本市场的投资,当然目前阶段可能很多都是通过委外合作的方式,将来一定也会建立内部团队自己去投资,这是一个过程。

最近这两年的发展过程里,海外机构们确实是感受到了政府的决心和速度,当然这也跟资本市场的环境有一定关系。

《21世纪》:你讲了很多中国市场的积极方面,那现在看来,你认为中国市场的发展与成熟市场的差距主要还有哪些?

吴佳青:首先,中国现在的经济规模和A股的总市值都是全球第二,但是中国市场的证券化程度还远远不够,A股市值占GDP总量大概60%左右,成熟市场中美国股市占GDP总量约166%,这个差异可想而知。

第二,A股市场的参与者还是散户为主,海外市场是以机构为主,散户和机构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机构关注长期回报,散户关注短期回报,追求热点,机构投资者的参与程度是衡量市场成熟与否的重要标准。

这也是为什么说我们把A股纳入MSCI旗舰指数非常重要,MSCI为全球7800多家机构提供投资决策支持工具和服务,覆盖养老金、银行、保险、券商、资管公司等,他们对新兴市场是有兴趣的,但是了解程度有限。2019年,MSCI将中国A股的纳入因子提升至20%,对于进一步扩容的条件,我们也持公开透明的态度,有四点问题亟需解决:提升外资机构对于风险对冲、衍生工具的可获得性,满足风控需求;使中国A股较短的股票资金交易结算周期(T+1/T+0)与国际接轨(T+0/T+2);在沪深股通中逐步向使用综合交易账户机制过渡;化解互联互通机制下沪股通、深股通的假期风险问题。

关于中国市场与成熟市场的差异,我们还看到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产品的丰富度,以及,比如现在虽然A股已经纳入MSCI,但是外资对配置A股公司还有比较严格的比例限制,单一股票的外资持有股份总额不能超过30%。

《21世纪》:产品丰富度上的问题具体表现在哪里?

吴佳青:MSCI进入中国市场几十年来,成功为数百家中国本土机构打造一揽子、一站式的投资决策支持工具和服务的生态圈。除了指数业务,我们的Barra和RiskMetrics等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工具,ESG评级以及私募/房地产解决方案也广受投资者欢迎。

其中以ESG为例,现在很多海外投资者都在做ESG和气候变化的产品,ESG和气候变化投资主流化已成为国际趋势,这不仅是责任和情怀的问题,而是确确实实产生了实际回报,我们也提供了很多工具。作为全球范围内积极推动ESG投资的领军企业,我们现在也跟中国的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做一些ESG的投资者教育工作。

大型的资产所有者自2014年以来,约有2700亿美元跟踪或对标配置于MSCI ESG股票和固定收益指数进行投资。追踪MSCI ESG指数的ETF基金数量和规模也在迅速增长,截至2020年9月,追踪MSCI ESG指数的ETF资金规模同比去年增加了186%,达700多亿美元,所以ESG的发展趋势很明显。

政策落地速度很重要

《21世纪》:这几年中国金融市场政策很多,变化也很大,现在看来,外资机构比较关注或者顾虑的点主要是什么?

吴佳青:目前来说,整个中国市场的外资比例相对较小,特别是相对于经济体量来说,周边的中国台湾、韩国市场的开放比例都已经非常高了。现在市场放开是第一步,政策有了,大家也会考虑到市场是否有配套的基础设施。

大家关心的问题有很多,前面提到的进一步开放的四个条件比较重要,我们也在跟机构一起与监管沟通,各方的态度都很积极。

第二个问题是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信心。现在信心是有的,不管是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政策,很多过去的痛点都在政策层面得到解决,配套环境也越来越好,但在落地速度上还有改善的空间。比如外资100%持股资管机构的政策下,这些公司的获批速度、产品的落地速度、待遇跟本地机构是否相同,有一个详细、明确的落地政策时间表对外资来说非常重要,他们希望规则越细致越好。

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速度在过去两年有很大突破,但同时也要跟全球去对标,资本是很现实的,会随市场变化而迅速流转。

《21世纪》:对于进一步加强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场化、国际化建设,你们有什么建议?

吴佳青:我认为对标国际标准对于中国市场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现在国内已经有很多有识之士意识到这一点,从实际出发讲求风险和回报。

实现国际标准需要很多中介机构的参与,包括信评、律师、审计等,国际标准相对比较成熟,对标国际标准一方面可以提升自己,另一方面能提高自己在国际上的信誉度。

资本市场的第三方服务方面还要加大力度。中国市场在这方面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数据,因为数据比较散且透明度不足。如果要对标国际标准,数据非常重要,尤其是数据来源的可靠性等因素,目前我们很多数据来源是在本地,本地的方法论又不一定能得到国际认可,所以统一标准的关键就是数据和方法论。我也非常高兴地看到,国内市场现在的评级机构也在对外开放。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方向是对的。

我们也一直跟海外机构一起,在跟监管沟通,一起推动一些好的想法建议。形式流程上,机构先出方案,提交给监管去批准,我认为也可以换个思路,比如说监管根据需要提出具体需求,让机构按照需求去制定自己的方案,这样速度可能更快,这些机构很多也都是在全球有上百年经验的上市公司,具备基本的风控治理机制。

《21世纪》:现在沟通的机制和渠道是畅通的吗?

吴佳青:我觉得挺畅通的。我觉得监管非常开放,决心很明确,也特别积极,这个确实大家都能感受到。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