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文华商品、CRB指数半年涨18% 黑色系涨价遭多部门联手阻击

2020年12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大宗商品上游原材料价格下半年均出现了明显上涨。追踪一揽子商品的CRB指数半年累计涨幅达18.16%,同期追踪47个国内品种的文华商品指数则累计上涨17.93%。

三年前国内大宗商品的上涨来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这次则更倾向于需求端。

12月16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指出,近期现货市场煤炭价格有所上涨……后续将通过增加供给,调节需求,引导市场煤炭价格稳定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上。

这非个例,包括煤焦钢产业链、有色金属期货在内的大宗商品,及诸多细分化工品、锂电和造纸等上游原材料价格下半年均出现了明显上涨。

以追踪一揽子商品的两个主要指数为例。CRB指数,6月30日收盘为137.97点,至12月15日时已涨至163.02点,半年累计涨幅达18.16%,同期追踪47个国内品种的文华商品指数则从140.54点最高升至165.74点,累计上涨17.93%。

部分商品的上涨,更是被认为是“偏离供需基本面”。中钢协近期多次公开表态,并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先后与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铁矿三巨头通过视频会议,沟通近期矿价大涨及定价机制等问题。

另一边,煤焦钢产业链品种集中的大商所、郑商所,也先后打出了调整保证金、交易手续费等调控组合拳。

态度虽然已经表明,但是大宗商品价格运行自有规律,本轮价格的上涨难道会就此告终?

资料图。

需求引发系统性上涨?

煤焦钢产业链中,除了铁矿石受淡水河谷等巨头影响外,多数品种是国内自主定价。也正因于此,每当其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时便会受到外界诘问。

2016年,更曾出现螺纹钢期货超越沪深两市单日成交额的情况,虽然这本身只是一个噱头,忽视掉了一些基本的产品特征。今年,也不例外,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再次引发了多方质疑。

“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尽快介入。”中钢协副会长骆铁军指出。

对于矿价的上行,近期他已经多次发声。但是,“千元铁矿”下,钢厂一增再增的产量、进口矿港口库存的下降,以及终端需求的好转却是客观事实。

冷轧板,下游主要为汽车和家电,而这两个行业下半年景气度恢复均十分明显。

“(钢企)高产出带来的钢材产量,大部分被市场消耗,下游需求确实十分稳定,甚至存超前预期消费的可能。”生意社钢铁行业分析师何杭生指出。

在他看来,促使冷轧价格连升8个月的原因,也包括了下半年汽车产销数据连续增长所形成的“爆发式”需求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在自主定价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同时,国际定价的有色金属价格也维持升势,上游原材料领域下半年几乎涨声不断。

伦铜期货,6月底结算价为6039美元/吨,12月11日创7973.5美元/吨新高,区间最大涨幅达32%。同期,文华有色金属板块指数上涨18%,建材板块指数涨28%,化工板块指数涨21%。

一同上涨的大宗商品,并不仅仅局限于具备期货的基础原材料,碳酸锂、稀土、有机硅、钛白粉、造纸等。

本报月初报道指出,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已升至48300元/吨。11月初,该产品价格尚不过44000元/吨左右。

抛开自身产能周期等深层次原因不论,其价格触底反弹同样受到了新能源汽车产销大增的需求带动。

在谈及煤价上涨时,国家发改委也指出,“今年冬季,受电力、钢铁、建材等行业用煤需求旺盛、气温偏低采暖用煤有所增长影响,煤炭需求较前几年增加较为明显。”

2018年末,推涨商品反弹的主逻辑去产能明显弱化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与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交流,价格驱动力能否从供给端切换至需求端?

如今来看,被疫情压制的终端需求已经集中释放,并引发了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异动。

景川近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下半年国内需求延后集中释放,造成部分商品供需错配,引发价格上涨。若新冠疫苗能够顺利落地,海外市场在2021年上半年也可能会出现类似情况”。

伴随着各国经济从疫情中恢复,势必加大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而这都将为大宗商品市场提供支撑。也正是在这样的逻辑下,包括券商在内的研究机构才如此看好2021年周期行业的好转。

黑色系产品遭重点阻击

虽然大宗商品下半年出现了集体涨价的一幕,但是目前就此表态的相关部门和机构亦多将目光集中在了煤焦钢产业链品种上。

12月16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表示,“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目前煤炭市场供需总体是平衡的,今冬明春的煤炭供应是有保障的……现货市场煤炭价格有所上涨,由于电厂主要使用的是年度中长期合同采购的煤炭,因此目前煤价总体是稳定的。”

此外,目前80%以上的煤炭供应执行的都是煤炭中长期合同,交易价格在每吨540—550元之间,剩下小部分市场煤的价格上涨,不会影响民生用煤保障。后续我们将通过增加供给,调节需求,引导市场煤炭价格稳定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上。

在此之前,国内焦炭期货已经连涨两月,大商所焦炭主力合约从9月末的1968元/吨一度升至2644元/吨。

叠加铁矿石价格的上行,原本日子就不好过的国内钢铁企业利润空间遭到大幅挤压。而在此之前,中钢协业已奔走呼吁数日。

除了与淡水河谷等铁矿石巨头沟通外,中钢协还组织宝武、沙钢、鞍钢、首钢、河钢、华菱钢铁和建龙等国资、民企钢铁龙头召开铁矿石市场座谈会。

与会企业认为,当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供需基本面,大幅超出钢厂预期,资本炒作迹象明显。

这里需要引入一个“成交持仓比”的概念,包括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在内均以此衡量单个期货品种的投机程度。

而从该角度来看,铁矿石期货投机度虽有一定上升,但是变化却不算过于明显。

11月上旬,铁矿石期货本轮起涨前,其成交持仓比维持在1.1倍至1.7倍之间。此后,矿价走高,持仓小幅增加、成交稳步抬升,可在12月8日放量当日亦未突破2.2倍。

一般而言,2倍以下的成交持仓比对于国内活跃期货品种而言,并不算高。换言之,前期铁矿石期货投机度仍然处于较为合理水平。

直至12月11日,前述钢铁企业座谈会传出“呼吁调查铁矿石炒作”消息,市场多空博弈加剧后,该指标才大幅升至3.3倍。

正是这样的背景下,煤焦钢产业链品种上市较为集中的大商所、郑商所近期展开调控。

12月9日,郑商所发布针对于动力煤期货的风险提示函;12月10日、14日,两度上调动力煤期货保证金标准和涨跌板幅度;12月11日,调整手续费标准。

大商所则通过发布风险提示函、调整交易保证金标准,及调整单日开仓限额等方式,为铁矿石市场降温。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均为常规调控手段,旨在增加投资者交易成本,是一种偏向市场化的调控方式,2016年的黑色系大涨行情中便曾出现过多次。

实际操作上,会起到一种阶段性“挤泡沫”的效果。

近期铁矿石期货所累积的资金也出现小幅撤离迹象,12月14日至今连续三个交易日,铁矿石期货总持仓降至80万手以下,而在前期拉涨阶段则一度超过95万手。

不过,长期来看,大宗商品价格涨跌仍会回归自身供需关系。尤其是当上涨或下跌趋势确立后,难以扭转。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