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市场 > 正文

专访加拿大养老基金何国翘:疫情带来四大长期趋势 看好中国内需增长潜力

2020年12月1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一旦能有效控制疫情,全球经济就能够重启并得以复苏。中国经济复苏的趋势令人鼓舞,这也说明有效管控病毒传播能帮助经济步入正轨。

随着大规模检测和新冠疫苗的好消息不断传来,明年全球经济复苏正在成为大概率事件。但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CPP投资公司)长期主题投资亚太区主管何国翘(Kyu Ho)却认为,全球经济前景仍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何国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书面专访中指出,首先,虽然疫苗的出现将有助于经济复苏,但现在还很难判断疫情是否会留下严重的疤痕效应;其次,很多国家的债务累积已逼近警戒线,而随着各国逐步退出纾困措施,经济复苏的势头可能放缓;另外,全球经济复苏需要各国继续推动全球化,但逆全球化和地缘政治风险增加了全球合作的难度。

展望未来,何国翘指出,作为长期投资者,CPP投资公司一直在密切关注历史性重大事件带来的时代性变化。在该公司看来,新冠疫情将在四个方面影响未来的投资策略,包括:消费者行为的永久性变化、医疗保健和隐私政策及其长期影响、城市和基础设施及其影响以及加强全球供应链的紧迫性。

“我们看到这些趋势推动了包括电商、快递、电子医疗、金融科技、线上教育以及企业SaaS(网络软件服务)等众多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大幅增长,这一趋势也在中国市场得以印证。” 何国翘说,“对于我们而言,中产阶级、城市化及内需的增长是我们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新兴市场中的重要投资方向。我们有一个长期主题投资团队,专门研究亚洲和中国的颠覆性技术。”

CPP投资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勤(Mark Machin)近期曾公开表示,该公司将继续在中国进行投资,中国仍是其长期看好的投资市场。他相信中国持续的改革开放对于未来非常关键,而且能够战胜在地缘政治方面的不确定性及其对供应链的长期影响。

CPP投资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单一用途养老基金,也是当今世界排名前十的养老基金。CPP投资公司在管理上独立于加拿大养老金计划,同时在运作上也独立于政府。截至2020年9月30日,基金净资产为4567亿加元,实现10.5%的10年名义净回报率,在过去10年中累计实现净收益2730亿加元。

CPP投资公司也是大中华市场上一家重要的投资机构,参与了房地产、股票、私募投资基金、房地产投资基金以及直接投资等领域的投资。截至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对大中华区的投资为713亿加元,占总资产的15.6%。

V形复苏取决于疫情控制

《21世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预测中称,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4%,与6月时的预测相比上调了0.8个百分点。如何看待当前全球经济的复苏态势?

何国翘:新冠疫情的蔓延无疑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疫情导致失业率增加、全球供应链中断及消费模式的改变。但与此同时,20国集团(G20)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所推动的监管改革,也让全球的金融体系变得更加坚固。

根据CPP 投资公司的预测(截至2020年9月底),2020年全球经济规模将缩减3.4%,相比2019年全球经济实现2.9%的增长有大幅回落。大部分国家的经济在今年都经历严重衰退。我们预计,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及社会经济活动恢复常态的情况下,2021年全球实际GDP增长率将达到6%。此外,我们预计新兴市场GDP在2020年的降幅较小,降幅约为0.4%。由此我们应对全球经济复苏保持耐心。

但与此同时,由于遏制病毒和恢复经济的方式不同,各个国家与地区经济恢复的进度也将各不相同。许多经济大国仍受“居家令”限制,全球经济将继续面临挑战。我们看到各国政府正推行一揽子刺激计划来应对经济损失,保护就业和企业、保障消费。我们需要各国政府和金融市场参与者的相互协作,这既是稳固全球金融系统的关键,也将是全球经济重回正轨的关键。

目前,我们已看到经济复苏的迹象,而新冠疫苗研发获得的进展及公开资本市场的恢复也让这一趋势得以延续。但是我们也不能对目前的情况掉以轻心,尤其是疫情在美国和欧洲二度暴发,各国政府也正面临着封锁还是经济复苏的两难抉择。

《21世纪》:明年全球经济是否有望实现V形复苏(IMF预测2021年经济反弹5.2%,下调了0.2个百分点)?主要挑战在哪些方面?

何国翘: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很难预判未来全球经济是否会实现V形复苏,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几个月内疫情是否能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控制。疫苗的出现将有助于经济复苏。然而,我们尚不能确定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否会超出预期。

需要指出的是,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债务累积已经临近警戒线。随着疫情对经济影响逐步减小,政府将逐渐取消工资补贴,在这种形势下各国领导人必须思考如何真正实现全球经济的复苏。正如IMF的预测,一些国家的经济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开始爬坡,但问题是如何让这一势头持续下去。因为显而易见,目前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来自政府及央行对经济的大规模干预和刺激。

一旦我们能有效控制疫情,全球经济就能够重启并得以复苏。中国经济复苏的趋势令人鼓舞,这也说明有效管控病毒传播能帮助经济步入正轨。

全球经济的互联互通有助实现经济的V形复苏。而在全球范围内加强协同合作,能避免因各国将自身利益至上而导致的不尽如人意的结果。此外,金融市场参与者和投资人也是经济复苏的关键。除新冠疫情因素之外,全球化逆转趋势及地缘政治风险也增大了全球合作的难度。但是,尽管经济复苏情况不可预知,CPP投资公司仍将坚持长期投资策略。

预计全球供应链将更复杂

《21世纪》: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称,消费者行为、健康和隐私政策、城市和基础设施以及供应链将成为后疫情时代影响投资的四大领域。具体来看,这四个领域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背后有哪些推动因素?

何国翘:作为长期投资者,了解诸如新冠疫情在内的历史性重大事件所导致的时代性变化十分关键。CPP投资公司一直在系统性地追踪将重塑后疫情时代的全新习惯和理念。我们已关注影响未来投资策略的四大要素,包括消费者行为的永久性变化、医疗保健和隐私政策及其长期影响、城市和基础设施及其影响以及加强全球供应链的紧迫性。而疫情及疫情所带来的全球行为习惯的变化,也是驱使这些领域发生变化的原因。

在消费者习惯方面,由于居家令的限制,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线上购物及非接触式电子支付。美国和欧洲在电商运营方面正在奋力追赶中国,而大型全渠道企业在商品选择、基础设施和免费可靠的送货方式上比小型企业拥有更大优势。我们还留意到,中老年消费者对线上购物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升。

而关于医疗保健和隐私政策所受到的长期影响,我们看到消费者们对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越发担忧,尤其是西方国家的消费者。此外远程医疗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虽然在我们调查的国家中,仅有20%的人曾使用远程医疗,但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用户是在疫情期间对此进行了首次尝试。然而,用户是否会长期使用这一服务也取决于其具体就诊的原因及服务方是否能提升用户体验。

新冠疫情促使人们采纳更灵活的工作方式,加速了远程办公的发展趋势。一方面,那些能够帮助人们实现远程办公的企业(例如协作和提升产能的工具、网络安全、云储存等服务的公司),及自动化和服务于办公室清洁的行业(包括空调系统、大厦管理、保洁等)有望有更多发展机会。另一方面,市中心人口向外迁移的趋势也可能出现,目前此趋势已初露端倪。此外人们的出行趋势也发生了转变,消费者可能会采用步行和骑自行车来代替公共交通。人们还有可能尽量避免使用共享出行工具,而更多选择自驾出行。

我们还预计,在疫情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影响下,公司为了确保其韧性,将努力实现供应链的多元化。由此我们预计全球供应链将变得更为复杂,而供应链软件和自动化供应商将因此受益。

《21世纪》:你认为这些趋势在中国将如何发展?有中国的特色趋势吗?这些趋势将如何影响CPP在中国的投资活动?

何国翘:我们看到这些趋势推动了包括电商、快递、电子医疗、金融科技、线上教育以及企业SaaS等众多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大幅增长,这一趋势也在中国市场得以印证。

在5G技术运用方面,中国领先于全球。这对于很多依赖通信互联的产业,包括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的发展都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虽然这些是全球性的趋势,但它们在中国也有其着独特之处。

中国已经引领了线下和线上零售领域的不断融合,这两者已经密不可分。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未来的零售体验将是线上线下无缝衔接的。中国在零售方面有许多创新的销售方式,比如团购以及最近很火的直播电商。我们认为未来在新零售这个领域会有更多的创新。

新冠疫情加速了中小企业对企业级SaaS的接受度,让他们无论是远程办公还是实地工作,都能更有效地进行业务管理。此外,疫情下人们更习惯于在线娱乐。我们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能从包括网络游戏、视频内容、电视剧、音乐等在线娱乐服务中获得更好的体验,并将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时间。

而从供应链角度来看,我们注意到在过去几十年中受益于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公司,现在越来越感受到进行战略重整的紧迫性,其中成本仍然是一个关键的考虑因素。而在全球供应链不断多元化演进的过程中,印度、东南亚和一些其他区域的市场(如墨西哥和波兰)将最能从中受益。此外,全球基本医疗供应链正在走向三足鼎立——美国、欧洲和中国可能会推动各自的供应链独立化。

中国政府近期强调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可能会推动企业更加关注效率和生产力,以满足市场需求。我们可以预期,新技术将会更快地被应用于机器人和工厂自动化等领域。对于我们而言,中产阶级、城市化及内需的增长是我们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新兴市场中的重要投资方向。我们有一个长期主题投资团队,专门研究亚洲和中国的颠覆性技术。

疫情凸显ESG投资重要性

《21世纪》:在后疫情时代,ESG和可持续发展因素在CPP考虑投资时会扮演什么角色?

何国翘:新时代的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商业的本质。除了关注投资可以带来的经济回报,利益相关方也越发期待投资能够产生社会效益和其它附加价值。这些因素的相互作用凸显了当前ESG的重要性。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把ESG纳入投资策略考量,有助于我们评估企业在我们的投资期内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机遇。

新冠疫情的暴发则进一步敦促企业认识到将ESG融入决策过程考量的必要性。例如,公司是否有能力为员工提供安全健康的工作环境,是否有能力确保供应链的完整等因素,这些都是公司成功的关键。同时,随着远程办公和线上购物的常态化,数据保护和网络安全将变得更加重要。

在CPP投资公司,我们遵循“责任型投资政策”,并早已将ESG考量纳入投资流程中。公司近期发布的《2020年可持续投资年报》梳理了我们在投资中考虑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的方式。报告显示,在报告涵盖的这一年时间内,我们对全球可再生能源公司的投资翻了一倍多,达到66亿加元。

我想强调的是,解决ESG的相关议题需要长期的承诺和投入,因为很多问题的解决不是一蹴而就的。以气候变化为例,这是一个长期问题,即使疫情后经济重启,这个问题也将继续存在。所以,我们不应当因为新冠疫情而分散对ESG相关议题的关注。

最后,我认为在当前飞速变化的环境中,良好的公司治理和有效的董事会机制对于一个公司的长期生存能力和构建抵御风险的韧性尤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所有公司都应当长期关注ESG议题,并且付诸实践。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