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在尊重市场的基础上发挥举国体制优势,提高科创效率

2020年12月2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科技创新首先要体制创新与管理创新,最大程度组织和发挥创新资源的潜力,强化产学研以及企业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形成有机的国家创新网络。

日前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科技创新再次重大部署,要求充分发挥国家作为重大科技创新组织者的作用,坚持战略性需求导向,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着力解决制约国家发展和安全的重大难题。

中国科技创新具有举国体制优势,应该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强化重要院所高校国家队作用,推动科研力量优化配置和资源共享,解决一些关键技术与卡脖子等问题。中国在这些方面有一些成功的经验,比如在航天、高铁等领域。但是,在举国体制发挥作用的领域,大部分拥有一个独立的国有体系,比如高铁技术的创新发展是建立在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铁路体系基础上,包括铁路部门、生产制造企业以及专业院校、研究机构等,是一个自上而下的统一体系,航天领域也是同样的情况。

拥有这种独立的完整的体系可以自上而下系统性地部署创新工程,可以组织和发动整个体系内部的资源重点攻关,协调推进,企业也不用过多考虑市场应用机会,属于体系内循环。但是,我们当前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是来自市场应用领域,而且也不存在自上而下的完整的独立体系,比如半导体产业,必须自上而下整合产业资源,由一个部门领导产业链企业与应用企业、高校院所、国际合作等,跨部门协调推进,在尊重市场的基础上发挥举国体制。目前看,我们还缺少这样的组织与指挥体系,从一些地方政府不顾自身条件争相布局半导体产线就可看出,竞争水平不高且产业政策的领导力不足。

科技创新必须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由企业家根据市场需求,组织创新资源。会议提出支持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带动中小企业创新活动。中小企业是创新活力的主要来源,但一个产业的发展,需要大型企业引领,扶持产业链形成丰富而专业的产业生态。比如苹果公司凭借大的创新基因和卓越的供应链管理引领了3C产品的产业链发展,苹果与供应商相互成就,共同进步。

但是,中国能够起到引领作用的大企业数量还有待增加。一方面,像中国铁路这样的央企能够起到产业引领作用,但其产业链相对封闭,体系外的中小企业想参与其中有一定困难;另一方面,市场化的终端大型企业数量有待增加,尤其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企业。一些领域主要核心零部件、材料和软件在一定程度上需要通过进口提升产品质量与安全性。因此,在产业链当前发展水平的前提下,发挥相对大型企业的作用,促进产业链协同发展,尤其是给予产业链上中小企业商用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科技创新仍需重视两个方面的优化与改善。一个是来自央企国企方面,比如高铁、航天等领域,其成功在于有一个自上而下的核心指挥体系,但是在其他市场化产业领域具有跨部门、跨地域以及跨行业等特点,不同部门、地区以及行业之间有一定的沟通协调成本,除非有一个高层次的指挥体系能够高效组织和协调,否则,仅仅依靠企业或者某个单一部门组织,效率可能会比较低。同时,还需提升这些央企、大型企业的开放性与引领作用。

另一个挑战来自市场。中国市场经济在逐步深化发展的过程中,公平竞争规则还需进一步完善,一些企业之间存在不良竞争的情况,合作精神有待加强。事实上,不管是美国还是日本企业,他们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包括相互专利授权,也就是说,美日大型企业不仅向产业链企业传递创新知识和标准,相互之间也有横向合作。在中国,纵向的产业链合作中供应链企业地位尚待进一步提高,横向企业之间目前则以价格竞争为主。

因此,中国科技创新首先要体制创新与管理创新,最大程度组织和发挥创新资源的潜力,强化产学研以及企业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实现跨部门、跨地域与跨行业的无障碍衔接,提升央企、大型企业的开放性与引领作用,形成有机的国家创新网络。这些举措终究会推进创新效率的提高,步入良性循环。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