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引进来”“走出去”多措并举,证监会规划推进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

2020年12月2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满乐,陈芳 

针对期货市场开放问题,12月2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当日的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表示,将多措并举,进一步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

“市场越开放,越便于投资者参与,参与者越众多,市场的竞争力才越强”。12月19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16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如是称。

针对期货市场开放问题,12月2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当日的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表示,将多措并举,进一步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高莉称,未来围绕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证监会的主要工作将分为“引进来”和“走出去”两个方面。

其中,“引进来”将包括扩大特定品种范围,优化制度环境,提升境外交易者的参与度等内容。“走出去”则主要指进一步支持境内期货交易所与境外交易所、境外金融机构开展结算价的授权合作,支持境内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设立收购参股境外的期货类经营机构。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表示,近年来,期货市场双向开放的工作持续推进,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比如放开境外投资者的控股比例、扩大投资范围、推出更多境内特定品种以及上期所与挪威的纸浆期货结算价授权等。此次监管再提期货对外开放,预期未来金融期货也会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境内外交易所之间的合作方式会更多样化,境内外期货公司会有更多的合作发展。

继续扩大特定开放品种范围

对于中国期货业而言,2020年即是推进高质量双向开放的大年。今年6月低硫燃料油期货同步对外开放上市,11月上海国际铜期货正式挂牌交易。刚刚过去的12月22日,大连商品交易所正式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至此,我国已上市期货和期权品种中,国际化品种已达7个。

高莉12月25日透露称,未来证监会将持续扩大特定品种范围,优化制度环境,提升境外交易者的参与度。

“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更重要的一点是能够让中国的市场价格走出去,成为在国际市场上有影响力的市场定价参考。”南华期货董事长罗旭峰表示。

对于国内期货品种的对外开放,北京工商大学证券与期货研究所所长胡逾越建议,应率先将国内国外都有的品种,以及国内强势的品种加紧开放。另外,他建议,可以考虑将特定产业链上的期货品种全线推向国际化。“比如说大豆、豆油、豆粕产业链,比如黑色金属产业链。黑色金属的话,国际上基本上都没有,只有我们有,中国不仅有而且强,那么能不能把系列品种都国际化?”

值得一提的是,除期货品种进一步对外开放外,我国首家外资全资控股期货公司也在2020年诞生。

6月18日,证监会核准通过了摩根大通期货变更股权的申请。此次变更后,摩根大通将持有公司全部100%的股权,摩根大通期货也成为国内首家外资完全控股的期货公司。高莉表示,未来证监会将支持具有良好国际声誉和经营业绩的国际机构参股、控股境内公司。同时,进一步便利境外人员在境内进行从业。

虽然外资控股期货公司实现了“破冰”,但整体而言,目前外资参与国内期货业务的热情并不高。

对此,韩乾分析认为,这与国内期货行业生态紧密相关。他表示,目前期货公司的业务模式虽然开始呈现多元化趋势,但主要还是同质化严重的经纪业务。这方面外资机构并没有优势和基础。期货行业相比证券、基金、银行等机构,利润空间也相对较窄。未来外资或可以通过参股或者控股境内公司的方式加强合作。

另一方面,韩乾指出,我国期货市场上的机构整体上在专业化、法务和合规等方面还有提升空间。未来随着《期货法》的出台和国际化程度的提升,境外机构参与国内期货业务的积极性会有所提高。

期货交易所、公司走出去

期货业双向开放的另外一环,则是“走出去”。

高莉就指出,未来证监会将进一步支持境内期货交易所与境外交易所、境外金融机构开展结算价的授权合作。

“此举可以扩大中国商品期货品种在定价方面的影响力和权威性,标志着国外交易所对我国期货市场运行质量的认可。”韩乾称。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霍瑞戎近日就透露,正在推进金融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其中,“一带一路”方面,中金所就与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合作,协助落实三年商业规划,推出首批ETF产品,做好技术系统升级改造工作,推动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各项工作走上正轨。中欧国际交易所建设上,已推动股东完成增资方案内部审批并提交了报批材料,完成了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第三国交易场所交易后透明度评估,正式纳入ESMA正面清单。

在“走出去”方面,高莉还透露称,证监会将支持境内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设立、收购、参股境外的期货类经营机构。另外,将支持境内期货公司向境外的子公司进行增资等形式,进一步增强境外子公司的资本实力,增强跨境服务能力。

目前,国内股东对旗下期货公司增资屡见不鲜,期货公司境外业务也在持续开展。永安期货总经理葛国栋就表示,作为金融服务机构,期货公司走出去过程中有几个积累:一定的资本实力、人才队伍和好的贸易模式。要通过跟境外子公司相互之间的合作,境外子公司与国内子公司之间的合作,把国内大宗商品的价格带向世界。

对此,胡逾越更进一步表示,希望通过国内的期货公司,把中国的投资者带到国际市场,“进行外盘交易”。

“市场越开放,越便于投资者参与,参与者越众多,市场的竞争力才越强。”方星海近日表示,将继续扩大特定开放品种范围,拓宽市场开放模式;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更加注重制度规则与国际市场的深层次对接,以更高效、更符合国际惯例的方式,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制度环境和规则体系,更多地引入境外成熟机构投资者和外资机构来华投资展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