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大湾区9城养老基建调查 广州千名老人养老床位41张,迁移式养老大潮将至?

2020年12月3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吴淑萍,招海莹 

目前,整体养老资源和需求之间的匹配落差可能将会长期存在,这需要企业不断摸索和精细化运营,也需要政府相关政策的倾斜。

尽管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但粤港澳大湾区内地9市,正在逐步迎来一波养老“浪潮”。

这一“浪潮”的来源,既有人口年龄结构逐步提升,也有迁移人口逐步落户所带来的养老需求,还有大湾区内如香港、澳门等地迁移而来的养老人群。

“从目前来看,大湾区养老基础设施发展最好的是广州,因为广州是省会城市,加之老城区的老年人口占比较多,有不少养老院有500-600个床位。”一位身居广州、与当地多个养老院合作的养老策划师王旭(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观察到,目前不少流入广州的外来人口会有养老需求,包括香港、澳门甚至一些已经移民的人群,也有来广州养老的案例,未来广州的养老压力不小。

广州寿星城养老社区市场部经理邓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地方是“未富先老”,所以经常出现老人觉得住不起而养老机构又入住率低的两难。“目前,整体养老资源和需求之间的匹配落差可能将会长期存在,这需要企业不断摸索和精细化运营,也需要政府相关政策的倾斜。”

资料图。

广州养老基建领先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的养老设施如何?

从粤港澳大湾区内地9大城市来看,广州的养老设施配备明显领先于其他城市。

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的户籍人口中,60周岁以上人口达175.51万,占人口比重为18.40%。养老服务总床位7.14万张,在9个城市中遥遥领先,户籍一千名老年人口中平均养老床位40.68张。尽管如此,面对养老“大潮”,广州仍然计划增长养老设施。

“广州养老机构行业这几年发展迅速,在老龄化背景和政府相关支持政策下,很多现代化的机构如雨后春笋开办。”邓亮表示。

位于广州的广东颐年养老院客服部经理胡穗湘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她了解,这几年广州养老院发展较为迅速,政府也抓得很紧。“像我们这些机构,基本上疫情期间民政部门经常都会来检查工作,包括检查资料和服务等各个方面。我们自己的养老院也发展很快,广州这边总共有三家,现在我们在从化又有一间很大的养老院正在进行一期建设。”

和广州相比,大湾区其他城市的养老设施配备相对较少。数据显示,2019年底,9城中,养老床位排名第二的为肇庆市,达24610张。惠州在2018年底养老床位有18326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39.5张。佛山的最新数据显示,养老床位17911张,在大湾区排名第四位。此外,中山、珠海拥有的养老床位不足1万张。

为何会出现这一局面?邓亮表示,养老行业是一个投入高但是回报慢的行业,重资产运营,物业成本和人工运营成本相对较高,因此收费不可能便宜,这导致很多老人觉得“住不起”。以他所在的养老院为例,从选择的房型和身体情况不同,在3500元-7000元每月不等。

以大湾区另一核心城市深圳为例,截至2019年年底,深圳有33.76万户籍老年人,占总户籍人口不足7%,是大湾区户籍人口最年轻的城市。但深圳还有大量来当地居住的非户籍老年人,老年人口发展呈现增长快、密度高、候鸟型、空巢化的趋势。

深圳幸福之家养老院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5岁左右,不过深圳的养老机构发展起点较高,具有较强的发展优势。

目前来看,深圳民营养老院的空置率不低。今年5月,深圳市民政局副局长皮勇华做客民心桥时表示,深圳养老床位增长迅速但同时养老床位空置率较高,其中民办养老机构入住率仅为40%。

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但是大湾区多个城市已经把提升养老设施尤其是养老床位排上日程。

以佛山为例,根据《佛山市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佛山计划在2021年底前,建成两家以上设有老年病医院、康复医院、护理院或中医院等的示范性养老机构;2022年底前再增加养老床位5000张,实现全市护理型床位占比不低于50%。

根据《东莞市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到2022年底前,全市建成5所以上高端养老机构,新增养老床位1000张以上,由社会力量运营的养老床位占比超过50%。

迁移式养老大潮将至?

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来说,一个不可规避的问题是,尽管目前的人口年龄结构还年轻,但是“变老”已不可避免。

从户籍人口上看,广州、佛山、中山、江门和肇庆的60岁以上人口占比已经超过15%。根据《2019年广州老龄事业发展报告和老年人口数据手册》,除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的175.51万老年人,还有37.34万流动人口年龄超过60岁。其中,越秀区、海珠区和荔湾区的老年人口总数占全市前三位,分别为30.71万人、27.48万人和21.51万人。

为此,《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制定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推动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协同发展,健全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发展普惠型养老服务和互助性养老,支持家庭承担养老功能,培育发展养老新业态,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其中,一个重要的提法是,支持广州深化国家医疗养老结合试点。

“我们养老院目前的床位不会很紧张,共有400多张的床位,现在住了300多位老人。不过,我们马上要自己开一间二级医院,目前正在装修,如果医院开了的话,可能床位就会紧张了,开医院的主要目的是想着做到真正的医养结合。”胡穗湘表示。

她进一步表示,此前,养老院只有医务室,配的是护士,没有处方权,老人病了的话就只能打110送到医院去。“有了医院,老人病了之后就可以直接在我们养老院里住院了。此外,因为现在的认知症长者越来越年轻化,越来越多,所以我们也开设了认知症专区。”

胡穗湘认为,目前养老行业的竞争较大,如果要获得市场就需要各方面进行提升,无论是基础的餐饮、护理,或者是进一步的医养结合。

王旭指出,他近期去广州一些康养社区参观,发现投资巨大,但是需要与老年人的承受力结合。“打造环境好的养老院,投资都是以亿起步的,成本很高,能够支付得起这些养老院费用的人并不多。”

他认为,机构养老的医疗条件是居家养老无法享受到的,一些高级养老机构,还有营养师、心理辅导等配备。尽管收费不菲,他发现有不少香港“迁移”广州来的养老案例,以后“迁移”养老的案例可能会更多。

除了广州,作为移民城市,并且毗邻香港,深圳也可能会成为迁移养老人群的重要目标。

据深圳幸福之家负责人介绍,她们也联合周边社区健康服务中心、三甲医院形成三级诊疗体系,建立“预防保健—疾病治疗—慢病康复—老年护理”闭环整合型医疗保健体系。

她认为,随着深圳和粤港澳大湾区的蓬勃发展,人口基数会成倍增加,深圳养老市场将不仅是面向深圳,而是面向大湾区,面向海外,接待来自香港、澳门以及海外归国的老年人群。

“深圳的目标是2035年打造全球健康城市典范,在老年医学、安宁疗护、智慧养老方面都将走在前列。”深圳幸福之家养老院负责人表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