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灵魂砍价至“骨头”:骨科龙头市值蒸发100亿 高值耗材中标企业忙招人

2020年12月04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萍,郭骁男,赵晨阳 

今年7月起,江苏、福建、安徽、浙江、湖南等地陆续开展了骨科关节类、创伤类产品的集采试点。

实习生郭骁男赵晨阳北京报道

“药品集采中标企业很多是在裁人,而我们医疗器械企业是在忙着招人。”11月30日,一位山东7市联盟集采中标的医疗器械企业负责人王强(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在中标后,企业在做各种调整。“中标企业产品价格大幅下降,但运营成本在增加,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在短期内行业也会有阵痛,但从长期看,利好创新、有高附加值产品的企业。”他说。

第一批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心脏支架历经灵魂砍价、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后,一份名为《关于开展高值医用耗材第二批集中采购数据快速采集与价格监测的通知》的红头文件在医疗圈流传。从目前趋势看,后续骨科等领域全国集采也不可避免,王强表示,“或也砍价砍到骨头里”。

骨科龙头企业凯利泰就是正值阵痛中的企业代表之一。受集采影响,凯利泰股价与年内31.33元/股的历史最高点相比,已过腰斩。值得关注的是,凯利泰近日公告称,决定终止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不再引进高瓴资本等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就此,凯利泰解释称,是鉴于当前市场环境的变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向高瓴方面进行了解,不过对方表示不予置评。

12月3日,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之所以高瓴资本等终止定增,有定增价格的问题,同时也有政策和行业环境变化的因素,带量采购也导致凯利泰股价下跌。多位资本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后续投资相关标的时,会谨慎考虑涉及带量采购赛道的相关企业。

“以往行业内还有人抱幻想认为医药器械或与药品带量采购存在差异,集采竞价降幅不会太低,但目前趋势已经明晰,企业的价格底线被进一步击穿成必然,未来市场格局将面临重塑。”凯乘资本合伙人邹国文如是表示。

12月3日,长期研究医药行业政策的博思雅CEO王颕也向记者表示,后续骨科等议价激烈程度肯定不亚于心脏支架,随着医疗器械行业集采的到来,行业集中度将加剧,洗牌是必然,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对而言,耗材的监管难度更大,国家及地方在招标时,应该明确规定材质,在源头把控质量关。

医疗器械高值耗材的带量采购直接影响资本市场,相关企业股价持续下跌。视觉中国

灵魂砍价至“骨头”

今年7月起,江苏、福建、安徽、浙江、湖南等地陆续开展了骨科关节类、创伤类产品的集采试点。

11月21日,济南市医保局发布《山东省会经济圈药品耗材采购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公告》征求意见稿,明确济南、淄博、东营、泰安、德州、聊城、滨州7市共同组建“省会经济圈药品耗材采购联盟”,从常用药品中选取8种临床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药品开展联盟第一批常用药品带量采购。最终,骨科创伤类最高降幅达94%,平均降幅67.3%;血液透析类最高降幅66%,平均降幅35.2%。本次联盟带量采购将覆盖7市600余家医疗机构。

而在医疗圈流传的一份名为《关于开展高值医用耗材第二批集中采购数据快速采集与价格监测的通知》的红头文件表示,将开展第二批医用耗材清单集中采购数据的快速采集与价格监测,并列出产品清单,包括人工髋关节、人工膝关节、除颤器、封堵器、骨科材料、吻合器等六大类。

王强所在企业生产的产品在上述山东7市联盟中标创伤类产品中,人工髋关节、人工膝关节等产品也在红头文件的名单之列。王强表示,后续再继续参与集采竞标也是大概率事件。

“不参加竞标,就意味着失去市场;参与竞标,企业就要让出利润空间。但相对前者,企业仍会选择竞标。我们了解到的是,一家企业在江苏放弃竞标,他们直接失去市场份额,所以他们目前在其他地区积极竞标,但也无法弥补江苏份额。”王强说。

王强表示,目前参与集采的医疗器械企业都处在“阵痛”时刻。

这意味着需要企业或者代理商深度参与到一些治疗中,招标成功意味着量扩大,需要跟台(注:手术跟台指医疗器械公司派出跟台员提前把器械和产品带到医院打包消毒,手术时辅助医生完成手术)等的工作人员更多,而且医疗器械本身的属性与药品不同,是双向物流。

“器械运输的成本也是不小的一笔开支,与药品单项物流不同的是,很多医疗器械高值耗材是双向的,如医生做手术时会根据具体情况来选择耗材,企业要将全套相关器材运输过去,而没有利用上的耗材则会再送回企业;同时,因为招标使用量增加,临床手术支持的跟台人员需要增加,这也需要中间的经销商配合。所以当企业降价的时候,也要整体考虑相关环节,如何优化中间渠道等。”王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王颖分析称,骨科的产品在医疗器械销售总体占比10%左右,所以医疗器械集采第二轮扩展到骨科高值耗材是必然的,从以往的各地集采过程中,骨科高值耗材也是一个重点。“骨科高值耗材在各省集采中已经多次降价,比如江苏和重庆。这次国家集采,按照第一轮心脏支架的采购情况来看,骨科高值耗材大幅降价是必然的。对于企业来说,要做的就是精确计算好能承受的成本,做好以量换价的心理准备。”

同时,王颖认为骨科高值耗材引起国产医疗器械企业洗牌是必然趋势,国家对于医疗器械材质的监管方面应提前设好框架,明确规定材质类型。在后续议价方面,因为厂商多、范围广的原因,激烈程度甚至会远高于心脏支架。

骨科龙头市值蒸发100亿,资本青睐创新企业

医疗器械高值耗材的带量采购也直接影响资本市场,相关企业股价持续下跌。而骨科龙头企业凯利泰在带量采购背景下,巨震明显。

今年5月凯利泰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计划以18.73元/股的价格引入淡马锡富顿和高瓴资本两名战略投资者,其中,高瓴资本拟认购2100万股约4亿元人民币。消息一出将凯利泰股价推到年内历史最高点。

但不久前,凯利泰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不再引进高瓴资本和淡马锡富顿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受此影响,公司第二日股价低开,盘中一度跌超5%,截至收盘,跌4.3%,报16.23元/股。

对于终止定增的原因,高瓴资本表示不予置评。

实际上,自今年7月以来,凯利泰的股价就一路震荡下跌,最低跌至14.21元/股,与5月发布公告当天的28.84元/股相比,已经腰斩,并远低于定增价18.73元/股。与年内31.33元/股的历史最高点相比跌幅超过50%,市值蒸发超100亿元。

“骨科耗材主要分为创伤、关节、脊柱三大领域。数据显示去年我国骨科耗材市场整体规模在300亿以上,近年来的复合增长率在15%以上。而参照冠脉支架领域的集采,据业内人士计算,原本280亿的市场空间,在此次集采后被压缩至之前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之前江苏的带量采购中,骨科关节类耗材平均降幅在80%以上,可以预见,骨科市场的集采也将对市场造成极大的震动。”邹国文分析说。

包括王颖在内的业内人士认为,包括骨科在内的医疗器械高值耗材洗牌已经成为必然,后续企业更多地投入创新才是王道。

“经历一个整合过程,对企业来说其实是好事。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对我们企业的快速响应度还是整个公司的成熟度,是一个比较大的考验。只要企业有创新实力,渠道布局合理,还是有一定优势的。从长远来看,量大了,对于中标企业来讲,事实上短期内能够实现更大量的产品的生产和提供。”王强说,短期阵痛也是不可规避,资本也会有所选择。

实际上,上述凯利泰或许就是资本态度的一个表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资本圈负责人,很多人表示出谨慎态度,并表示后续更多地看创新型企业。

杨瑞荣表示不会规避类似企业,带量采购就是一个再分配的过程,把神药、仿制药和无效低端竞争所消耗的资金转移到创新药和创新医疗器械领域,同时未来在触达病人、通过多层次的支付方式、以及提高效率的医疗技术领域会催生更多的机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