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从收购麦当劳到 投资完美日记、火花思维,凯雷加码押注新经济公司

2020年12月0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近日,新国货美妆品牌——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正式登陆纽交所并筹集6.17亿美元,成为首个赴美上市的中国美妆集团。

近日,新国货美妆品牌——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正式登陆纽交所并筹集6.17亿美元,成为首个赴美上市的中国美妆集团。

凯雷是分享此次IPO盛宴的主要私募机构之一,今年9月,凯雷联合领投逸仙电商E轮融资,投资资金来自Carlyle Asia Partners Growth I 的关联公司 CGI IX INVESTMENTS。

“我们对消费类项目是比较看好的,这也是大的趋势。”凯雷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刘婉琳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记者采访时说。从需求端来看,中国人口众多,可支配收入在不断增长,消费模式在升级。从供给端来看,国内产品在设计理念、供应链方面也都进行了升级,出现跟原来完全不同的新品牌,这也是新的投资机会所在。

据了解,凯雷在全球消费品和零售领域投资多年,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投资了129个项目,股本投资总额168亿美元,其中知名的全球品牌包括盟可睐(Moncler)、Golden Goose、Beats Electronics、Vogue International、唐恩都乐 (Dunkin’ Brands)等。

在中国市场,凯雷曾投资了特步、罗莱生活等品牌,并在2017年时联合中信资本等成立新公司,收购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业务。近年来,这家对中国传统产业有长期研究的外资PE,开始更多拥抱如完美日记这样的新经济、新消费公司。

加码押注高成长、高护城河新经济公司

凯雷是最大的全球性投资公司之一,截至今年9月30日,凯雷投资集团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300亿美元。同时,凯雷也是进入中国最早的一批国际一线私募股权基金,其1998年就在香港设立了办事处,后分别在北京、上海设立办事处,目前已深耕中国市场超过20年。

“我们非常重视中国市场。”刘婉琳介绍说。目前,凯雷亚洲主要管理三只基金:亚洲并购基金(第五期规模65.5亿美元)、成长性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截至2020年9月30日,凯雷已在中国投资110多个项目,股本投资总额超过100亿美元,核心投资行业包括消费及零售、医疗健康、金融服务、科技、电信与媒体和工业。

刘婉琳表示,在中国市场做投资,凯雷的优势在于,一方面,作为一家在全球投资的私募机构,凯雷可以把在欧美市场积累的经验和资源,应用于中国市场,帮助被投企业提升效率和拓展市场。

另一方面,其在中国有本土化的团队,比较接地气,做决策的速度很快。“凯雷在外资机构中算动作很快的,很多人可能看到我们投了项目,但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快。”刘婉琳说,对于长期跟踪的行业和标的,一旦出现投资机会,团队能够作出较快的决策。从决定向全球投资委员会提交建议的项目,到最终获批对项目展开尽职调查最快仅一周。

凯雷亚洲团队每年所投的项目其实是屈指可数的,以今年为例,凯雷亚洲参与投资了火花思维、完美日记、信立泰(生物医药上市公司)和弗兰德(西门子旗下传动技术公司)四个项目。其中,火花思维、完美日记都属于新经济细分领域的头部公司。

“从历史业务情况来说,我们对传统行业的理解会更深刻一些。但近些年我们也在投资方向上做出比较大的改变,更多地去拥抱高成长性的新经济公司。”刘婉琳解释说。

具体投资过程中,凯雷倾向于选择有较高护城河的公司。在刘婉琳看来,火花思维的产品能力就是其护城河。完美日记在流量获取相对便宜时,开始积累起众多的私域流量,这是它的护城河。一个公司能在某些时候建立一些壁垒,又不断通过运营发展再建立起新的壁垒,这就是比较好的标的。凯雷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龚陟帜表示,完美日记对中国消费者拥有深刻的了解和洞察,并具备持续和快速推出优质产品的实力,其重点打造的社交平台分销战略创造了竞争优势,让它在中国美妆市场中脱颖而出。

寻求较高项目参与度,为企业创造价值

在凯雷亚洲今年的投资组合中,二级市场公司信立泰也格外引人注目。9月1日,凯雷旗下基金购入生物医药上市公司信立泰5%股份。

“对我们来说,专注私募投资,不分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只要符合我们的投资要求,能够为企业创造价值,并且让我们有一定参与度,不管是上市还是非上市公司,我们都会去跟踪和参与。”刘婉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说。

近些年,凯雷也参与少量的二级市场项目,比如2015年时,凯雷也曾投资香港上市公司微创医疗,持有其超10%的股份。但与普通基金投资二级市场不同,凯雷在投资二级市场项目时,也会希望能够占股较高,并且拥有一定的董事会权利。

凯雷希望在所投项目中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其在中国市场也一直在挖掘并购型投资的机会。2017年时,凯雷曾联合中信资本等成立新公司,收购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业务。2018年,凯雷又入股中国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机构艾迪康,并成为艾迪康的第一大股东。

“我们一直在持续做并购投资,虽然从数量上来说,并购投资出手还是相对较少。”刘婉琳说。这背后原因在于,中国乃至整个亚洲仍是高成长的市场,企业都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当市场相对饱和后,企业之间的并购才会更多发生。凯雷团队预计,至少未来五年之内,亚洲市场仍属于高成长市场。

今年来由于疫情影响,许多国内私募机构面临募资难的现状。对此,刘婉琳表示,凯雷主要在国际市场募资,今年来由于疫情因素,去国外出差不是很便利。但大家可以靠视频会议沟通,也基本适应这种工作方式,所以凯雷的募资节奏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还是在比较初期的阶段,新兴事物在发展初期很容易有大起大落,但它确实是创造了新的价值,长期还是会有波浪式前进的稳步发展。”刘婉琳说。相信中国的私募股权市场在经历了初期的热潮、后续的调整之后,长期还是会有非常良性的发展。所以凯雷也在中国坚持募集人民币基金,并坚持要把这条路走下去。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