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北京小客车摇号新政 明年起实施,专家呼吁“限购松绑”

2020年12月0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巧梅 

12月7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正式对外发布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20年修订),新政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

“买牌,报户籍、年龄、性别。”

12月7日下午,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如何办理京牌指标过户的问题时,二手车商老刘给记者发来了上述内容。

“还有20多天的时间,今年想办还来得及,明年就有新政策了。”紧接着,老刘给记者又发来了一条微信。

而老刘口中的新政策也就是12月7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正式对外发布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20年修订),新政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

与现行政策最大的不同是,新政将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北京市交通委称,小客车指标是有限的社会公共资源,应当确立“每人最多可以保留1个指标”的原则。

其中,“一人多车”或“背户”者,只能选择其中一辆更新指标,但车辆作为个人财产可以一直使用到报废。同时,允许名下有多辆车的个人,通过线上提出申请,向符合条件的配偶、父母、子女转移登记多余的车辆。

更为重要的是,为打击通过“结婚过户”等违规行为买卖北京小客车指标的行为,从2021年1月1日起,在办理夫妻间车辆变更登记、离婚析产车辆转移登记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1年的条件。

新政提高了“假结婚过户”的成本,一些人“养标”太多,急于出手。

专家呼吁“限购松绑”

事实上,在业内看来,小客车指标灰色交易的背后,是北京实施购车摇号政策以来小客车指标供求日渐不平衡的一个缩影。背后的根本问题却是汽车保有量直线增长后城市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

为了治理北京市交通拥堵,2010年12月23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开始实施。北京也成为中国第一个实施购买小客车上牌需摇号的城市。

2011年1月,该政策实施之初,小客车指标中签率为1∶10.6;而在今年10月初最新一期的小客车指标配置中,中签的概率已经下降到1∶3120。

而为了照顾更多市民的出行需求,新政增加了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在2020年6月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征求意见稿基础上,新政调整了家庭新能源指标占比,设置了三年过渡期。2021年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数量的60%优先向“无车家庭”配置。

“从总体上来看,新政又改变了指标分配的规则,事实上,每年规则都在调整之中,总量没有什么变化,所以主要解决的是怎么‘切蛋糕’的问题,现在来看的话,对本地无车家庭有比较大的利好。”12月7日下午,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新政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北京“无车家庭”的用车难现状,但导致摇号的根本原因——城市拥堵和大气污染,依旧无法得到明显缓解。

“对汽车实施限购限行不是治理交通问题的长久之策。”有熟悉政策的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国际经验表明,治理交通拥堵,需要采取包括大力发展轨道交通、优化城市结构、提高交通管理水平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实施鼓励购买引导节约使用的汽车消费政策、实施区域车辆限行(如设立低排放区)等,是个一揽子系统工程。

“将限制汽车的购买作为调控汽车消费的主要手段,如果‘十四五’期间继续延续这样的做法是不符合中央精神的。”前述专家表示。

据了解,今年“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提出:推动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有业内专家认为,这种“转变”意味着未来汽车政策的立足点将更偏重使用导向,而购买方面的一些限制将有所放松。

同时,10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例行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孟玮也表示:“下一步将促进大宗商品和服务消费持续增长,推动汽车消费转型升级,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转变,鼓励各地出台促进老旧汽车置换政策。”

在前述专家看来,对小客车实施购买管理不是长久之计,作为政府管理者,应当在限制购买的同时加快“补课”,学习国际先进经验,改善城市基础设施、优化城市管理水平;同时,利用税收政策等手段逐步引导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交通委也表示,对于呼声较高的拥堵费和郊区牌照等政策建议,有关部门将结合落实城市总体规划进一步研究论证。

“从技术和管理手段而言,通过征收拥堵费改善交通环境不存在什么困难,但关键是如何改变消费者心态,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崔东树表示。

存量与增量的“较量”

交通运输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超过636万辆,位居全国第一。

而由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北京交通发展年报显示,北京交通拥堵系数从2010年的6.14降至2019年的5.48,属于“轻度拥堵”。限购政策之下,北京“治堵”似乎卓有成效。

然而,政策之下,争议不断。对汽车行业来说,汽车限购也限制了汽车消费,尤其是对于自2018年以来整体下滑的中国汽车市场。

截至目前,我国的汽车限购有六个城市和一个省份:上海、北京、广州、天津、杭州、深圳和海南省。放宽限购,促进消费因而成了汽车行业的呼声。

华西证券预计,目前,全国限购城市堆积需求超800万个,如果分5年逐步消化,预计每年为市场贡献约160万辆销量,对汽车行业增速贡献弹性约6%。限购政策如若逐步放开,真实需求体现下,汽车市场将迎来较大发展空间。

自2019年以来,为了稳住汽车消费,相关部门已多次在政策中提及放宽汽车限购。

2019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等10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以促进汽车消费。

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且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事实上,关于放松汽车限购多地已有试探性的动作。比如,近期广州、杭州都增加了数万个购车指标。深圳除增加购车指标外,还放宽了对购车资质的限制。在放松汽车限购上动作最大、最彻底的要属贵阳市。2019年9月12日,贵阳市政府宣布取消购车摇号政策,成为目前全国实行限购政策的省市中首个全面取消限购的城市。

但如何进一步激发消费者对汽车消费的热情,让地方政府解决牌照增加后带来的拥堵问题,也是未来政策实施后必须要面对的难题。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