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ST恒康真假保壳?

2020年12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飞飞 

12月2日,*ST恒康发布股东签署《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公告,向市场传递出海王集团将作为产业投资人牵头协调恒康医疗重整,解决恒康医疗此前债务问题等信息;第二日,*ST恒康再度发布公告称将以9000万元转让其持有的大连辽渔医院100%的出资人权益及与之相关的全部权益,本次交易将对公司当期净利润影响约为8000万元。这被市场解读为,*ST恒康保壳胜利在望,12月2日至4日资本市场也给出连续3个涨停的回应。

不过,启信宝工商信息显示,大连辽渔医院目前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该信息也得到了大连辽渔医院名誉院长任元和的确认。

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帆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民非企业属于非营利性机构,若辽渔医院属于民非企业,其资产不能进行上市公司并表。另有业内资深投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9000万转让资金属于非经常性损益,不能作为保壳资产。

另外让市场担忧的是,清算组可能会启动恒康医疗集团旗下医院股权挂网拍卖流程。还剩22天,*ST恒康如何再进行保壳或许需要进入者海王集团再开动脑筋。

救兵来赎?

*ST恒康2018、2019年净利润亏损,2020年前三度净利润亏损4902.64万元。据深交所有关规定,若公司 2020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将出现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首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的情形,公司股票将存在暂停上市风险。

自*ST恒康净利润下滑后,其实控人阙文彬一直在寻求解决之道。在2020年最后一个月,似乎保壳之道被找到。

12月2日,*ST恒康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阙文彬通知,阙文彬于近日与五矿金通、海王集团三方共同签署了《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下称《协议》)约定,海王集团将作为产业投资人牵头协调恒康医疗重整,其控股子公司深圳前海健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将作为项目实施主体参与重整。五矿金通将作为联合牵头人,协调重整投资程序及拟定重整投资方案。

前述《协议》明确,海王集团控股子公司健康金控将在今年12月3日前受让两只并购基金份额,并确保华宝信托和民生信托停止对两只并购基金的清算,同时免除其对恒康医疗的罚息等多种方式,确保恒康医疗2020年实现盈利。

一切看似完美,但却引发恒康医疗旗下崇州二医院的担忧,该院党委、工会在“关于启动医院建设的呼吁”中提到,担忧海王生物没有医疗管理经验,旗下没有任何一家医院,参与重组的子公司前海健康金控没有实质性业务等。为此,崇州二院党委、工会强烈呼吁,恒康集团务必于12月15日前注入2亿元资金启动新医院建设,如果做不到,就以书面的形式同意第二大股东进行增资,保住土地。

12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联系了崇州二医院党委书记陈富涛,对方并没有就此事接受采访。

2亿元的资金,对目前的恒康医疗来说并不是小数目。但恒康医疗要堵的资金窟窿并不仅于此。

辽渔医院名誉院长任元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辽渔医院以妇产科和骨外科为特色的专科医院,在恒康医疗收购之前没有任何负债、贷款,在大连市口碑也很好。恒康医疗进入后,医院贷款5000万元建新的大楼,这笔费用是由恒康医疗担保,但利息等均由辽渔医院出,目前盖大楼时建筑工人的钱至今未付。此次出让辽渔医院的权益,没有开职代会,员工们都不知情,对于要收购的企业也不了解。”

*ST恒康公告显示,在大连辽渔医院权益转让中,提到受让方为吉林省慧眼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启信宝信息显示,该公司于2020年10月27日临时进行了股东股权变更,原股东发起人孙庆华等变更为倪良林、倪良圆,经营范围为智能视频系统、电子监控系统、计算机软件的研发、设计等。

海王投了个“寂寞”?

大连辽渔医院登记管理机关为大连市民间组织管理局,是一所非营利性综合性二级甲等医院。任元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5年原本启动民非转型事项,但之后搁置了,目前辽渔医院仍是民非企业单位。

对于出售大连辽渔医院的收益,杨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辽渔医院属于民非企业,其资产不能进行上市公司财务并表。

另有业内资深投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9000万转让资金属于非经常性损益,不能作为保壳资产。

《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解释性公告第1号——非经常性损益》称,非经常性损益,是指公司发生的与经营业务无直接关系,以及虽与经营业务相关,但由于其性质、金额或发生频率,影响了真实、公允地反映公司正常盈利能力的各项收入、支出。

“市场上确实存在很多卖资产突击保壳的,但从会计准则而言,非经常性损益不能计入净利润,很多成功保壳是因为监管层没有抽查到,若抽查到情况属实保壳就意味着失败,如此前的新都(退)。”上述资深投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新都退(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即是因为“突击”的收入被定义为非经常性损益而保壳失败。

上述资深律师指出,对于*ST恒康而言,即便大连辽渔医院权益出售成功,也是作为非经常性损益,不能进行保壳。

从目前清算情况看,清算组也有可能启动其持有的恒康医疗集团旗下的医院股权拍卖。上述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旦拍卖流程启动在6个月内谁也无法叫停,直至有人拍走或流拍,而在此期间,这几家医院的利润也不能并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

而值得注意的是,*ST恒康在8月29日发布“关于被债权人申请重整的进展公告”,债权人向陇南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但截至目前关于*ST恒康破产重整没有任何公告信息,而在12月2日,*ST恒康直接发布股东签署《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公告,上述资深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实际上对市场有严重误导,存在信披问题。

另外,观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海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破产重组产业投资人必须走一定的法律程序才能够最终确认,通常债权人、债务人都可以申请破产重组,向法院申请后,法院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来受理,其间会看是否符合破产重组法中规定的条件,如何符合的话,会快速裁定一个管理人,债务人进行重组,并进行公告,公告中会同步将指定管理人公布出来。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