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恢复期血浆”治疗没那么简单:专家提示推广应用难点

2020年02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唐唯珂  

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学系常务副主任黄波强调,要认清血清抗体的利弊,“对于抗体的复杂性,甚至对疾病加重的一面,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认识”。

恢复期血浆治疗成为热点,多家血制品公司领涨。

在2月13日晚举行的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的输入,目前已显示出初步效果,康复患者体内有大量综合抗体对抗病毒。他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医院,伸出胳膊,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2月13日,中国医药集团下属公司中国生物也宣布:在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中已检测出高效价病毒中和抗体,实验证明,能够有效杀死新冠病毒。中国生物表示,“我们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受此消息影响,相关血制品概念股集体上涨。其中,卫光生物、天坛生物、博晖创新涨停;上海莱士涨逾8%。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解释道,血液主要成分包括血细胞和血浆,血浆去除纤维蛋白原之后即为血清。血清疗法其实早在100多年前就被科学家们用来对抗细菌引起的传染病,但可行性要看实际情况。

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学系常务副主任黄波强调,要认清血清抗体的利弊,“对于抗体的复杂性,甚至对疾病加重的一面,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认识”。

由来已久但推广不易

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呼吸危重症专家童朝晖2月13日撰文指出,所谓恢复期血浆治疗,指的是采集康复期患者富含抗体的血液后,经过特殊处理再输注给其他患者的一种被动免疫治疗方法。抗体是指机体由于抗原(如病毒)的刺激而产生的具有保护作用的蛋白质,在病毒被清除后,人体内短期内仍具有较高水平的抗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可以经验性试用恢复期血浆治疗,但其大范围推广仍需进一步临床试验的评估。

清华大学药学院首任院长丁胜表示,从理论上来说,一些康复期患者身上如果有足够浓度的有效抗体,将他的血浆输给感染者,如果感染者正处在病毒的致病期,抗体就有可能中和病毒,并起到缓解病症的作用。

恢复期血浆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具体效用、采血以及推广都存在着众多难点。

广东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生邓医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只能在少数危重症病人做一些尝试,因为需求的量很大,一个危重病人可能需要7-10个同血型的康复者提供血浆,推广起来难度较大。”

“中国生物这批并没有披露测出的各个康复患者的抗体有多少,也没对照试验,到底是不是抗体起效果也不能完全下定论,如果有测抗体效价的方法更能说明问题。此外,每个人,不同时间,抗体都不一样,血浆要经过检验,排除甲乙丙肝、艾滋、梅毒及其他病原体,然后要进行离心,分离中和抗体才能给病人用。危重症患者需要抗体没错,同时也需要处理病毒感染所引起的炎症风暴。仅是给了这个血浆,把病毒本身抑制了,但对炎症风暴没有抑制。”广州某三甲医院血液科医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此外,血浆救命之路并不容易。回望人类与病毒抗争的历史,恢复期血浆疗法也并不神秘。这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治疗思路,最早可以追溯至1891年。这一年,在柏林大学附属诊疗所的儿科病房,德国医生埃米尔·贝林给一个濒死的白喉病患儿注射了一种血清,这种血清里含有白喉抗毒素。第二天,患儿的病情明显好转。白喉病的抗体疗法成为医学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2003年在与SARS的抗争中,我国经过无数学者的潜心研究和临床实践,已总结出一套运用恢复期血浆作为辅助治疗SARS的临床治疗经验,获得一定成功。此后,在MERS、甲型流感、埃博拉病毒感染等疫情中,同样有国内外研究者运用恢复期血浆疗法在疾病救治中取得一定成果。

但从事传染病控制的解放军302医院姜素椿教授就曾表示,利用SARS康复者产生的血清抗体,帮助杀死危重非典患者体内的SARS病毒,只能是在既无特效药又无疫苗这种特殊时期的救命措施。

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往往成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正因为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也存在一定的弊端。从康复者体内得到血清可以用作暂时性的手段,帮助一两个人摆脱病毒急性期。但是血清来源不够,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

除了“量”的挑战之外,恢复期血浆疗法的标准化操作流程和有效性以及排异性,都存在挑战。不同患者体内的抗体含量差异很大,而且血浆操作的标准化管理一样不简单。

另一方面,治愈者出院后,血液中是有抗体,但仍有再次感染的风险,说明体内抗体的存在时间和量效都会在很短时间内下降,以至于后续未必能保证治愈者自身对病毒免疫,而病毒在其他患者身上是否会有变异,也是未知数。

此外,输入治愈者的血清后,患者身体或多或少都会有免疫排斥反应。而输血之后带来的其他并发问题是必须考虑的风险。

血制品板块领涨A股

另一边的资本市场,血制品板块被迅速“带红”。目前A股有11只血液制品概念股,其中8只早间开盘涨幅超过5%。截至2月14日收盘,有10只概念股迎来上涨,仅1只下跌。卫光生物、天坛生物、博晖创新等涨停,上海莱士、博雅生物等涨逾5%。

中国生物控股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天坛生物在血制品板块连续飘红,2月4日至2月13日,天坛生物累计涨幅超20%。在龙头股天坛生物带领下,血制品概念股纷纷上扬。

不过,对于血液制品概念股的表现,深圳市森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存分析称,血液制品概念股前段时间表现不错,内在逻辑是来自疫情新增的静丙(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需求,“目前没有特效药,静丙起到增强免疫力的作用,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市场的供需状态,也推动了静丙价格上涨。”不过,林存强调,恢复期血浆治疗严格来说,和血制品公司关系不大。

记者致电天坛生物证券部的相关负责人,询问相关研发进度和临床情况,其表示目前仍在了解和核实情况中。对于特免血浆制品的研发情况,华兰生物表示,目前相关项目正在研发,但具体进展尚不清楚。上海莱士则表示,目前暂时以常规产品研发为主。博雅生物表示,目前采样的区域范围有限,采样数量较少,后续会根据采样和实验效果进行推进。

国内血制品企业数量较多,2019年有批签发记录的共15家。当前血制品的需求量较大,供应比较紧张,供需矛盾突出。血制品放量的前提是血浆供应充足,采浆工作顺畅。但是,受疫情影响,目前全国浆站采浆工作基本停止,原材料十分紧张。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