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67岁志愿者疫区逆行:不问生死,不计报酬

2020年02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左茂轩,耿雁冰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熊先武的身份还只是武昌区社区教育学院中华路街分校校长。作为社区学校的校长,其实是一种志愿服务。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熊先武的身份还只是武昌区社区教育学院中华路街分校校长。作为社区学校的校长,其实是一种志愿服务。由于学校放寒假,他和一家人早早回到位于黄陂区的新房准备过年。

大年三十下午五点多,吃完晚饭的熊先武,正准备和家人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手机上刷到一条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1月25日0时起,过江隧道关闭,三环内(含三环)过江桥梁通行实施体温检测管控。”

熊先武预感到事态严重,据他了解,疫情发生后,平时生活的武昌区户部巷社区工作本来就吃紧。趁封路前连夜赶回武昌的想法刚说出口,就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大过年的往外跑,妻子更是骂他有毛病。

2月14日情人节,是熊先武和社区群干并肩作战的第21天。由于经常转运病人,为了消毒方便,他干脆理了个光头。-陈红霞摄

“我们家祖祖辈辈都在户部巷住,也是户部巷第一批个体户,在这里我们家淘到了第一桶金,过上了小康的日子,这个时候社区缺人,我一定要上。”经过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他说服妻子,让女儿连夜把他送回户部巷。“怕归怕,做好防护也没什么”,他这样安慰妻子。

在车上他就给户部巷社区居委会主任沈小妹打电话:“这次疫情社区有困难缺人手,明天初一起我就到你这报到,不问生死,不计报酬。”

没想到从初一开始,一干就是20多天。

刚开始熊先武在社区的任务就是救火队员的角色,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当“采购员”为邻居买菜买药;担任“安全员”为社区搞消杀;负责“防护员”在司门口一带卡口蹲守。这一切在大年初三发生了改变。

社区来了一个紧急任务。家住户部巷社区的胡婆婆,她的老伴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住院后去世,胡婆婆自己也感染了,被社区安置在自由路的酒店隔离,她的两个女儿此前也被感染,在家里做隔离。胡婆婆一个人被隔离,社区也不敢告诉她老伴去世的消息。

胡婆婆因为对房间不满意要换房间,因为她是疑似病人,熊先武穿上防护服立刻赶往酒店隔离点协调,把胡婆婆从三楼房间调到了五楼,然后把行李收拾好提上来。

胡婆婆的女儿听说妈妈换房后特意打电话来表示感谢,同时表达她妈妈胃不好,让帮忙买点苏打饼干。这时已经接近下午五点,临近超市停业的时间,熊先武马不停蹄赶到超市买了饼干,再把胡婆婆安顿好。

2月14日晚上,之前调房间的胡婆婆病危,已经有三天没怎么吃饭,经医生确认后,需要马上转院,熊先武和一位城管队员穿上防护服,把胡婆婆从房间里抬到车上,送往湖北省中医院办理入院,全部安顿好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

“回来我把衣服一脱,消毒好久才吃上饭。这边家里没有其他人,中午社区有工作餐,晚上在家里泡一碗方便面,就这样应付一下,一直是这样。”熊先武说,而胡婆婆病危的事情他没敢和她两个女儿讲,本来她们的父亲就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她们自己也在隔离中,只能和她的两个女儿说:“你妈妈挺好,都安顿好了。”

“我那天在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医生问病人有没有亲人,我说她的亲人都在隔离,我就全当是她的家人,我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你,胡婆婆有任何问题你给我打电话,我对她负责到底。到今天是第三天了,医院没给我打电话,我估计这婆婆是不是好转了,至少生命还在延续。”2月16日,熊先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熊先武每天都会更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时而转发疫情动态,时而发自己的动态照片。

2月16日早上七点,熊先武在朋友圈转发了俞敏洪疫情日记的一段文字并点赞:“我们都是俗人,所有的立场都源于自己仍然可以置身事外,没有被感染或者直接冲击。而真正的勇士,是那些冲锋在这场抗疫战争前线的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