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武汉“战疫”总攻:社区拉网式清零 疫情防控初现曙光

2020年02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左茂轩,耿雁冰  

一张针对疫情救治的“网”正在加速加密织造,“确保不漏一人”。“而下一步,就是要在这些收治人群中,进行应治尽治,并不断提高救治水平,确保被收治进来的患者的治疗水平和相关设施的再度完善和提高。”范敏表示,当前,通过患者分类收治的体系逐步落实后,能感觉到疫情的拐点即将到来。

【编者按】

2月17日,武汉封城第25日,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到了最关键的阶段。在前期搭好抗击疫情救治的多道防线后,武汉正在加大收治和排查的力度和密度,一场“应收尽收”的总攻战正在进行中。社区阵地保卫战还在继续。

希望的曙光已经出现在了隧道的尽头。

2月17日,武汉封城第25日。经过一场雨雪洗刷,当日的武汉迎来了难得的冬日暖阳。

“当前,明显感觉到接诊量大幅下降。”2月17日,位于汉口一家大型三甲医院一内科负责人范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很少接到身边的亲朋好友需要求助就医的信息了。

拥有同样感受的医生不止范敏一个,在另外一家三甲医院门诊工作的李丽也指出,此前一般日均门诊量达到500人左右,但如今只有300人左右,门诊量大幅下降。

从2月4日起开始进行患者求助的志愿者团队负责人黄余也表示,通过其平台求助过的患者回访,目前超过80%以上的患者已得到救治,其余还在收治过程中。

这一天,在新到任的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推动下,武汉开展了3日内进行集中拉网清底大排查的行动。

排查的目的是,要确保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而武汉市计划以社区为基础,利用人工和大数据相结合,彻底排查清底上述“四类人员”。

一张针对疫情救治的“网”正在加速加密织造,在前期搭好抗击新冠疫情救治的多道防线后,武汉市正在加大收治和排查的力度和密度,一场“应收尽收”的总攻战正在进行中,效果也逐渐显现。

“而下一步,就是要在这些收治人群中,进行应治尽治,并不断提高救治水平,确保被收治进来的患者的治疗水平和相关设施的再度完善和提高。”范敏表示,当前,通过患者分类收治的体系逐步落实后,能感觉到疫情的拐点即将到来。

除了一手抓好前方的患者救治,另一手也在做好后方的阵地保卫,减少新增患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一线了解到,当前武汉防疫的重心正在下沉,社区成为主要作战单元,党员干部就近下沉社区,强化切断传染源的工作。

床位!床位!

2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移至武汉,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首次公开亮相,在介绍湖北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情况时表示,作为新冠疫情防控主战场的武汉市,在医疗机构的配备上分批次设立定点救治医疗机构。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6日,武汉市设立发热门诊61家,同时设立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疗机构46家,共开放床位数18816张,已使用18037张,空余床位1212张,其中,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本部空余床位,泰康同济医院均为新开辟医院,床位数余额分别为445张和114张。

此外,针对轻症患者的集中收治,从2月3日起,武汉市启动方舱医院紧急建设,2月5日,首批3个方舱医院正式开辟使用,总床位数3500张。此后,武汉市继续在全市范围内增设方舱医院,截至2月15日,已开放了9个方舱医院,有6960多张床位,在院患者达到了5606名。

此外,根据本报记者最新获悉的消息,光谷会展中心“方舱医院”也于2月17日下午开始交付使用,正式收治患者。光谷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加上正在建设、位于江岸区谌家矶大道红桥集团工业园区的“方舱医院”,将再提供床位近4000张。

谢珊红是武汉市江岸区的一个街道请来的志愿者司机,负责接送辖区内所有疑似、确诊、密切接触人群的接送。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两个司机师傅,三个人24小时轮流待命,协助街道完成收治工作。

2月17日,谢珊红运送了4位患者。他将一位患者从社区住处送到了定点医院,又将三位在隔离点得到确诊信息后的患者,送到了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开得更多了,床位增加了。去的地方更多了,但每天送的趟数,和以前相比慢慢地减少了,接送的效率也提高了。”谢珊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外,武汉市还征用体育馆、会展中心、培训中心、各类社区医院、辖区内的酒店、学校等,新增数量庞大的隔离点,用于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人群的隔离工作。

为提高收治率,王贺胜也指出,要针对患者的情况不同进行分类收治管理,其中,确诊重症患者集中到定点医院救治,确诊轻症患者要在方舱医院集中隔离治疗,疑似轻症患者在隔离点治疗观察。

“此举的目的就是要尽全力降低感染率。”范敏说,当前针对新冠病毒尚没有特效药,针对这类传染疾病最好的办法就是早隔离、早治疗,而很多患者大都是因为前期医疗救治不够及时,转为危重症,如果提早干预,轻症患者的治愈率非常高,“至少我所经手的轻症患者很少转化为危重症患者。”

王贺胜也指出,下一步将根据需要,继续腾空医院部分病房,征用部分场馆,改造为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确保已排查确诊的患者和疑似患者都能够得到集中收治,确保所有没有收治的患者人数清零。

与之匹配的医护人员的驰援,也是这场新冠疫情抗击战救治体系的核心。

从1月24日起,全国各地援鄂医疗队分批赶赴湖北。截至2月14日24时,除军队派出的医疗队外,全国各地共派出了医疗队217支,医疗队员25633名驰援湖北,此外,调集了三个移动P3实验室。集中在武汉市支援的医疗队达到181支,医疗队员达到20374名。在湖北省其他城市,共有36支医疗队,5259名医疗队员。王贺胜指出,当前的救治驰援力度已超过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医疗救援的调动规模和速度。

此外,中央通过“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安排了19个省份对口支援湖北省。王贺胜指出,经过不懈的努力,特别是采取针对性强的防控措施,有效压低了流行高峰,削弱了流行强度,为全国乃至国际疫情防控赢得了时间。

2月10日党员干部入户摸查。-资料图片

曙光初现

“海陆空”织网、多道防线设立后,武汉的就诊压力开始大幅缓解。

范敏是汉口一家医院一内科科室主任,疫情爆发后,除了常规的医院救治工作外,身边很多亲朋好友向自己求助,或寻求床位,或寻求诊疗,他干脆将这些求助的人员根据情况分成不同的小组,并在每个小组设置“助手”,后者帮他收集患者资料,分诊,然后范敏通过远程问诊,指导用药和治疗。

“以前每天早上七点忙到凌晨一点,头都抬不起来。”范敏说,但自从方舱医院开始投入使用后,各类患者的收治速度开始提高,“现在找自己问诊的患者越来越少了,一天没有几个人。”

自2月4日起,黄余和小伙伴们约20余人,组建了一个收集和上报需要医疗援助患者的志愿者团队,他们的工作任务是,电话核实患者求助信息,并予以细化,将救助信息上报给相关部门,后者根据工作节奏,对患者予以相关救治工作安排。

“这些天,我们团队上报了6000多人次的信息”。黄余说,其中一个组对收集的1200多位病人进行了持续回访,到目前为止,自愈部分约16%,剩余部分约有10%左右还在收治过程中,其余基本都已经收治完毕。

在黄余的观察里,近日收治患者的速度明显加快,“以前有的患者等待床位至少需要4-5天,但如今基本上1-2天就会被收治进去。”

这种变化也体现在一线医院。李丽所负责的发热门诊,高峰期日均接待量达到500多人,“四个人排班,但到了晚上,门诊室外还排着长长的队,一眼望不到头。”李丽说,每次值班完都是口干舌燥、无比疲惫。但自从2月9日前后开始,门诊数量斗转直下,现在每天大概300个号,基本上跟日常的门诊量差别不大。

“以前每次看到门诊的情况,都要大哭一场,但现在心情很好了。”范敏是个感性的医生,曾经亲历了无法及时救助患者的痛楚后,一度十分难受,但自从方舱医院开始建设后,对门诊的压力大幅缓解,且绝大部分患者开始接受到相对合理的治疗,“在我看来,这是疫情的拐点就要到了,我们已经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候。”

不过,范敏也表示,传染性疾病的集中爆发,对任何一个国家和一个城市的医疗体系都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在当前疫情抗击的局面下,为了抢救生命,我们的人力、物力及各类软硬件暂时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比如有的隔离点的医疗物资和管理还有点跟不上,另外,完全百分之百的收治暂时还没有做到,但大家都在集中力量,不断改进,接下来将不断提高“应治尽治”的能力和配套服务,让每种类型的患者都能得到最好的救治条件。

2月16日,国家发改委也对外公布,已紧急下达2.3亿元支持武汉市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其中,这笔资金将专项用于补助武汉市方舱医院完善设施、增添必要的医疗设备,快速增强收治能力,实现“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目标。

对此,据长江日报报道,在2月17日的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调研会上,王忠林也表示,落实“应收尽收”等防控举措,床位筹措与科学使用是一个关键。目前来看,床位需求还不少,要切实统筹好全市床位,流程要顺畅,真正把有限的医疗资源统筹用好,及时向社会发布,哪个医院能看什么病,给市民发一个安民告示。

他要求,各区要下足功夫,把留在隔离点的确诊病人集中收治,“不管重症、轻症,只要确诊都得给看”“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能眼巴巴看着这些人失去生命”。

2月17日下午,光谷的武汉科技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外,患者耐心等待入院。资料图片

社区阵地保卫战

除了做好前方的患者救治,做好后方的阵地保卫、减少新增患者同样重要。当前,武汉防疫的重心正在下沉,社区成为主要作战单元,强化切断传染源的工作。

2月11日凌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第11号和第12号通告。发热患者不得跨区就诊;即日起,武汉市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在此之前,尽管大部分武汉市民为了安全起见减少了外出的频次,但武汉市城区的小区大都可自由出入,各大商超排队购物的人仍然不少,存在一定交叉传染的可能性。

2月12日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武汉市发现,各个小区开始封闭。大部分小区门口有保安看守,要求每户三天只允许一人出入。有的小区门口堆满了共享单车,防止车辆进出。

2月16日,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召开视频会。王忠林在会上部署,以社区为基础,彻底排查清楚各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各区党政一把手要亲自上阵,以街道为主体、以社区为作战单元,市级领导干部要加强对口督导;对落实不力的,严肃追责问责。

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多位社区工作者了解到,目前接收的完整流程已经很清晰,更加熟悉工作状态之后,效率更高。

基本工作流程上这样:居民把情况报给社区,社区统计个人信息和基本情况,如果是疑似或者社区通过患者微信得到CT影像、核酸检测结果和病历信息,统计好报给街道。相关部门判断需要送诊到定点医院、方舱医院或者隔离点,随后会给街道和社区下发通知,街道协调车辆,社区在接到通知后通知病人。

“根据病症,先要确诊。如果核酸检测是阴性的话,就送隔离点。如果是阳性,就送方舱或者医院。”江岸区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一般情况下,确诊病人送到武汉市不同的定点医院或者方舱医院,但隔离点由街道就近安置。

在武汉市武昌区一元街道,扬子社区居委会的罗书记总会不停接电话。“必须得接电话,不能不接电话。患者没住进去就天天打电话给社区。我们也很担心,不给患者安排,让患者出来也不好。我们只能尽量的安慰他们,病人的心情很着急。”罗书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不过,他表示,现在的运转速度和效率比此前明显加快了很多,工作压力也比过去强多了,等病人都“应收尽收”了,就更好一些了。“有街坊反映到社区,曾经和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有点担心,也做了检查。这两天刚报过来的情况,就已经接走了。”

按照最新疫情防控要求,社区(村)要结合实际,完善上门排摸、人员核实、社区管理等联动机制。

但是,不是所有的社区都能快速完成所有人员的排查。有的小区流动人口大,租户较多,统计起来难度颇高。

此外,也有一些遗漏的缺口等待收治。有的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在武汉没有特定的住址,信息没能汇总到所处的社区。例如,某些在医院24小时看护病人的编外护工,他们从外地来武汉,就住在病人的病床边。

2月14日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六位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的护工长期住在医院,没有固定生活住址,最终在医院所属街道和各方的协助下,被送往了隔离点。

干部下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不同的社区了解到,干部下沉的力量正在加强,特别是在近期干部就近下沉之后,更多的党员干部到岗,分担了社区压力。

2月15日,武汉市税务局干部何蔚接到党支部紧急通知,对口社区固定2人,其他党员干部可以就近下沉,当晚10点前需前往下沉社区报到。

当天下午5点,她就到家附近的三阳社区报到,请社区开了报到证。2月16日一早,她根据社区安排,负责一个老旧老区的门岗值守,从上午8:30到下午5:30,劝说市民不要外出,其他时间工作听社区安排。

她住在江岸区,而之前对口社区在武昌,没有交通工具就很不方便。何蔚觉得就近下沉“实际发挥的作用更大一些,也契合实际情况”。

此前,武汉市采取的由单位对口社区的方式,有很多干部居住得很远,出行很不方便,单位还得派车去送到对口社区,非常耗时且繁琐。这无形中对干部下沉的积极性造成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落实12号通告要求的小区24小时封闭管理,社区工作量进一步加大。下沉党员干部把牢社区第一道防线,显得更加重要。

在罗书记看来,就近下沉,增强了社区的办事效率,分摊了社区工作者的压力。“宣布就近下沉后,陆陆续续就已经有七八位党员干部来报到。现在我们要封堵路口,工作也很多,下沉干部过来也是比较辛苦的,上班从上午8点半,到晚上8点半。”

在武汉战疫的关键时刻,社会全员出动,众志成城,社区保卫战必将告捷。(应受访者要求,范敏、李丽、黄余为化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