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特斯拉“单挑”电池巨头:强势买方的超级野心

2020年02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彭苏平  

特斯拉的特殊之处在于,只有一个供应商时,它已经很强势。

上海工厂投产后,特斯拉的动力电池供应链终于开始真正地向其他企业张开怀抱。

在今年1月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首次公开确认,新增宁德时代和LG化学两家供应商。至此,全球排名前三的三家动力电池企业全部进入特斯拉供应链,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比以往更加激烈的交涉与谈判。

LG化学与宁德时代均是特斯拉长期以来的“绯闻”对象。早在2017年Model 3投产之初,特斯拉和LG化学双方高管就曾在韩国会面,而在2018年上海工厂落地协议签署之际,马斯克也被传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低调会谈。

无论是LG化学还是宁德时代,都与特斯拉展开了长时间的拉锯,有媒体报道称LG化学“过去三年来一直向特斯拉送测试样品”,对特斯拉“不离不弃”,而宁德时代作为国内乃至世界出货量第一的动力电池龙头,也多次向特斯拉抛去橄榄枝。

但特斯拉此前其实并没有强烈寻找第二家供应商的意愿,一方面松下在圆柱形电池领域领先优势明显,另一方面双方合建的电池工厂尚有释放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不着力提升自家工厂的产能利用率而转用其他供应商的产品,显然也不符合逻辑。

不过,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落成,培育本土产业链与降低成本的需求直接推动特斯拉开始寻找其他供应商,准备已久的LG化学终于等到了特斯拉的垂青。宁德时代也传来好消息,将正式为特斯拉供货。

特斯拉并未透露与LG化学和宁德时代合作的细节,不过马斯克在投资者会议上表示,这两项合作都将是“小规模”。分析认为,这既维护了与“老伙伴”松下的关系,又给了特斯拉自身调节分配的空间。

短期内,松下显然仍将是特斯拉的主要供应商,而为特斯拉研发适配产品和解决方案的LG化学和宁德时代,自然也希望最大程度地发挥他们的研究价值,未来,更频繁的竞争将在他们之间展开。

对于特斯拉而言,进一步降低成本才是根本目的。这也是特斯拉与其他车企不一样的地方,一面是供应商的强烈追捧,一面是自身的极致节俭,特斯拉在多供应商的格局之下将摸索出更令人惊讶的成本体系。

“强势买方”特斯拉

2月3日,宁德时代在证券交易所发布与特斯拉达成合作的公告,尽管并未透露具体标的与协议数额,但足以让市场兴奋。

大约一年之前,宁德时代曾针对外界传言发布过类似公告,但那次并没有与特斯拉达成协议,只是默认了与特斯拉的接洽。

作为各自产业上的顶尖企业,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合作显得门当户对,自特斯拉确定在中国建厂,业内外就一直关注着双方的合作进展,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一直没有达成实质性协议。

宁德时代是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一哥”,2019年电池出货量在全球位列第一,近几年来随着电动汽车的飞速发展,行业对动力电池的需求急剧增加,宁德时代也变得炙手可热。

为了“抢占”宁德时代的产能,保证电池供应,国内多家车企如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纷纷与宁德时代合资建厂。与很多车企相比,宁德时代在资本市场上也更有“光环”。

但在与特斯拉的接洽中,这层“光环”似乎褪去了一半。即便在中国建立了工厂,特斯拉也并不着急与宁德时代合作,而是在与松下保持合作的基础上,给宁德时代留下了些许合作空间。

宁德时代并未披露具体的合作量级,但根据马斯克的表述,是“小规模”的。而在公告中,宁德时代也显得不是那么“有把握”,它强调:特斯拉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购买公司产品,对产品采购量不作保证,特斯拉将根据后续具体订单提出采购需求。

有汽车行业媒体评价“宁德时代卑微之势尽显,这与它在国内其它OEM主机厂前的趾高气扬简直天壤之别”。而对特斯拉的“追求”与追到后的“不安”,宁德时代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特斯拉对电池供应商的态度是开放的,但在过去的很多年中,除了松下之外,其他厂商实际上很难打入。以LG化学为例,特斯拉与之谈判了近两年,也只是在上海建厂之后,才同样“小规模”地采用。

实际上,早年LG化学就曾为特斯拉跑车Roadster小批量供应过升级版本的电池,其一直渴望成为特斯拉的长期供应商,但它在圆柱形电池上的技术相比于松下还是略逊一筹,因此未能如愿。

除此之外,特斯拉与松下还是深度捆绑的关系,他们在内华达州合资建立了电池工厂,为特斯拉生产车辆供应电池。

在Model 3刚刚投产时,特斯拉曾苦于上述工厂产能爬坡太慢,寻求出路。据媒体报道,特斯拉高管曾在2017年会见LG化学、三星SDI等电池企业,但并没有达成合作意向,特斯拉最终还是选择与松下“相爱相杀”地度过了那段艰难时光。

不过,LG化学也一直没有忘记特斯拉。LG化学的技术优势在软包电池上,但多年来他们并未放弃圆柱形电池的研究,近两年来他们不但在相关技术与产能上进一步突破,还找到了FF、Rivian等新创车企买家。

特斯拉来上海建厂之后,LG化学终于等到了机会。他们在南京建有基地,而松下在国内并没有圆柱形电池的产能,在规模化生产中,LG化学在相关产品上的成本控制也有所提升。

松下也多少嗅到了危机。在过去一年中,特斯拉在中国寻找新的供应商时,松下与特斯拉多次公开表达对对方的不满。去年9月,被问及是否后悔几年前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时,松下CEO津贺一宏居然表示“是的,当然”。

一个终极奥义

多年以来,特斯拉与松下电池“共生共长”,也暗自较劲。马斯克多次在社交网络上抱怨电池厂的产能拖了交付量的后腿,津贺一宏也不止一次地公开吐槽特斯拉的生产、管理模式。

双方分歧的本质是利益分配达不到共识。马斯克将他的成本管控延伸到了上游供应商身上,作为与特斯拉捆绑最深的供应商,松下觉得不划算了,因此津贺一宏才会对投资工厂表示反悔。

在国际排名前几名的动力电池厂商中,松下是客户群体最为单一的,它也是依靠特斯拉才跻身出货量最高的电池企业之一。但这种单一型的关系并未让松下收获到很多,这么多年的合作中,直到今年松下才表示这块业务开始盈利了。

这背后是特斯拉对价格的压制。津贺一宏曾经表示,马斯克很多次要求降低采购价格,他有一次甚至被逼得放狠话说,“如果再这样,我们就撤掉工厂里所有的松下员工和设备”。

松下最终没有撤掉员工和工厂,至少没有大规模地这么做,但特斯拉已经要脱离这种单一型的供应关系了。在中国建厂的契机,特斯拉引入LG化学、宁德时代两家新供应商,试图通过本土供应、技术改进等方式进一步降低成本。

在汽车行业内,一家主机厂拥有多个供应商是正常现象,但特斯拉的特殊之处在于,只有一个供应商时,它就已经很强势,当拥有多个供应商,特斯拉可能会更为强势。

有汽车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特斯拉已经逐渐变成一个强势采购方,它显然可以用新的采购对象来压榨现有供应商。而且客观来说,它的规模也足以让它在牌桌上拥有谈判权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尽管目前国产Model 3的大部分电池包还是由美国进口而来,但已经有少部分LG化学供应的产品在用了,随着上海工厂电池产线的建成投用,国产Model 3将实现动力电池的全面本土供应。

需要指出的是,LG化学能够被纳入特斯拉的供应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圆柱形电池的开发与生产,马斯克此前在投资者会议中曾明确表示,在电池包的选择上仍将坚持圆柱形电池。原因是更换电池属性会让整车结构产生较大变化。

从这个角度分析,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或许要到第二阶段才能出现结果。

有消息称,特斯拉会向宁德时代采购“无钴”的磷酸铁锂电池,尽管双方并未确认这一消息,但业内分析认为,这是符合逻辑的,一方面,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业内对续航里程的追求渐趋理性,另一方面,磷酸铁锂电池技术近年来也有不少突破,且在成本、安全、寿命等方面更有优势。

不过,从技术路径上讲,磷酸铁锂电池与三元锂电池并不相同,特斯拉若更换磷酸铁锂电池,需要对电池包、电池管理系统等进行再设计,显然需要周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