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重庆医疗队重症组副组长李蕊口述:疫情严重的孝感, 我们让危重症病人看到生的希望

2020年02月2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果  

我们从生理到心理上进行救治,双管齐下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心理疏导很重要,让患者看到生的希望,使得患者有更强的动力来配合治疗。

截至2020年2月23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4287例,孝感市确诊3465例,是除武汉外,湖北省疫情最重的地区。

孝感中心医院承担着当地最主要的病患收治工作,在援助医疗队到来之前,当地的医护人员承受着巨大的身体和心理压力。

1月27日,首批重庆市赴孝感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对口支援队(下简称“重庆医疗队”)的到来,缓解了当地医护人员的压力,也进一步提升了病患治愈率。

作为重庆医疗队重症组的副组长,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李蕊参与对危重症病患的救治工作。她在2月23日晚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讲述近一个月来的救治情况。

1月27日,首批重庆市赴孝感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对口支援队的到来,缓解了当地医护人员的压力,也进一步提升了病患治愈率。

重建危重症病患救治体系

我们援助的孝感中心医院,是孝感市规模最大的医院,承担定点收治任务。

作为重庆第一批援鄂医疗队,一共有141名队员,其中重症组是60名,皆是重庆各个医院有丰富经验的医护人员。

我们到达孝感市是1月27日的白天。在真正投入救治工作之前,随队的感控专家首先对孝感市中心医院隔离病区的隔离防护情况进行摸排了解。从现场可以看到,由于这家医院的隔离病区是在非典时期建立起来的,设有污染区、缓冲区、工作区、生活区,虽然不可能达到顶级传染病医院的标配,但防护情况总体是较好的,有一些小细节需要调整。

因此第一件工作是与孝感中心医院的同仁们一起,进一步加强了隔离病房的防护条件。此外,孝感中心医院接收了很多社会捐赠物资,我们对这些物资也进行了重新归类整理,尤其是剔除了一些不符合使用条件的口罩、防护服、手套等,从一个源头上加强了医护人员的防护能力。

我们所有的前期工作做好后,已经是当天晚上9点了,我们的医护人员没有片刻的休整,马上进入隔离病区,与孝感中心医院的同仁进行交接。

我们尽可能争取时间,给病人更多的治愈机会,也能缓解当地医护人员的压力。因为孝感每天就诊人数都在持续增加,在我们到来之前,他们已经连续工作数日,身心的疲劳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极限。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当我进入隔离病区后,看到一个年轻的护士正在配药。我就问妹妹你是不是工作很久了,有些意外的是,当时这名护士一下就哭了,可见他们承受的压力到极限了,非常辛苦。

重庆市第一批援助医疗队里,重症组一共有60名队员,我们接管了孝感医院的3个病区,一共105张床位,里面全是重症和危重症病人。

我所在的病区,有20多名医护人员,负责30多个病人的医治工作。尽管我们的到来使得孝感中心医院的同仁们有了喘息的机会,同时也使得患者有了更好的救治机会,但随着病患数量的增加,我们的压力其实仍然非常大。

孝感的患者数量在2月后有快速的增长,尤其是还有很多重症病人,但重症专科医护人员依然欠缺,比如来自感染科、呼吸科、ICU的医护人员欠缺,远远达不到正常时期的医护人员配置标准。有小部分病人会从轻症发展到重症,在这一过程中,就需要有经验的重症专科医生对病情发展进行识别和早期干预,对其救治关口前移,严密观察和监护患者的生命体征,特别是氧合、心率、血压等。

根据现实情况,我们建立了轮班制度,4小时一班,但是轮班不轮休,基本上连轴转,十多天下来可以说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与其他地区的医院相比,我们又感觉是较为“幸运”的。第一是孝感中心医院的医用物资相对较为充足;第二是尽管有大量的病人有吸氧需求,但未出现氧气供应不足的情况。

我在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已经工作了十多年,可以说也积累了大量的救治危重病人经验。但与在重庆的危重症患者救治相比,孝感的情况的确不一样。

以前我们在重症监护室,可能还会遇到病情更重、更复杂的病患,而孝感中心医院的重症病患,主要是呼吸的问题,以及肺部感染引发的其他并发症。

由于我们穿着全套的防护服,感官能力会下降,对病患的一些细节变化的关注能力会出现明显的下降。举例而言,在重庆ICU病房,我们会对病患的皮肤弹性进行检查,但由于戴了几层手套,我们的触感会下降,也会影响我们的操作灵敏度,就连我们的说话声音也需要提高几度。

从护理上讲,正常情况下我们能够很方便的获取病人的各项监护数据,但是在隔离病区,所有数据都要滞后一点,这要求我们重新建立一套危重症病患的救治体系,加快去熟悉和适应现有的医治环境。

好在我们援助孝感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是非常有经验的,适应过程并没有太久。我们也很快与孝感中心医院的同仁们有了更好的配合,大家一起不断的摸索和改进监护流程,尽力用最快的速度去收集患者的数据,为下一步的救治工作做好准备。

给危重症患者生的希望

这样的工作状态我们一直坚持到2月13日,在我们和当地医护人员的配合下,越来越多的病人康复出院,这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肯定。

2月13日,新一批援助孝感的重庆医护人员到来,对我们进行替换。现在回想起来,13日那天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根据交接工作的安排,我们要在上午10点撤场。8点的时候,我和另外两名主治医师第一次一起进入病房,对医护工作进行交接,也再一次了解病房里面患者的情况。

在病房里,有一位47岁的男性患者,当我们告诉他,他最新一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应该很快就要出院的消息时,他非常兴奋。但当他得知我们要进行轮换、暂时离开医院时,他突然非常激动,哭了出来。我当时觉得,要让一名中年男人哭的话,其实是很难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努力,让他重新获得了生的希望。

在遇到他之前,我觉得在连轴转了半个月后,终于熬到了第一轮的轮休,很高兴。但是面对他,以及病房里还需要救治的病人,我又突然很遗憾、很难过,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完成,这是我从事医生工作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我们在当地休整了9天,然后在22日再次回到孝感市中心医院。根据“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工作方针,当时孝感医院已经开辟新的重症病区,从孝感市的区县转移来的病人,在这里进行集中的救治。

我被分到重症三区工作,有30张病床,60名医护人员。再次投入工作状态,我感觉是终于回归自我。尽管病区里全是危重症病人,但由于我们此前积累了大量的临床救治经验,以及医护力量的加强,使得我们更加团结,感觉我们建立起了一道非常坚实的城墙,去阻断病毒的蔓延传播。

但挑战依然无时不在,我们的新重症病区从22日开始收治第一批重症病人,到下午6点,陆陆续续收了22个患者。以前在ICU工作,不可能一天之内来这么多危重病人。我还得知,随着区县转移来的病人增加,我们从原来3个隔离病区,新增到隔离4区、5区,到现在一共开了10个隔离病区,大量的病人在这里获得了更好的救治。

如果说对于轻症的患者主要采用的是常规治疗的话,在我们的重症病区,是真正在挽救生命。与轻症病人相比,危重症病人的各项指标有可能出现剧烈的变化,要求我们必须以非常高的专注度,对每一个病人进行救治。

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患者,是一个到了重症病区两天的病人。最开始的时候由于肺部感染,呼吸不畅,我们给他戴上了无创呼吸机。由于身体情况不好,吸氧很累,他一直非常沉默,不怎么和我们沟通。

经过治疗,他的病情好转,有一天把他的无创呼吸机撤下来。不需要高强度的治疗后,可能病人从我们对他救治措施的变化中,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开始真正关心自己的病情,主动向医护人员询问自己的各项指标数据,有时候还会和我们开几句玩笑。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他是这么活泼的一个人。

这件事也反映出,我们从生理到心理上进行救治,双管齐下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心理疏导很重要,让患者看到生的希望,使得患者有更强的动力来配合治疗。

如果说过去我们在趟河水,那么现在救治工作到了最吃劲的时候,是在抵御大浪,但我们有信心完成任务。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