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以疫情防控为契机改善政策传导与基层治理

2020年02月2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基层是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第一线,是确保各项措施落实到位的关键所在。

新华社记者近日的调查显示,个别地方出台“土政策”随意加码,农村地区封村堵路问题依然突出,即便手续齐全的运输物资的车辆也难以进村。此外,部分地方活禽运输车辆被严格限制移动,有的企业不得不挥泪活埋运不出的家禽,损失惨重。个别地方防疫检测点随意增设“土政策”的行为必须立即纠正,确保政令畅通。

县与县之间的交通“障碍”过多是主要问题,比如,某县的运输司机获得了自己县的各种通行证与健康证明,但在进入邻县的时候,这些证明不被对方认可,因为他们只认自己县的各种证明。这意味着,在很多县域,相互之间已经出现了隔离。各自的官方证明无法相互认可,导致交通不畅。根据记者的调查,这类“土政策”制造的路网堵点,并非一时一地的个案,而是颇具普遍性、典型性。

这些问题不仅仅发生在不同的省份之间,而且还大量发生在同一个省内,甚至同一个市内的不同县区之间。而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省市,都制定了保障疫情防控期间道路物资运输有序通行的若干措施和规定,要求各地要保障饲料、农资等重要生产物资运输通畅,严禁以无通行证或其他不正当理由,对车辆进行劝返或禁止其通行。同时,严禁出台各种“土政策”阻碍省际、省内物资运输,严禁各地违规设卡阻碍应急物资运输车辆正常通行,确保做到“三不一优先”——不停车、不检查、不收费、优先通行。

在疫情防控前期,为快速阻断疫情传播蔓延,采取严格的交通管控措施是必要的。但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地方出现了过头行为,切断了人流和物流。这些行为是过度反应的结果,也是层层加码的表现。县级及以下基层政府缺乏灵活性,尤其是到了一线工作人员,只是遵照执行,向上一级负责,履行自己的职责,尽管这些“土政策”不符合中央和省里的精神和规定。

出现上述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在疫情防控前期,各省市均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机制,这在疫情防控中起到了积极的效果,但各地没有根据各自的态势及时调整。比如全国有一半左右的县没有确诊病例,还有一些县有少数病例但已痊愈且没有新增病例。但是,在本省市依然维持一级响应的前提下,基层县市不得不继续执行最严格的交通管制和人流限制,即使本县没有确诊病例。这使得“土政策”延续下来。随着各地生活物资、农业物资以及养殖业饲料库存不断消耗,需要恢复正常的物资运输,如果这些“土政策”不及时撤销,就会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和生产。

在县域出现的交通封锁,对农业生产的影响最大。相对而言,能带来更多税收的工业企业更容易获得基层政府的特殊照顾。农村的生产物资、饲料以及粮食蔬菜等,由于大部分属于小而散的个体户,不被重视。但是,他们数量庞大以至于在整体上对本地的供给影响很大,交通不畅会导致本地粮食短缺、饲料短缺,还会干扰物价,尤其是养殖业的供给可能较大幅度减少,对物价形成很大冲击。对于这个问题,必须严肃对待。

突然爆发的疫情为中国推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一个认识问题和不足的机会,尤其是可以此为契机,改善政策传导以及基层政府治理。为什么中央的政策到了基层就异化为“土政策”?层层加码的传导机制是首先需要改进的重点问题。另一方面,一些中央政策无法向省以下传导,无法落地,这种传导不畅的现象也是亟需解决的治理难题。

此次疫情防控中,基层是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第一线,也是复工复产的第一线,是确保各项措施落实到位的关键所在。这显示出基层应该是完善社会治理的重点,应该推动社会治理和服务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下沉到基层。同时,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