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被隔离的温州人:鄂外重疫区温州防控调查

2020年02月0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伊琳  

2月2日,温州出台最严格的防控通告: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一人出门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其它可出行的特殊情况,原则上不外出。

“我怎么成了湖北人了?”

2月1日,伊敏从老家温州开车回到自己做生意的台州,短短的一天里体验了各路防控人员数十次查询以及邻居的举报。

当日下午1点开始,她和家人驱车从永嘉出发,经过雁楠公路从雁荡山入口进入甬台温高速,由于一路排查(台州车辆放行,别的车辆掉头劝返)下了高速继续堵车1小时,进入路桥区交警测体温,登记,放行,原本1个多小时的行程,走五六个小时。在进台州的入口,虽然车辆是台州牌号得以顺利回到家,没想到立马被台州当地的防控部门捕捉到消息,由此,伊敏一家被居家隔离起来。

其实,温州疫情爆发后,尤其在最近四五天以来,温州人在外地遭到和湖北人一样的警戒“待遇”。同时,温州市政府对本区域的防控级别也愈来愈强,仅仅次于疫情发散地——武汉。

截至2月1日24时,浙江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661例,其中温州占265例,成为浙江省确诊病例最多的城市。

2月2日,浙江省纪委省监委通报,温州市严肃查处乐清市副市长陈微燕等3名领导干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职失责问题。通报称,乐清市疾病控制中心没有严格落实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区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未对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数据进行认真审核,致使相关人员漏排;未对乡镇(街道)上报的密切接触者排查数据进行系统登记,致使数据漏报;未将感染7人的聚集性疫情及时上报,致使疫情防控出现漏洞;由此,对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不良后果。

被隔离的温州人

三天前,就有温州人开着温州牌号的车准备回金华部署公司营业,刚出温州境内的高速,就被邻市丽水市公安系统的警车“送行”出境,临行前还提醒:你们温州人除了温州(境内)的高速,别的出口都下不了。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的核心信息,其实在丽水境内第一例疫情确诊以后,就查到确诊病人并无湖北或者湖北籍人士接触史,其间只是接触到温州人,为此,丽水当地防控机构还向省一级防控机构做了汇报。

不仅浙江省内城市对温州人敏感,早在农历正月初四,就有温州籍人士在上海,因为是温州的身份证而被宾馆拒绝入住。

随着温州疫情蔓延和防控升级,温州区域内的居民的防控也更加细致与严格。

2月2日晚间7点左右,没有任何疑似迹象的温州人士黄某某接到街道社区防控工作人员通知:接上级通知:居家隔离未满14天的人员,今天全部集中隔离到万融商务酒店(温州大道2409号),若不参与集中隔离,将有街道统一上门贴封条,联络员可协助买菜上门。可以选择集中隔离或者贴封条居家隔离。

黄某某之前已经自我隔离在家多天。为什么没有任何与湖北或者湖北籍人士接触、以及和其他疫情确诊病人或者疑似的人士接触,也被要求集中隔离?

那是因为他春节前,去银泰温州世贸店(以下简称“温州银泰”)某咖啡馆喝了一次咖啡。

温州疫情蔓延始末

温州的银泰商场是温州中心区鹿城区最繁荣的商圈之一,平常休闲购物比较繁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看到一份浙江省义乌市卫健委发布的确诊通告称,2020年1月23日,义乌市中心医院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疑似病例。

患者黄某,1月18日晚出现发热症状,最高体温38.2℃,20日体温正常,但出现咳嗽、咳痰症状,1月22日12时左右自驾车回到义乌,1月24日7时许,义乌市疾控中心检测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患者于1月13日晚参加温州银泰集团年会,曾与一名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确诊病例同桌就餐。

而1月22日,温州银泰贴出了提早打烊的告示。

此时,温州民间已经出现多种声音,传温州银泰高管在节前集体去武汉开了场年会,有高管被传染。对于这种传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温州银泰一名高层,称银泰高管自始至终没去过武汉,起码半年内,也没和武汉籍人士有过接触,而银泰的第一例患者是一名清洁工。

1月28日,温州市卫健委发布的一份温州疫情通告中首次提及,多名患者虽然没有湖北或者湖北籍人士接触史,但均有温州银泰接触史。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份当地疫情防控通知中发现,温州银泰接触史成了重点排查的关键词。

此后,温州官方多份公布的疫情通告中,有温州银泰接触史的患者陆续增多起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温州市某区防控部门1月24日提交给市级部门的防控报告称,“情况形势严峻,鹿城区的银泰百货已停业,涉及1200名导购员都要居家观察,及那段时间进入过商场的。”

截至2月2日,温州卫健委公布的疫情信息中,有温州银泰接触史的确诊病人超过了10例。

1月26日晚间,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召开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长周先旺表示,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同一天,温州官方公布,至1月25日24时,温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8例。所有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此时,温州疫情并没有特别引起浙江省外注目。

直至1月29日下午3点,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除了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孙黎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盛吉芳外,温州市副市长汤筱疏列席在主席台上。

在省级疫情防控会议上,出现一位地级市副市长,外界才注意到,温州市的疫情已经到了不得不“越级”重视的地步。

鄂外“重疫区”防控路径

当天的疫情公布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0-24时,温州市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4例,新增重症病例1例。横比当时全国公布的同期数据,仅次于武汉、黄冈、孝感,排名全国第四。

汤筱疏对于温州增长较快的原因分析称,这与武汉返温的人员基数大有关,在武汉经商、就学和务工等有18万温州人。截至目前温州已排查出武汉及其周边回温3.3万人,这与温州发病曲线和回温人员高潮成正比的。

源头阻断任务很重,武汉封城后,1月23日至27日5天,仍旧有1.88万湖北特别是武汉人员进入温州,平均每天3600多人进入。

而且,温州全市常住人口为925万人,位居浙江省第二,仅次于杭州的980万。人口密度为774人/平方公里,是全国的5.5倍,全省的1.4倍。在人口密度最高的鹿城区,达到4399人/平方公里。

曾经的中国改革开放民营经济发源地之一温州,以商帮足迹遍布全球而著称。温州商会温州总会人士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信息指出,湖北的温州商会会员总数达7375家,这还仅仅是会员企业,根据以往的调查,这些企业人士大部分在武汉经商创业,还不包括这些人在武汉的随员家属,以及在武汉高校的温州籍学子。

百度LBS迁徙数据也进一步显示,1月19日至1月23日,从湖北进入温州的人士超过杭州,位列浙江省内湖北流出人口第一目的地。

浙江省第三场发布会后,温州启动了不断提升的防控举措。

1月29日起,温州关闭14个高速出口。全市至此留有高速公路进出口54个,临时关闭了部分进入温州、流量较小的高速出口(下高速),高速进口(上高速)仍正常通行,所有高速公路和国省道都正常通行。

为打赢疫情阻击战,1月31日晚,温州升级推出防控疫情“25条紧急举措”。主要包括:市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17日24时前复工,机关、企事业单位调整为2月9日起正常上班,各级各类学校延期至3月1日之后开学,S1线和市区公交全线暂停,集聚性活动一律取消,出租房发生疫情将追责房东,进超市菜场药店前测体温等。

温州区域内采取的防控级别环环紧缩。

2月2日,温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连发两道防控通告。

7号通告称,临时关闭46个高速收费站(进、出口禁止通行),保留9个高速收费站(进、出口正常通行)正常开放。

除了对车辆通行限制外,当天较早前的6号通告则是严控居(村)民出户。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一人出门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其它可出行的特殊情况,原则上不外出。 (编辑:耿雁冰)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