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银行战“疫”:风控无法上门 中小企业延期还贷存执行痛点

2020年02月0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这几天都在收集需要延期还贷或减免利息(在现有贷款利率基础上减免0.5个百分点)的中小企业名单。”一位城商行东部地区中小企业信贷部门主管向记者透露。

“这几天都在收集需要延期还贷或减免利息(在现有贷款利率基础上减免0.5个百分点)的中小企业名单。”一位城商行东部地区中小企业信贷部门主管向记者透露。

在相关部门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采取盲目抽贷、断贷、压贷行为后,他所在银行总部要求各地分支机构尽早整理出需要延期还贷或减免利息的中小企业名单。

“目前,纳入延期还贷或减免利息的中小企业相当多,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与制造出口等行业。”他向记者指出。其中多数中小企业因疫情歇业均遭遇现金流问题,需要将还款时间延后至少6个月。

但他坦言,由于疫情导致银行客户经理与风控人员无法上门核实企业实际经营压力,最终多少中小企业能获得延期还款或利息减免,仍是未知数。与此同时,除了在线贷款申请,很多中小企业的线下贷款申请也较难获得审批。究其原因,一是银行人员因疫情无法实地考察企业新的订单生产状况;二是风控部门认为制造出口等行业中小企业因产业链上下游货物运输受限而无法交付订单,相应经营性贷款存在逾期风险而不敢放贷。

“要缓解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光靠贷款偿付延期或利息减免举措是不够的。”多位中小企业主向记者反映,目前他们均遇到不小的现金流压力,急需额外的资金支持与经营开支减免,其中包括当地物业能减免一定时间的房租,相关部门能降低所得税与增值税税率并延缓半年征收,并对不裁员企业发放一笔资金用于工资开支补贴等。

延期还贷与利息减免执行痛点

一位经营多家餐馆的中小企业主向记者透露,春节期间他原先预计能实现约300万元收入,但疫情发展导致餐厅歇业,这笔收入已“不见踪影”,但春节期间还得支付逾20万员工工资,加上此前花费逾50万采购蔬菜海鲜肉类,如今他账面只有约30万元,仅能维持一个月的员工薪酬开支,无法在年后偿还60万元经营性贷款。

上述城商行东部地区中小企业信贷部门主管对此感同身受。

他坦言,当前遭遇类似经营困境以现金流吃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文娱旅游领域中小企业相当多,日前还有一家纺织品批发商诉苦,疫情导致他无法将布料从东部按时运到西部服装厂加工生产,导致大量资金“积压”在布料里无法套现,可能需要延长至少4-6个月才能偿还100万元银行贷款。此外,这位纺织品批发商预计疫情导致今年贸易额缩减约30%,希望银行能减免利息助其实现保本经营。

此外,他还发现不少住宿餐饮与文娱旅游领域中小企业手里的资金仅够维持2-3个月员工薪酬支出。

“目前,我们已将这些状况反映给风控部门与总行领导,希望总行能尽早拿出相应的利息减免与贷款偿付延期具体操作细则。”他告诉记者,听闻总行拟定分类管理方案,即对餐饮住宿、文娱旅游等领域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主要采取延期还贷措施,因为一旦疫情结束居民消费回升,这些行业很快会获得大量经营性现金流偿付贷款;对制造出口领域受疫情影响较重的中小企业则采取延期还贷与利息减免并举的措施。

不过,如今银行也遭遇执行难问题——由于疫情发展,银行无法派遣员工上门实地考察中小企业歇业状况,只能要求中小企业上传相应视频,导致其中难免存在个别企业趁机躲避还款义务现象。因此风控部门对此把关很严。

“由于银行员工无法上门实地考察,现在中小企业新的线下经营性贷款申请也挺难操作,只有一些银行老客户的在线贷款申请才能快速获批。”这位城商行东部地区中小企业信贷部门主管向记者透露。这令众多中小企业难以获得急需的经营性贷款维持日常经营开支,但银行也有自己的苦衷——由于风控部门无法判断疫情结束后各个行业经营业绩的恢复进度,因此也只能采取相对保守的“停贷”措施规避风险。

多位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鉴于相关部门可能会出台新的鼓励放贷措施以扶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因此他们正在拟定差异化的贷款扶持措施,一方面他们对在疫情期间按时还款的中小企业给予后续贷款利息打折、信贷额度提高等优惠措施,以此加快资金回笼并减轻贷款逾期压力,另一方面将新增贷款倾向投放在线教育、远程医疗、互联网电商等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的行业公司。

还需减税降费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众多银行给予贷款偿付延期与利息减免措施,在多家受访中小企业主看来,此举依然远水难解近渴。

“现在我们急需的贷款支持以应对员工薪酬、房租、税费等经营开支。”一家儿童玩具零售商向记者直言,原先他预计春节是玩具销售旺季,因此贷款采购了逾百万玩具储备,如今多家店铺歇业导致玩具库存积压,企业逾80%流动资金均被库存“套牢”,剩余20%资金只能维持2个月员工薪酬与房租开支,因此预计若未来2个月经营状况不见好转,他可能无力支付员工薪酬与房租而被迫裁员歇业。

“即便银行将贷款偿付期限延长6个月,也无法改变我当前现金流吃紧压力,因此在疫情尚未结束(店铺无法开张经营增加收入)前,节流变得刻不容缓。”他直言,为此他正联合多家行业玩具零售中小业主,向政府部门递交申请,一方面希望地方政府能出面与物业沟通,减免未来3个月的店租开支,另一方面希望地方政府能通过信贷坏账共担方式,说服银行尽快给予他们一年期的、无息经营性贷款维持日常经营(包括员工薪酬发放与店铺经营维护)等。

多位银行人士也向记者证实,目前他们所在银行也准备拿出一笔专项信贷资金,通过与政府共担坏账损失风险(即政府与银行各承担50%坏账损失)的方式,发放给有发展前景但遇到经营困境的中小企业以解燃眉之急。

“不过,这项措施能否快速落地,主要取决于地方政府背景担保公司能否快速走完相关流程。”一位银行对公业务部门人士向记者指出。在他看来,光靠银行施以援手,是不够的。目前要缓解中小企业经营压力,还需要相关部门减税降费的支持。

他透露,目前很多中小企业之所以急需贷款支持,除了日常经营开支需要,另一个原因是去年税费还没缴纳,原本希望春节赚一笔缴纳税费,但现在疫情导致收入没了着落,只能四处借款“渡过难关”。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