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武汉疫情之下:强省会都市圈的烦恼

2020年02月0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慧  

分析这场疫情对武汉都市圈、湖北乃至全国的影响时,不得不提及湖北省内武汉市一城独大的区域格局,以及武汉九省通衢的枢纽地位。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传开。普通人都没想到,这会是2020年影响湖北以及全国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最大黑天鹅。

1月上中旬,武汉人仍和过往一样的探亲和聚会,同期武汉市两会和湖北省两会相继在武汉召开。作为九省通衢和拥有百万大学生的城市,武汉每天迎来送往大批的人流、物流,其中包括很多春节前返乡的大学生和务工人员、差旅人群。

1月20日,官方发布消息称,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随后几天时间内,湖北所有地级市陆续进入封城状态,一个个城市、村庄和小家庭,都成了主动或被动隔离的孤岛。

在分析这场疫情对武汉都市圈、湖北乃至全国的影响时,不得不提及湖北省内武汉市一城独大的区域格局,以及武汉九省通衢的枢纽地位。在此次疫情中,仅次于武汉的重灾区都在武汉1+8城市圈内,这些城市也是医疗防护物资供应紧张的重点地区,更是武汉周边城际人员流动的集散地。

大武汉都市圈

截至2月2日16:30分,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9074例,其中武汉市4109例、黄冈市1002例、孝感市749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在的湖北随州市,一个人口总量在湖北排名靠后的221万人口的小地级市,2月2日病例数已达到384例,1月31日一天增加了76个确诊病例。

在复盘这场疫情对湖北的影响时,很多人意识到武汉市对湖北省的重要性。大武汉很大,2019年武汉的GDP占湖北省的35%。

武汉是国内省会城市中首位度极高的城市。2003年,为改变武汉“一城独大”的局面,湖北确立“一主两副”发展战略,襄阳、宜昌被列为“省域副中心城市”。直到2019年,宜昌和襄阳的GDP之和刚超过武汉的一半。位于全省经济队列第三梯队的荆州、黄冈和孝感,经济总量均在武汉市的八分之一左右。

从产业结构来看,湖北三大传统支柱产业包括汽车、建材、化工,三大产业在2019年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24.5%。湖北的汽车产业在全国发展较好,有东风汽车公司这样的龙头企业,而且在武汉、襄阳、十堰、随州等地形成初具规模的汽车及汽车零部件产业集群。

与经济集中度对应,湖北省内各地市的人口也都在不断的向武汉集中,一位在某县城做生意的湖北人说,县城菜市场商户大半都在武汉买了房子,年轻一辈定居武汉的居多。早在1月23日武汉封城以前,很多在武汉工作的周边地市的人都纷纷回到了家乡。他们并不认为这是“逃出武汉”,因为很多人此前对疫情浑然不觉,不过是像往年一样如期回老家过年。

半个月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北京到武汉,高铁站和地铁站几乎看不到戴口罩的人。老汉口的黎黄陂路依旧有不少游客打卡,武昌东湖畔的游心咖啡临湖的座位全部坐满。

在此次疫情中,仅次于武汉的重灾区都在武汉1+8城市圈内,这些城市也是物资供应紧张的重点地区,更是武汉周边城际人员流动的集散地。尤其是毗邻武汉的黄冈、孝感两座城市,距离武汉都不足100公里,城际轨道交通半小时可达,可谓武汉都市圈的核心节点城市。

相对医疗资源最集中的武汉市来说,周边地级市医疗资源面对疫情并不乐观。1月28日,湖北一家县级医院医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县级医院测试剂不够,导致很多疑似病例难以确诊,也有确诊病例无法安排住院自己在家居家隔离,医生自发联系外面的医疗物资捐助,但在调度方面又很难让物资进来。

1月31日,黄冈发布消息,从2月1日起,在黄冈市区范围内实行居民出行管控措施,严格控制市区居民出行。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除生病就医、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在商超和药店上班外,不得外出。

黄冈某事业单位职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黄冈市区的街头和湖边现在已经是空荡荡,这几天她只是在1月30日出门去政府允许经营的菜场买菜。

武汉及湖北经济面临多重影响

对于各自隔离在家的湖北人来说,何时能返工、何时“封城”能结束都是未知数。

2月1日,肖女士在武汉某个高速收费站做志愿者,给过路的运送物资和其他车辆人员检测体温。她是武汉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公司现在没有员工回城,也没有业务,预计一季度业务完成30%-40%都难。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武汉见到肖女士时,她对2020年公司业务增长还有着极其乐观的预期,当时的她和很多武汉人一样都对疫情浑然不觉。

“疫情面前,生死不重要了,房子和钱也不那么重要了。”疫情警报拉响后,她报名做志愿者,提前把孩子留在父母家,自己一个人“隔离”住在公司宿舍。

开工难是湖北省全省范围内的问题,湖北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原计划正月初十湖北重大项目开工仪式在宜昌举行,现在无法预期新的时间表,很多招商活动暂停。

武汉某知名汽车品牌公司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疫情对湖北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影响范围包括主机厂、供应商、经销商等。目前湖北的汽车企业面临的问题,包括员工返城复工归期未知、零部件供应无法保障(恢复生产、物流运输)、销售端没有消费者进店。据介绍,武汉整车和零部件企业的员工,大部分是湖北人,管理岗位可以线上办公,一线操作则必须要人在生产现场,而一线员工很多老家都是在武汉周边县市,他自己目前也隔离在武汉周边某县市农村。

服务业受影响也很明显。2019年前三季度,武汉服务业增加值增幅达9.0%,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58.7%,以服务经济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基本形成。旅游经济发展较好的其他湖北城市宜昌和恩施,旅游业都受到打击。

去哪儿网CEO陈刚分析,旅游业是一个相对成熟的行业,利薄、量大,遇到系统性风险时,抗风险能力很弱。面临疫情发展不明朗、市场需求锐减的现实,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善其身。

有乐观的观点认为,战胜这次疫情后,湖北及武汉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会进一步加快。湖北省政府咨询委员、湖北省“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秦尊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人们更加重视健康,武汉大健康产业将有一个跨越式发展。继国家存储器、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航天产业四大国家级产业基地之后,武汉本来就要打造大健康产业基地,今后其地位将更加突出。

秦尊文认为,2020年湖北的经济数据会在1和2月呈现比较明显的同比下降,疫情使得企业开工不足,有的甚至完全停产停业,二季度也会有较大影响。即使疫情结束之后,由于湖北复工比省外迟,企业还将面临用工短缺的问题。

“同时招商引资工作也停顿了。”秦尊文说,疫情对武汉等大中城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冲击会很大,而武汉此前在全国排名很靠前。总的来看,2020年湖北经济下行的压力比其他任何省市区都大。

不过,武汉和湖北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前从中央到全国各省份都高度重视疫情防控。

秦尊文认为,北京、广东在2003年非典疫情的次年经济发展形势有明显回升,相信湖北也有条件在战胜疫情后重振发展。

曾在武汉生活多年的清华大学教授沈阳近日一直在呼吁、组织志愿者以及相关机构参与这次疫情防控的帮扶。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