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大武汉“战疫”

2020年02月0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杨清清,唐唯珂  

吹响集结号的大武汉正在艰难推动疫情“拐点”提前到来。

本报记者陈红霞、杨清清、唐唯珂实习生刘迅、姚煜岚、李倩武汉、宜昌报道

吹响集结号的大武汉正在艰难推动疫情“拐点”提前到来。

赵建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患者平均治疗周期为两至三周,甚至更长。对比很多疾病,这个治疗周期十分长,影响了床位的周转率。”不过,他比较乐观的认为,如今疫情爆发已有一个月左右,大部分患者目前来看都可以治愈,预计接下来会出现一波出院高峰。

张源望着此刻安静地躺在急救室病床的母亲,疲惫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2月2日上午,嘈杂的急症室和前几日相比已经显得安静许多,但依然人头攒动,稍微空大一点的地方就有人或坐或立,吊瓶相伴。进进出出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空气中飘着消毒水的味道。

张源的母亲1月底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那些天正是爆发期的高峰,医院里挤满了看病的男男女女,张源的母亲住不上院,在张源的陪同下,只能就近去武汉中南医院输液,然后取回药回家治疗。本就虚弱的身体加上每日在医院苦等数小时的煎熬,几天下来,张源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

“看着母亲病情一天天恶化,走起路来已经有些颤颤巍巍,我只怪自己没法分担母亲心里的巨大煎熬。”张源说着眼睛就湿润起来,虽然母亲每天外表都保持着平静,甚至还安慰张源,但看得出来她眼底的悲伤。

由于无法转至住院部进行住院治疗,张源的母亲一度决意不再治疗。值得庆幸的是,2月2日下午出现转机,中南医院接受张源母亲转入住院部。母亲获救治有望,张源悬了多日的心放了下来。

东西湖区九州通物流配送中心现场。-陈红霞摄

床位!床位!

“求床位”……疫情爆发后的武汉市,确诊患者寻求床位的信息不断充斥着互联网社交平台。而在供给端,左手是不断新增的病例,右手是不断告急的医疗物资的匮乏,各大医院爆满的床位,难以承受不断激增的需求。

1月29日16点左右,汉口解放大道上一家三甲医院发热门诊。人头攒动,穿着防护衣的工作人员引导着患者就诊,或维持秩序。门口的花坛边上,患者自带小凳或者直接坐在花坛上,进行输液。

发烧多日的王奶奶说,自己已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但由于医院没有床位,她只能每日前来打针,然后回家观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步实地走访了同是定点医院的武汉协和医院和中山医院,对比此前,聚集在发热门诊的人群比前几天大幅减少,这些医院的确诊率有明显提高。

为解决一床难求的难点,武汉市一直在努力采取行动。

1月2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武汉将通过“10+10”模式,即10家大医院出人员、出技术、出力量,征用10家中小型医院出场地、出床位和医务人员,作为定点医院收治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

此前,武汉分三批征用23家综合医院,临时改造成收治发热病人的专门医院。其中,第一批7家医院包括市汉口医院、市红十字会医院、市七医院、市四医院西院区、市九医院、市武昌医院、市五医院。第二批为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市三医院光谷院区、武钢二医院3家医院,可开放床位最多到6754张。目前,床位还在逐渐开放中,第三批医院亦在建设中。

尽管如此,发病人数也在持续上升。

湖北卫健委公布,2020年2月1日0时-24时,武汉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894例。新增死亡32例 ,新增出院32例。鉴于武汉市数据不再单独公布,仅以湖北省数据做参考。截至2020年2月1日24时,仍在院治疗8565例(其中:重症1118例、危重症444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48571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43121人。

采访中,武汉一家定点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所在医院刚成为定点医院时,单日门诊接待量曾高达700余人次。现在的情况是,随着分级诊疗和社区网格化的诊疗模式实施,各大医院发热门诊的患者大幅减少,但是去发热门诊就医的患者大都是高度疑似,因此确诊率比以前高,但所有床位都满了,无法再收治。能查询到的最新数据显示,1月28日,武汉市发热门诊共接诊12263人,留观741人。

床位的缺口与新冠病毒感染的治疗周期有关。

东西湖区九州通物流配送中心现场。-陈红霞摄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湖北省医疗专业组组长赵建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患者平均治疗周期为两至三周,甚至更长。对比很多疾病,这个治疗周期十分长,影响了床位的周转率。”不过,他比较乐观的认为,如今疫情爆发已有一个月左右,大部分患者目前来看都可以治愈,预计接下来会出现一波出院高峰。

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是,一部分医院缺乏符合要求的隔离病房,床位数有限。

“普通病房无法隔离病毒。隔离病房需按流行病学中的感染传染性疾病要求来设置。”赵建平说,其难度在于三区两通道的设置,即设立好具有隔离效果的医务人员感染区、缓冲区、医务人员休息区,防止病毒扩散,而很多中级大医院都没有这样的病区,无法收治病人。

另一名医院负责人也表示,隔离病房的要求很高,除了分区设置隔离外,室内设备甚至空调系统都有严格要求,很多医院无法完全做到。

2月1日,武汉同济医院新增中法新城院区被指定为“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危重病人救治定点医院”,计划新增600张床位,但受限于医疗物资的匮乏,中法院区暂时无法全部对外开放,而已开放出来的床位已全部满员。1月30日,武汉市第八医院卓尔长江应急医院正式开始收治,提供300张病床,在开放前两日就已收治病人达144人,“暂不清楚目前床位是否已全部满员,但预估即便有剩余床位,也已经不多。”2月2日,该医院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床位”成为武汉当前这场防疫战下亟需攻克的难关。

东西湖区九州通物流配送中心现场。-陈红霞摄

两大新医院加入“战团”

针对当前防控体系,武汉开始推行分级分类就诊。

其中规定,发热病人应先到社区医疗中心就诊,医务人员会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对于需要到发热门诊的病人,由各区统一安排车辆送达指定医院诊,指定发热门诊不得以任何理由拒收病人;对于不需要进一步就医的病人,由各社区落实在家自我隔离,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概括来说就是:初筛到社区,治疗去医院。

父母先后被感染的小吕说,父亲发病后,特别是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后,她也曾向社区工作人员反映,请其安排接诊,但社区人员因缺乏防护措施,无法上门救助。而各大医院缺乏床位,类似父亲这种情况,她只能向社会发出求助信息。

一位社区工作人员坦承,针对社区初筛发热门诊的措施,社区缺乏防护能力,此外,防护设备短缺和医护人员的技术水平受限,不敢轻易接诊。

这种情况,已引起高层重视。湖北省卫健委介绍,目前武汉已扩充第三批14家医院和2家民营医院,正在按照征用要求抓紧改造。

还有两家被寄予厚望的新医院。位于蔡甸区的火神山医院仅用七天神奇速度建成,2月2日已交付,2月3日起开始收治病人,可提供1000张床位。此外,江夏区的雷神山医院也将计划于2月5日完工,床位数将由原先设计的1300张扩增至约1600张。

以上几批医院全部加起来,武汉将增加近8000余张床位备用。

然而,按照当前的新增病例速度,武汉床位紧张的局面仍然难解,“即便是雷神山和火神山先后投入使用,仍然不够。”该负责人表示,需要加快让有条件的医院改造隔离病房,并征用更多的闲置空间进行隔离,才能最大限度的破解床位难的局面。

汉口一三甲医院发热门诊门口。-陈红霞摄

疫情溯源

1月31日,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的“守护者后盾行动”项目,将第一笔10万元的“特别贡献支持”款项,拨付给了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

此时的李文亮经咽拭子核酸检测已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

李文亮是武汉最早对外传递疫情的医生。

事情缘起于2019年12月30日,当日,工作中的李文亮看到了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患者被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是医生的同学们注意防护的角度,他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里发布消息说,武汉确诊了7例SARS患者。

与李文亮同步发出信息的还有7名医护人员,在当时,名为“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的群里也流传着武汉可能出现疑似SARS病毒的相关信息。

当时的武汉人们仍按部就班过着照常生活,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年,大家或准备年货,或期待假期,忙忙碌碌,准备着各种庆祝的方式。

1月7日,根据病毒实验室检出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专家组将本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1月10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与公共卫生学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共同公布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基因组序列。并通过国家卫健委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

也正是1月10日开始,声称武汉又发现新的SARS病毒的李文亮医生自己也陆续出现咳嗽、发烧症状,1月12日,李文亮被收治住院,此后住进了ICU。

而此时的武汉协和医院,已出现医护人员感染。

汉阳九州通的好药师大药房人头攒动。-陈红霞摄

2019年12月中旬,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收治一位脑垂体的患者,完成手术前准备后,该院14名医护人员为其做手术。在1月11日,这名患者突然出现发热症状,造成非感染性的术后发热。在多个科室进行转诊后,直到1月15日,这名患者才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随即被转诊至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

武汉协和医院ICU护士杨女士是该院首批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之一,“从1月15日下夜班,我就发现自己发烧了,连烧四天,吃了药也退不下来。” 出院后的杨护士回忆,连日的发烧让她身体非常疲累,她将此事汇报给护士长后,医院领导非常重视,并将她安排住进感染科,进行隔离治疗。

但从1月6日至17日的几次通报中,病例均不曾增加,且确诊总病例反从59例降至41例。12月31日、1月3日、5日、11日的四则通报中,出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的表述。直至1月18日凌晨,武汉市通报中再次出现新增病例:16日新增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戴口罩!戴口罩!戴口罩!”1月份里,武汉多名医生通过各种途径对身边的朋友发出示警,用这种方式提醒身边的朋友预防病毒感染。

对病毒的研究在更早的时候已经展开。

12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派出9名专家与其他领域的专家会合,乘坐最早的航班抵达武汉,专家组组长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首批抵达武汉的专家组,一直坐镇武汉。在武汉疫情发生后,他们针对病毒的分析、宿主的分析等一直没有停歇。

据《自然》杂志统计,截至1月30日,全球科学家至少发表了54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英文论文,其中超过一半是在过去7天内发表的。其中,30余篇发表在预印本服务器上,还有部分出现在包括《柳叶刀》(Lancet)和《医学病毒学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等同行评审期刊上,上述搜索结果还不包括中文期刊。在这些论文的贡献者中,包括了中国疾控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金银潭医院等相关专家。

他们先后论述了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是这场疫情的疫源地,也剖析了宿主可能是蝙蝠或野生动物的论调。

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武汉疾控中心等机构在医学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发表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文章,该文章以425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的情况为研究对象,得出结论中,其一,这425例患者发病的案例中,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约有55%的患者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接触史,但在此后发病的病例中,仅8.6%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其二,在1月1日至1月11日期间,武汉共有7名医务人员被感染,而在1月12日至22日期间,又有8名医务人员被感染。也就是说,在2019年12月中旬,人际传播就已开始发生,并持续扩散。

天佑医院发热门诊排队现场。-陈红霞摄

钟南山的48小时

1月18日,下午5点,84岁的钟南山院士从广州登上了开往武汉的动车。此行他的身份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钟南山此次出行十分仓促,当天下午才得知要出行武汉的消息,而春运时节火车票又十分紧缺,他只得被临时安排坐在餐车里。在动车高速奔向武汉的同时,钟南山在餐车上还在继续研究材料。

1月19日,钟南山在武汉开完会后,急忙赶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现场调研。金银潭医院是当时集中收治新型肺炎确诊病人的两个重点医院之一,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于1月19日的通报称,新增的17例确诊病例均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及相关定点医院集中救治。

这一天,钟南山在高铁上闭目养神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传播,网友们纷纷称颂钟南山“国之大士”甘蹈水火的精神。

同时,在一系列相关报道和消息发布的影响下,民众和舆论对肺炎的关注开始悄然抬升。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从1月初到1月18日,“肺炎”的百度指数均保持在9000左右,而在1月19日这一天,猛增至28000多。

这是另一个开始。

1月20日凌晨2点42分,武汉卫健委发布肺炎通报,一次性发布了此前两天的新增确诊人数,分别达到59人和77人。

1月20日,抵达北京,参加完国家卫健委的会议之后,钟南山接受媒体采访,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新冠肺炎”是否人传人时,钟南山回答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人传人”。

他特别提及,“围绕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因为护理等各方面,有14个医务人员被感染”。

也正是在这一天,国家卫健委正式发布2020年1号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不少省市在这一天发布地区内的首例确诊病例。1月20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消息,确认广东省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此外,国家卫生健康委也同时确认了上海市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战疫”自此点燃了硝烟。

惠济路与解放公园路交叉口空无一人-陈红霞摄

武汉之外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蔓延,武汉已然成为全国的风暴眼。不过在风暴眼四周,湖北省内其他城市的疫情也不容小觑。

2月2日消息,据国家卫健委通报,截至2020年2月1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9074例。除了武汉市以4109例居于首位之外,黄冈市共计确诊1002例,成为全国第二个确诊病例数破千的城市,占全省确诊病例比重达到11%。

2月1日,黄冈市市长邱丽新在湖北省召开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数据显示,武汉封城之前大约有60-70万人返回黄冈,巨大人员流动对防控带来非常大的压力。“今明两天现有的1000多例疑似病例很快就会检测完毕,在这1000多例中可能有很大比例是确诊病例,所以可能今明两天黄冈的确诊病例还会有大幅度提升。”

此外,截至2020年2月1日24时,孝感市共计确诊749例、襄阳市441例、随州市384例、宜昌市353例……均属湖北省内确诊数排名前列的城市。

自1月23日以来,湖北17个地市相继采取了交通限行措施。其中,包括武汉、宜昌、十堰、黄石、鄂州等14个地市实施了高速公路出行限制,17个地市州则宣布公共交通停运。

不过,新型冠状病毒在湖北省内的蔓延仍在持续。作为省内离武汉最近的两个城市,黄冈和孝感均在以武汉为辐射的一小时高铁圈内。大数据显示,春运高峰的1月16日至22日,黄冈和孝感是武汉市流动人口最主要的两个目的地,每天会接纳武汉市超过25%的外流人员。

百度地图迁徙地图显示, 1月22日和23日,武汉对外迁徙的头五个目的地为孝感、黄冈、荆州、咸宁和襄阳。21世纪经济报道据此数据发出警示称,黄冈和孝感将是武汉之外湖北省疫情压力最大的两个城市。两天后陆续披露的病例增长数量,证实了大数据的分析预测。

即便到了“封城”之后的1月27日,黄冈市为湖北省内最热门的武汉迁出人口目的地,比例仍高达18.07%;其次是孝感市,比例高达16.77%。

因此,武汉周边的这些城市,也成为了防疫的重点区域。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曾光认为:武汉周围地区,由于“高峰”会晚于武汉,加上各方面力量也不如武汉,所以接下来应该成为援助的一个重点。

比如黄冈市只有一家三甲医院,在目前确定的13家定点医院中,还包括临时开辟出来的老年公寓作为隔离区。

“黄冈作为一个GDP在湖北省内倒数的地级市,医疗物资方面远远跟不上目前的疫情,已经是除了武汉之外疫情第二严重的城市了。”一位黄冈市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道,“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关注到黄冈。”

尽管并不在武汉都市圈内,但宜昌依然是湖北省内确诊病例数靠前的城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探访,宜昌市区的大型商场早已暂停营业,街道上车辆稀少。1月22日前后,有多位宜昌事业单位人员接到单位来电,要求留在归属地,不得离开。1月25日,宜昌多个小区开始摸底外来人口,要求外来人口主动向社区居委会报备,即便没有症状也居家隔离。

当地高新区某小区的物业公司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小区尽管尚未出现确诊病例,但已经属于半封闭状态:外来人员需要备案,出入需要检查体温,经常出入小区的内部车辆只能停在门口,进小区需要进行全面消毒。

“周围的六七个小区都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前述人员表示。因此,加强防范已成为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

2月2日,记者发现,前几日尚还开放的菜市场也已关闭,门口堆着各种路障。与此同时,多个市内商超也缩短了营业时间。

“我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一位宜昌市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同样甚至更严格的隔离举措也在其他城市上演。2月1日,黄冈发布“史上最严出行令”,要求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除生病就医等特殊情况外,不得外出。

2月2日,黄冈进一步加强了市区经营性商业场所的管控,在疫情防控期间,除商超、集贸市场(农贸批发市场)、药店外,其他经营性商业场所暂停营业。

而这样的举措也将收到一定的效果。孝感市市长吴海涛2月1日表示,近期孝感确诊新型肺炎病例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包括,孝感与武汉两地交往非常密切,排查情况、检测效率不断提升,扩大检测对象范围等。“我觉得,已牢牢控制住了扩散风险。总体讲是往下降的。这个我们有信心。”吴海涛指出。

武汉同济医院的工作人员正在搬运医疗设备。-陈红霞摄

“滞留”在外的武汉人

1月19日,肖女士一家四口从武汉出发,前往海南三亚旅行。谁料到,一场出行,却让旅行者有了长达14天之久的困局。

“刚才打青岛航空电话,准备选位置,结果里面传来说由于出现问题班机,所以人工全忙,我们又紧张了。”2月2日,滞留在海南三亚的肖女士正在为如何回武汉焦头烂额。

至今滞留在三亚一个酒店里,时间已达到14天,理论上可以回家了,但不知何故还是不能走,购买了2月3日回武汉的机票,“但都被取消了,高铁也被取消,”他们重新购买了2月4日的青岛航空的三亚飞武汉的机票,“希望明天能回去。”肖女士说,

这段日子对肖女士一家来说,十分煎熬,“为了回家,我们每天拨打N个电话,到处找路径,但都没有办法,两个孩子每天都吃不了什么东西,我们也吃不了什么。”肖女士说,如今,即便当下的武汉再危险,也得想办法尽快回家。

在武汉封城之前,如同肖女士一样从武汉离开的武汉人,多达500多万人,剔除返回武汉之外家乡的人群,还有很大部分外出旅游人群分别滞留在国内和海外多个地方。

1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流落在外的武汉人:如何安放?》。1月30日,湖北省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表态正在研究接回滞留在外湖北乡亲的方案。同日,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司长朱涛也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组织协调安排航班或包机将有需要的旅客运送回国。当前,经过14天隔离滞留在外的武汉人,开始陆续通过各种方式,返回武汉。

拐点何时出现?

连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走向成为举国关注的焦点,那么公众期待的“拐点”何时到来?

当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断攀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卫健委自1月10日集中披露的疫情数据发现,全国新增确诊、累计确诊与疑似总量、死亡及治愈病例增长率整体都处于上升趋势。其中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于1月18日、1月27日前后出现两个峰值,目前新增确诊病例上升趋势明显,第三个峰值尚未出现。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武汉及黄冈、孝感等地新冠肺炎确诊率、死亡率均显著于其他确诊病例较多城市,但新增确诊病例近两日增速下降明显,疫情得到阶段性控制。

1月28日,钟南山院士接受新华社专访,也对疫情高峰提出自己的最新看法,“疫情什么时候达到高峰,很难绝对地估计。不过我想应该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地增加了。”

1月29日,针对人们关心的疫情控制何时取得明显成效问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回应称,“疾病有潜伏期,从1月23号推算的话,大概到正月十五,期待能看到明显的成效。现在是一个时机,第一步一定要把武汉之外的病例迅速控制。我们有决心也有能力加以控制了。”

根据上述专家保守推算,元宵节前后,或将迎来疫情高峰。

不过,对上述推算社会各界仍持有谨慎的观望态度。1月3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现在来看,拐点可能很快就会到来。“但是第一个拐点到来之后,疫病会不会还有第二峰、第三峰呢?对此我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拿出最充分的方案,准备最长期的奋战。”他说。

事实上,为有效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染途径,遏制疫情扩散,推动疫情“拐点”提前到来,抗击疫情一线已采取严密隔离的措施。

此前,武汉一定点医院副院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建议称,“政府一定要帮助这些人,轻症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个街道安排一个宾馆集中对病患进行服药治疗,不可以让其单独在家隔离,发热、疑似、密切接触的患者均应集中分房管理进行隔离,生活由政府负责,检测核酸二次阴性方可让其回家,帮助重危症找床位住院治疗,这样或许只要20天就可把传染源隔断。”

令人欣慰的是,就在2月2日,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要求,对确诊患者集中收治,疑似患者集中隔离,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亦即,对这“四类人员”要进行集中收治和隔离工作。并要求2月2日中午12点前,各区必须完成现有“四类人员”的集中收治和隔离工作,对新增人员要实现“日清日结”。

未来几日,确诊病例洪峰即将到来,但随之而来的必将是下行滑落。武汉人民有决心扛住严峻压力,打赢这场艰巨的大仗。(编辑:李清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