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温商接力支援疫情防控:医疗物资从非洲到温州50小时采购链记录

2020年02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陶力,瞿汉妮  

从境外各地采购物资实属不易,很多商家开始坐地起价。在境外与疫情相关的医疗物资,即使已经下单的物资,有的供应商或者停止协议,或者提价、或者断货。

2月3日早晨,当温州市鹿城区疾控中心顺利接收到一批来自非洲的医疗物资时,鹿城区红外线体温计库存仅剩16只。这批顺利交接的物资恰好及时救急。

而2月3日下午3点,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透露,目前温州确诊291例,占浙江全省患者的40%。

“时间非常紧迫,大家都想做点事。从1月31日基本上一整天,我们都在乌干达当地找物资。利用在当地的社会关系,我们跑遍了批发市场、医院、诊所,可以说乌干达被我们翻了个底朝天。”旺康集团执行董事刘速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经过艰难的50个小时采购与跋涉,这批重约一吨的物资,通过“人肉”接力的形式,搭上从乌干达飞广州的航班,再被运送到温州市的医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视频与图片,从采购中的物价一路普涨到入境,几乎全程目睹了这艰难的50个小时。

火速接单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阴霾下,众志成城抗疫情是重中之重。在国内医疗物资缺乏的情况下,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也随之紧张。

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当地的医疗物资陷入短缺中。温州市市长姚高员透露,第一步便确定了10家定点医院,一共有1474张床位,510名医生直接投入到救治当中。但是,医用口罩、防护服每天的消耗量很大,大致能够维持两三天的量。

在这个节点上,以遍布全球著称的温州商人迅速展开驰援行动。规模较大的比如正泰集团、均瑶航空等,也有一些境外规模较小的民企,在这波疫情中全力投入。

温州,这个湖北外的最重疫情城市,确诊患者的数据牵动人心。

1月29日,浙江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132例,新增重症病例12例,新增出院病例1例。其中,温州一地新增确诊病例58例。在此之前,当地医疗人员已经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医疗机构及政府开始向旺康集团执行董事刘速坚邀约采购。

刘速坚收到采购申请单后,网络调度在非洲的六七百名中国员工踩点物资。由于非洲本身的物资贫乏,加上尼日利亚和加纳的中国人抢购,市场上能买到的防护物品已经不多。

“N95口罩在海外还在不断涨价,印度商家们也在囤货,并且要求我们现金全额购买。原来国内不到10元的口罩,现在非洲都卖20元。”刘速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价格外,更大的困难在于货物的运输时效,如果走普通空运渠道,至少需要一周时间。而此时,很多国外飞往中国的航班都已经取消。

与刘速坚有着同样行动的温商并不在少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29日,仅瑞安籍侨团和侨胞已从俄罗斯、日本、韩国、泰国、罗马尼亚、西班牙等国采购捐赠防护口罩41万余只、医用手套2万余双、医用防护服4600余套、医用防护镜600副、非接触式医用体温枪150余只。

“人肉”接力

从境外各地采购物资实属不易,很多商家开始坐地起价。在境外与疫情相关的医疗物资,即使已经下单的物资,有的供应商或者停止协议,或者提价、或者断货。

刘速坚告诉记者,以口罩为例,在非洲市场上有两种类型N95口罩,分别是1860型号和8210型号,但8210不符合医院标准。目前,8210型号买到了四万个,大概五六元一个,而1860型号已经断货。

“相当多的商家坐地起价,有一单本来谈好20元一个口罩,大约有6600个。等我赶到后,就立马涨到了25元。”乌干达旺康陶瓷行政办经理邓星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乌干达本地的中国人,想买十几个口罩,也很难买到。

目前,乌干达虽尚未发现确诊及疑似病例,但因节后“返工潮”即将来临,返乌人数陡增,疫情传播风险也随之增高。尽管内心对涨价多有不甘,邓星钢一边与商家斡旋,一边征求着刘速坚的意见。在微信上得到“有多少拿多少,医用的尽量多拿”的回复后 ,他决定买下这一批口罩。

北京时间2月1日18时,邓星钢带着6600个口罩和发票复印件赶往去机场的路上。在他身后,还有四辆车也满载着医疗物资。因为飞机不等人,货物运输的时间十分紧迫。

为了保险,他们在口罩等物资的纸箱外包装上,仅用英文标志出货物为口罩,而省去中文说明。此外还有一系列文件要填写,比如海外物资捐赠意向书、捐赠物资清单、受赠组织的抗疫物资捐赠函等等。最终,大约有107个大纸箱包装上机,共18000件普通口罩和7440件医用口罩。

“我们安排了三位同事乘坐乌干达回广州的航班,经过18小时的飞行,全部以行李的形式带回国。尽管广州机场海关在报关流程上给予了简化,但跨国运输也并非一帆风顺。”刘速坚讲述了其中的经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