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龙之门教育黄向伟:线下机构面临挑战、在线教育产品和服务待验证

2020年02月0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以来,教育行业企业纷纷投入到抗击疫情、驰援疫区的队伍中。随着教育部通知春季学习延期开学,如何真正实现停课不停学成为教育行业热议的重要课题。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以来,教育行业企业纷纷投入到抗击疫情、驰援疫区的队伍中。随着教育部通知春季学习延期开学,如何真正实现停课不停学成为教育行业热议的重要课题。

“这些天我们都是夜以继日的在工作,扩充网络资源、进行系统优化。一直到昨天还都是手忙脚乱的,到今天才终于觉得踏实了点。”2月4日,龙之门教育董事长兼CEO黄向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龙之门教育是“北京四中网校”的运营方。早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期间,北京四中网校就曾免费开放学习平台,让学生们可以通过网络课堂进行学习;2009年甲型“H1N1”流感期间,这家机构是北京市教委唯一指定的因H1N1隔离而使用的网络学习平台。

迎战新冠疫情

《21世纪》:龙之门的业务可以追溯到2000年,是经过曾经的非典疫情的。

黄向伟: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5年的雾霾,我们在北京多次支持过学校的停课不停学。大大小小的几次停课中,我们都尽可能的通过免费开放的方式进行公益助学。尤其在甲流期间,很多学生要居家隔离,我们通过同步教学的方式帮学生跟上学校的正常教学进度,当年也得到了北京西城区教委的肯定。

《21世纪》:10天以来比较难的是什么?

黄向伟:这个过程中碰到了很多困难。比如我们现在的教学不仅仅是支持学生在家学习,更多的是支持学校利用互联网技术、用云平台进行教学。学生通过我们的课程进行学习、老师进行在线指导和答疑,学校也可以用我们的直播平台进行授课。

我们是通过服务的学校和学生数量配置网络资源的。过去学校的教育信息化程度不一,并非常态化使用,现在全国的学校都延迟开学,一下子有大量的学校和学生进入到平台中。这两天就已经达到“超常态化”,并发数(记者注:并发数,指同时访问服务器站点的连接数)迅速增长,到今天为止已经超过我们去年的10倍以上。

春节期间各个单位都没有开工,加上最近的新冠疫情,仅仅购买服务器托管到IDC机房就是很大的挑战。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很多合作方的支持,比如我们已经和百度携手,面向部分地区学校的初中和高中毕业年级,免费提供在线智慧直播教学平台“云课堂”服务。百度将为北京四中网校提供技术支持和云计算资源,保障音频视频稳定、流畅,让“云课堂”教学顺利完成。

《21世纪》:关注到我们的免费直播平台主要是面向初三、高三这些毕业年级,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黄向伟:我们过去是服务3000所学校的将近300万学生,今天服务的学生数量激增到了上千万。现在还没有到真正的学习高峰期,因为很多学校是在2月10号才开始开学,这就像我有个能容纳1万人的礼堂,现在突然涌入了上百万观众。

缺服务器,我们可以去找;缺带宽,我们可以想办法扩;但我们的服务人员,老师、教研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决定放慢服务学校数量的增长,把重点放在为初三、高三毕业年级的学生做教育支持,现在是他们人生的重要时刻。

《21世纪》:线下培训机构有很多的老师,这个资源在疫期是能调动起来补充到线上教学么?

黄向伟:线上和线下教学的场景完全不同,直接把线下老师拉到线上教课,有可能效果会非常差。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熟悉在线教学工具、适应与学生在线上互动调动学习积极性,线下培训机构的信息化能力比校内老师更待加强。

所有人的“疫”考

《21世纪》:新冠疫情将给整个教育产业带来哪些影响?

黄向伟:是针对所有人的一次特别考验,包括教育从业者、学生和家长、老师和校长、教育主管领导。所有人重新认识了在线教育的价值。

我们都不希望出现疫情,但它的出现在危机中给整个在线教育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甚至说将开创一个新的纪元。

《21世纪》:有观点认为现阶段线下培训被迫暂停,也成为纯在线教育产品和服务的验证时刻。

黄向伟:我非常认同。过去在线教育在整个教育产业的占比还是很小的,现在这个特殊时期中所有学生都在网上学习,教学产品课程资源能否跟得上、教学服务和学习效果怎么保证,是所有教学机构和教育从业者需要面临的考验。

《21世纪》:持续的疫情也凸显了一些问题。

黄向伟:疫情到来后,确实暴露出了很多问题。比如,教育企业是否有足够完整的教学服务体系,包括课程资源、教学平台、师资培训等来服务在线教学的场景;国家已经在教育信息化投入很多,疫情到来的时候学校也都选择了用互联网的方式实现“停课不停学”,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某些地区教学资源的匮乏、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的不足。

我们甚至看到有的地区还在通过电视进行教学。这种方式没有任何的互动性、教学效果无从考证,学生的学习效果一定不会很好,暴露了我们在应急响应机制设计上仍有待改进。

《21世纪》:这个时间点上,“现金流”是个重要议题了。线下培训机构和在线教育初创企业的现金压力?

黄向伟:现阶段对我们来说还好。我也给同事们写了内部信,“一起扛过去,春天就会来。”

现金流对所有企业是非常重要,创业公司尤其如此。从整个教育行业来看,大家都在共同抗击疫情,也有很多企业不得不面对现金储备不足的问题。

线下教育机构正在面对非常大的挑战,课外辅导班停课后就面临退费问题,不能招生、不能上课的同时又要退费,挑战很严峻。在线教育相对还好,服务并没有终止,也有很多新的学生转移到线上,短期内看还可以。

《21世纪》:从内部组织运营的角度,有哪些建议给到同行们?

黄向伟:安全健康是第一位的,这直接决定着机构的安全。除此之外,首要的是算算兜里的现金能支撑多久,第二是非常时期要保证众志成城的士气,第三是提升远程办公的能力。

任何困难都酝酿着新的机遇,时下的环境倒逼了企业的内部组织能力。幸运的是我们已经习惯协同办公,该做的事情并没有耽误。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