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走红 哪个城市更有竞争力?

2020年02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疫情之下,学校延期开学,为了做到“停课不停学”,各级各类学校将开展网络教学。在线教育从未受到如此关注,在线教育产业近年来也备受资本青睐,站上互联网行业风口。

疫情之下,学校延期开学,为了做到“停课不停学”,各级各类学校将开展网络教学。在线教育从未受到如此关注,在线教育产业近年来也备受资本青睐,站上互联网行业风口。

教育部近期在全国开展教育APP备案,给看清在线教育行业概貌和城市布局提供了便利。

教育部办公厅2019年11月印发《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要求各地于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对现有教育APP的备案工作。截至目前,教育部已分三批公布了共1928个教育APP备案信息。新东方、好未来、科大讯飞等在线教育头部公司均备案了不少产品。

包括在线教育在内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也是城市竞争的舞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在线教育发达的城市中,北京一枝独秀,备案产品数量、头部公司数量遥遥领先,成都、杭州引领第二梯队,合肥、武汉、郑州、上海等城市亦形成了较雄厚的在线教育产业。

在线教育产业明显不同于其他互联网产业,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业态,这给了非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生存的机会,也给了非一线城市以产业集聚的机会。这些城市的在线教育布局有何特点,此次疫情对在线教育产业及相关城市竞争力带来哪些影响?

“在线教育之城”不同梯队

北京是国内在线教育最发达的城市,共有251家机构(包括个别分批次备案了不同产品的机构)备案了612款教育APP,超过排在2-8位城市的产品数量总和。这与北京市发达的教育、科技和资本资源密不可分。备案的机构除了企业,还包括高校和事业单位。

成都、杭州构成了在线教育第二梯队,分别有74、63家机构备案了165、112款教育APP。这是两个互联网经济蓬勃兴起的城市。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互联网产业人才发展报告》显示,成都位列互联网人才求职意向地第五位,仅次于北上广深。杭州市近年来则在阿里巴巴等巨头的引领下,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高科技等产业发展迅速。

第三梯队的竞争较为激烈,合肥、武汉、郑州、上海、长沙、济南、广州、苏州备案的教育APP数量相差不多。

值得注意的是,与北京并列的一线城市上海、广州、深圳,在线教育APP备案数量却差距明显,分别只有54、48、33个。

尽管梯队层次明显,但这掩盖了在线教育从一线城市向二线城市转移的趋势。这是因为一些头部公司在从北京向武汉等地布局,设立平行总部或教学研发中心,但产品备案信息仍显示所在地为北京,而非流入城市。

比如武汉吸引在线教育公司的风头正劲。根据公开信息,尚德机构、猿辅导、学霸君、精锐教育、火花思维、掌门1对1、51talk等都已经入驻武汉光谷。尚德机构在光谷设立平行总部,购买了超过7万平方米办公楼。但这些公司都未在武汉推出单独的产品,从而未体现在备案名单中。

非一线城市中,成都已展露出一定的产业竞争力,孵化出了百词斩等全国性的在线教育品牌。这些非一线城市很多主动抛出了橄榄枝,为在线教育公司开出优惠条件。武汉、成都、郑州、济南、长沙等城市的很多备案机构都注册在高新区或自贸区片区。

二、三梯队城市为何在竞争中具有后发优势?多位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得益于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

“在北京,一个稍有经验的开发工程师,薪资至少是税前2.5万元,而企业需要额外支出的社保和公积金费用为8166元,算上办公成本则每月高达3.6万元,这还是一位研发工程师,如果有50位,再加上年终双薪等行业惯例,仅这部分用工成本就高达2500万元。”一名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说。

在教学岗位方面,虽然非一线城市的名师数量有限,但在线教育还需要大量辅导老师,这个岗位对教学、教研能力要求低,主要工作是督促学生、批改作业或答疑,一般大学毕业生经培训后即可上岗。非一线城市可以大量供给此类人员。

非一线城市对于在线教育公司还有一定的市场辐射意义。“一块屏幕改变的命运”让位于成都的东方闻道网校尽人皆知,目前这所网校辐射了西南、西北多省市。

“互联网技术下,北京在线教育公司的产品当然也可以覆盖至偏远地区,但教育不止是产品的覆盖,还需要开展一些人员培训、市场营销等,这就使得一些区域中心城市的机构更有优势。”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说。

头部公司如何布局

几乎所有的在线教育头部公司都集中在京、沪两地。好未来、新东方是全球市值第一、第二的教育公司,两家公司分别备案了31、16款教育APP。

为何实力相当的两家公司数量差别却很大?这与各自战略有关,好未来正在向一家教育科技公司转型,而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曾多次表示,自己不是一个愿意冒风险的人。2020财年第一季度,新东方的在线业务收入占比只有4.3%,远低于好未来的15%。

跟谁学是目前国内市值第一的在线教育公司,市值约88亿美元,其同样位于北京,备案了两款APP。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的14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中,好未来、新东方、猿辅导、VIPKID等9家位于北京,掌门、一起教育、流利说、学霸君等4家位于上海。不久前在美上市的网易有道,尽管大股东网易总部位于杭州,但网易有道注册在北京。

科大讯飞是头部公司中唯一的例外,其总部位于合肥。科大讯飞是教育信息化和AI领域的龙头,目前正在通过收购和合作等方式进入教学领域,其备案了30款教育APP,其中包括两家位于北京、广州的合资公司备案的产品。

从备案信息中,还可窥见一些在线教育公司的战略迹象。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已进军在线教育,最早推出的是在线外教产品Gogokid和Aikid。此后,字节跳动被曝内部测试另一款产品汤圆英语,这款APP已完成了备案,并于今年1月正式上线。

钉钉和企业微信是两款隐秘的在线教育巨头,位列备案名单之中。这两款商务通讯产品都已嵌入教育模块,它们拥有一流的底层技术和庞大的用户基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疫情期间,国内多个地区都在准备免费使用钉钉开展直播教学。

在线教育竞争走势

目前,1928个教育APP完成了备案,这不由得让人担心,竞品如此密集,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业态,这么多玩家能否全部生存下去?

“教育行业没有网络效应,所以做不到赢者通吃。哪怕好未来和新东方做得再大,在整个教培市场里也只占很小的份额。”在线数学思维启蒙产品豌豆思维创始人张洁说。

张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谓网络效应,是指一个新人加入某个网络里面以后,会让整个网络的价值变大。比如打车软件,选择这款打车软件的乘客越多,越会让司机受益,反之亦然。因此,大家只用这一款打车软件就够了。”

“但教育并非如此,一个在线教育机构增加一个学员,会让其他学员受益么?不一定,他们之间可能还是竞争关系。这就决定了在线教育不会是赢者通吃的行业。”他说。

事实上,相当数量的教育APP其实都是在地化产品。比如安徽皖新金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备案了35款APP,但绝大多数是安徽省内中小学校的移动校园APP。这是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地方教育系统资源深厚。中国移动备案了38款APP,大多数也是各省移动公司为当地教育部门开发的教育信息化产品。

疫情给了在线教育意外的发展机会。

“目前教育部门提出网上学习,有利于强化学生的在线学习行为。一些大的线下培训机构也在通过线上方式服务,又进一步把学生的行为习惯推到线上去。此外,一些线上机构也在尝试性地加大服务,去做一些免费的课程。”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大班直播网校是目前最火的在线教育赛道。“当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选择在线教育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讲,流量会变得便宜。”陈向东说。

陈向东预计,对于头部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2020年第一季度寒假班基本上结束了,疫情对业绩可能不会带来影响,业绩影响在第二季度可能会有显现,但在第三季度可能会显现得更加明显。“当然,我也不觉得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成本会因此大幅下降,因为竞争仍是存在的。”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