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社论丨原油价格战或引发连锁反应,中国需预防境外金融风险输入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一方面,我们要在确保科学防控的基础上,推动有序地加快复工复产;另一方面,要继续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正逢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蔓延之际,沙特阿拉伯在与俄罗斯的产量谈判未果后,采取激进措施,在上周末突然宣布大幅下调原油价格,降幅达到至少20年来的最高水平,并计划下个月将石油产量提高到远超每日1000万桶的水平。这引发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纽约原油期货一度跌至27.34美元每桶,创1991年美国在伊拉克发动战争以来的最大跌幅。截至3月9日20时,纽约原油期货价格约为32美元每桶,下跌23%左右。这进而引发全球股市暴跌。

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世界市场上的石油需求大跌,OPEC与俄罗斯通过谈判磋商减少产量维持价格。在俄罗斯否定后,沙特发动了价格战。沙特原油每桶成本在10美元左右,俄罗斯每桶大约17美元,美国页岩油成本更贵,约40美元左右。这场价格战如果持续下去,将可能带来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后果。

首先,一些国家的财政严重依赖石油收入,比如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等,如果石油销售收入大幅锐减,其财政收入也会相应萎缩,可能引发一些国家内部的经济危机与动荡。比如,财政缺口的扩大会导致主权信用的降低,并可能导致债务违约,从而陷入不良循环。发生于2014年的上一次价格战就带来了这样的后果,俄罗斯还要面临美国制裁的叠加因素。当前的石油价格战恰逢疫情引起全球石油需求减少、资本市场动荡之际,因此,要谨防其引发次生灾难的可能。

其次,2014年石油价格战主要起因是OPEC想要打垮美国页岩油公司,以失败告终,但现在却可能引起美国金融风暴。在上一次价格战中幸存的页岩油公司,为了避免OPEC可能再次出现的价格“屠杀”,并与OPEC争夺市场份额,近年大幅举债投资和生产,一举将美国推向最大石油生产国的宝座。得益于美国国内流动性泛滥的环境以及股市节节上升的乐观气氛,在过去几年里,美国页岩油公司以高利率发行了大量债券。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在未来四年里,北美油气公司总共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债务将到期,2020年到期的债务就有400多亿美元。但不幸的是,这些公司都没有盈利。毫无疑问,沙特的价格战可能导致页岩油公司的债务遭到抛售,因为这些企业可能会遭遇流动性压力,债务违约。2015年,美国与加拿大的页岩油行业就曾出现过大量破产现象。

让人担忧的是,页岩油公司债务问题将蔓延至整个高收益债市场,并进一步在美国整个金融市场引起连锁反应。与2014年到2015年资本市场相对稳定比较,现在更不利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已经引发欧美股市在过去一个月内大跌10%以上,石油价格战来得不是时候:欧洲和美国正在应对疫情,石油价格战为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市场增加新威胁。投资者避险情绪高涨,北京时间3月9日,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0.5%,英国十年期国债则大跌50%以上,一度跌破0.1%。

目前的世界局势和经济形势比较复杂,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并削弱需求,再加上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大跌,通缩效应可能导致全球经济面临萧条的可能。与此同时,美国股市的泡沫崩溃以及公司债务杠杆可能导致一场小型的金融危机。与2008年不同的是,目前发达国家普遍出现零利率现象,公司债务率过高而丧失加杠杆空间,货币政策空间不大,各国政府举债的能力也受到限制。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还有相对充裕的空间,同时,中国疫情防控工作措施有力,经济正在逐渐恢复。我们需要把握好我们有利的财政与金融政策空间,也要同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抗“疫”。同时,我们一定要像防控输入型病例一样,预防境外金融风险的输入,为可能到来的全球经济的严峻形势做好准备。一方面,我们要在确保防控的基础上,推动有序加快复工复产的速度,让生产和消费运转起来;另一方面,要继续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未来高质量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