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从31到7500例确诊:还原韩国新冠疫情“震中”三周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姚瑶  

随着疫情的不断升级,是否会引发本土制造业混乱也成为了一大悬念。鉴于韩国在全球产业链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本土的生产中断可能会引发全球的连锁反应。

【全球“战疫”】

三周时间,韩国的新冠确诊病例从31例增长到了近7500例。90%的病例集中在大邱市(相当于中国的直辖市)和相邻的庆尚北道,其中新天地大邱教会和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又成为了集中爆发点。让人不禁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国在1月20日确诊了首例病例,之后一段时间,疫情发展平稳,自首例确诊后的近一个月中累计的确诊数为30例。

“中国疫情爆发后,韩国防控得不错。不过,从2月13日开始有点大意了,当时是三天没新增。但之后就出现了一位 ‘超级传播者’。”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CFR)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据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网站9日消息,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新闻发言人9日表示,中方将于3月10日起向韩国出口口罩,首批500万只,包括普通医用口罩和N95口罩。发言人表示,今后中方还将继续向韩国出口口罩。

一切从“31号病人”开始急转直下

直到2月中旬,韩国的疫情都是可控的,形势从2月18日确诊的“31号病人”开始急转直下,该病人的“新天地”教会教徒身份在整场疫情中成为了关键。在被确诊的几小时后,韩国政府公布了“31号病人”近期的详细活动轨迹,包括12个时间节点和具体地点。

1月29日,该病人曾离开居住地大邱市前往首尔,拜访了一家位于商业区江南区的公司,据韩媒报道,该公司与“新天地”教会有关。

回到大邱后,该病人在2月6日晚间遭遇了一次小型交通事故。2月7日,她去了当地的一家韩方医院(韩国传统医院),表示有头疼的症状,并于当日住院。在住院的第三天(2月9日),该病人离开了医院两小时,去参加大邱新天地教会7点半开始的晨会。2月10日开始,其开始出现发热症状。

2月15日,基于热度不退的症状,医生建议病人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但遭到拒绝,理由是自己并无近期中国旅行史。病人随后乘坐出租车离开医院去大邱市东部的一家酒店和朋友一起用了自助餐(上午10:00到12:30)。次日早上7点半,她又参加了一次教会活动。

2月17日,病人的状况开始恶化,于当地时间下午3点半乘坐出租车到当地一家公立医院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并于当日转院。2月18日,她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另有报道称,该病人还有可能参加了吸引不少新天地教徒到场的教主胞兄的葬礼,葬礼正是在1月31日至2月2日间在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举行。

截至目前,仍然不清楚“31号病人”的感染经过,韩国官方在3月1日发布消息称,“新天地”教会的部分教徒在今年1月曾到访过武汉。

但无疑的是,大规模的感染已经造成,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该病人的接触者达到了1160人。“31号病人”成为韩国疫情的转折点,确诊病例从31例开始呈指数式激增。大邱和庆尚北道成为了韩国疫情的“震中”。

积极“应检尽检” 但医疗资源紧张

自此开始,韩国拉开了抗“疫”大幕。

2月20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表示,疫情已从海外流入韩国,进入社区传播阶段。截至当日,韩国有42起确诊病例与“31号病人”有关,防疫部门已对与该病人一同参加活动的新天地大邱教会1001名教徒实施居家隔离措施。

2月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将新冠病毒疫情危机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的“严重”级别,大幅强化防疫应对体系。这是韩国政府继2009年甲型H1N1流感后,时隔11年再次发布最高级别的传染病预警。同日,韩国教育部宣布全国学校推迟开学。

韩国政府在2月25日决定将大邱和庆北两地划为特别管控区,采取超强“封锁措施”阻断疫情的蔓延,最大程度地阻断新冠病毒的传播,但并非一刀切的“封市封道”;同日还宣布将排查“新天地”教会总计21.5万名的成员。

2月26日,韩国确诊人数破千,政府建议民众暂停聚集性活动,推迟或取消不必要的人群聚集性活动。

“在疫情爆发之后,韩国政府的应对做得不错。一方面是借鉴了中国的一些做法,用了类似的 ‘战疫’等动员口号。不同之处是,韩国尽量想将疫情对社会和经济活动的影响控制在最小。对疫区采取的是自愿性的活动限制(voluntary lockdown),这种做法还有助于降低民众的恐慌。另一方面全力推进检测,可以说韩国是中国之外检测最积极的国家。”黄严忠说。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 韩国还采取了创新的应对方式。为了尽快筛查感染者,韩国近期推出了“免下车”病毒检测采集站,整个检测采样过程只需几分钟。截至3月3日,韩国已设立了超过500个“免下车”病毒检测采集站,并已检测超10万人。

但是“应检尽检”的做法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医疗资源的紧张。

“新增病例的不断上升,让韩国面临了和武汉早期一样的问题,就是病床不够。韩国本身的医疗条件是不错的,但一下子新增那么多病例,导致医疗资源开始出现紧张的情况,还有就是防护资源的短缺。”黄严忠说。

3月6日,韩国保健福祉部宣布,紧急修订的《传染病预防管理法实施条例》即日开始实施,在新冠病毒肺炎等甲类传染病蔓延期间,韩国防疫部门有权禁止口罩、洗手液、防护装备等医疗物资出口。

除了上述措施外,韩国政府在3月4日公布了7年来最大规模的补充预算案达11.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84.3亿元),计划在未来两个月内完成执行75%的补充预算,以支持经济。

而随着韩国确诊病例的不断激增,对韩国实施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也越来越多。截至3月9日,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为106个,其中禁止自韩人员入境或允许离韩后过一定时间后入境的国家和地区为43个。

“这是全球卫生治理体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2009年爆发H1N1流感时候也发生过类似情况。一个国家采取越透明、越积极的防疫措施,反过来却遭到其他国家或地区越严厉的(旅行)限制,在全球层面还是缺乏一个能在其中协调的角色。”黄严忠说。

那么各界是如何判断韩国未来的疫情走势的?

“目前死亡率在0.6%-0.7%间,还是控制得挺不错的。目前韩国疫情进入了高发地带,未来走势如何,取决于大邱地区封锁的有效性。”黄严忠说。

3月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韩国抗击疫情取得进展,并对韩方承诺将捐300万美元助力全球抗击疫情表示感谢。

韩国官方的判断是疫情有所控制,但还未迎来拐点。3月9日,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对外表示,疫情扩散速度确实有所放缓,但零星分散的感染个例不断出现,形势依然严峻。当前需要集中一切力量争取迎来拐点,政府将在全力遏制本土社区扩散的同时,严防境外流入。

截至3月9日16时,韩国累计确诊7478例,其中近八成属于集体感染,累计死亡53例。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的确诊病例占整体的9成以上;其中与新天地教会的相关感染病例占整体的6成以上。截至目前,韩国累计对超18万人进行了病毒检测,其中约16万人的检测结果呈阴性,其余近2万人的结果尚未出炉。

除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外,韩国确诊病例过百的地区还有京畿道、首尔市和忠清南道等。

支柱产业恐遭冲击波

让我们来算一下韩国的疫情“经济账”。

随着疫情升级,市场开始愈发担心疫情对韩国经济的冲击,相关分析指出,疫情若持续升级,恐将对韩国的出口、消费、旅游和制造带来全方位的打击。2月27日,韩国央行出人意料地宣布不降息,但将2020年的增速预期从2.3%下调至了2.1%,前提条件是韩国疫情在三月份见顶,预计影响将集中于一季度。

摩根士丹利在近日预测称,韩国一季度的增速将放缓至同比1.0%-1.3%,而去年四季度的增速为2.2%。该行还认为,韩国央行对于今年上半年做出的2%的增速预期有点过于乐观,风险仍然偏下行,预计韩央行将在4月份降息。

3月2日,经合组织(OECD)发布《中期经济展望报告》,将韩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去年11月的2.3%下调至2%,经合组织还建议韩国采取预防性降息。

“疫情对于韩国经济有双重的负面影响,首先是从外部角度来看,鉴于韩国对于中国零部件的高依赖度,那么就会带来供应链的冲击。再看需求角度,一方面来自中国的需求下跌,另一方面由于本土疫情升级,本土需求也将遭到冲击。”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 Herrero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随着疫情的不断升级,是否会引发本土制造业混乱也成为了一大悬念。鉴于韩国在全球产业链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本土的生产中断可能会引发全球的连锁反应。

据OECD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7成的电子中间品出口至中国,与此同时,韩国又从中国进口大量的中间品,近50%的电子中间品来自于中国。

“影响不止于韩国,即便一些国家并未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但有可能遭遇供应短缺,进而影响当地的制造业。”荷宝亚太及中国股票投资团队基金经理 Joshua Crabb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韩国疫情集中在大邱市和相邻的庆尚北道,而隶属于庆尚北道的龟尾市是韩国内陆最大的电子工业城市,拥有6.6平方公里的工业区,包括三星和LG等在该地设有工厂。

目前韩国官方并没有要求停工停产,也没有封城。但从2月下旬开始,龟尾工业区陆续开始有生产活动因疫情而暂停。三星的龟尾手机工厂自2月下旬发现首例确诊而暂时停产后,截至目前已发现6例确诊,并累计停产三次,最近一次停产已于3月8日结束。但鉴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三星决定将数款手机的生产转移至越南的生产基地。

三星并非个例,3月1日,LG电子的子公司LG Innotech龟尾工厂区内的一家银行确诊1例感染者,受此影响,LG显示模组工厂停工至3月3日。

星展银行近日发布的研报指出,韩国是全球最重要的芯片制造国之一,全球的DRAM市占达到7成,NAND闪存占到45%。在亚洲,中国及越南高度依赖韩国所供应的相关产品。中国约3成的电子中间品来自韩国,越南则为24%。目前,三星和SK海力士半导体工厂所位于的京畿道地区疫情不重,因此半导体的生产运作正常。

星展银行还指出,韩国的制造业拥有世界最高的自动化率(机器人和智能制造),尤其是半导体生产,因此即使是限制人员往来,对于前者的影响不会很大。目前中国的电子产业正努力复工,预计产业链上下游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将继续感受到连锁效应。如果韩国的形势进一步升级,那么连锁反应将进一步恶化。

在产业链高度全球化的现状下,疫情通过产业链所传导出的连锁效应的复杂度不容小觑,这在韩国汽车业已有很明显的体现。

由于一些零部件高度依赖于从中国进口,韩国汽车制造业首先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疫情爆发的第一波影响,多家汽车厂因零部件停供而停产,韩国现代汽车是中国外首家因供应链中断而暂停生产的大型车企。第二波影响来自于本土疫情的升级,2月底,现代汽车位于韩国蔚山的第二工厂内发生1例感染者,随后决定暂时停产。除此之外,现代的本土供应商中也出现了确诊病例,进而波及现代,大邱和庆尚北道聚集了不少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如果韩国制造业陷入进一步的混乱,预计肯定会通过全球供应链进行传导。但我认为关键还是在于中国方面的生产何时能够完全恢复正常,要知道中国出口的中间品占到了全球的三分之一。”Herrero说。

星展银行分析称,韩国疫情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鉴于大邱和庆尚北道感染人数的激增,未来几月传遍全国的担忧是存在的。届时韩国政府可能会进一步强化围堵措施,进而对生产活动造成更多的混乱。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