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华尔街看衰经济前景 美联储“零利率+量宽”能否力挽狂澜?

2020年03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向秀芳  

面对经济衰退风险与金融市场剧烈震荡,美联储出其不意祭出了“零利率+量化宽松”的政策组合拳。然而,这种“危机模式”般的政策反应却加剧了市场投资者的焦虑。

面对经济衰退风险与金融市场剧烈震荡,美联储出其不意祭出了“零利率+量化宽松”的政策组合拳。然而,这种“危机模式”般的政策反应却加剧了市场投资者的焦虑。

3月16日,全球市场动荡有增无减,各类资产遭遇无差别抛售,避险资产不再保险。亚洲股市全线重挫,欧洲多国股指狂跌逾10%,美股期指暴跌触发交易限制,黄金、原油纷纷跳水。恐慌指数VIX期货狂飙近30%,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

在特朗普政府的纾困举措刺激下,美股3月13日报复性反弹逾9%,但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3月16日,华尔街无视美联储超常规降息100个基点,启动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的“救市”努力,掀起新一轮抛售潮。截至记者发稿,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近10%,纳斯达克指数与标普500指数跌幅均超过9%。

美联储的“货币直升机”已经起飞,能用的“弹药”几乎已经耗尽。虽然美联储的初心是为了防止经济形势恶化,防止流动性枯竭导致危机再现,但面对高度不确定的新冠肺炎疫情,市场对于这样的努力能否力挽狂澜抱有深深的疑虑。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认为,美联储超常规宽松有助缓解市场流动性忧虑,短期内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下降。但问题是,降息无法解决疫情问题,在几乎“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市场担心的是,美联储将无力应对未来的危机。如果疫情冲击严重,美国经济面临衰退风险,只能靠政府财政政策手段。目前来看,两党分歧较大的情况下,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有难度。

“放水”缓解流动性恐慌

当地时间3月15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1个百分点到0%至0.25%之间,并启动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以应对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同时,美联储宣布自3月26日起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至零,3月16日起将一级信贷利率下调150个基点至0.25%,以满足家庭和企业的信贷需求。

这是3月以来美联储第三次在定期政策会议之外采取紧急行动,3月3日美联储已紧急降息50个基点,上周又紧急宣布向短期融资市场注资1.5万亿美元。短短两周内降息150个基点,配合进行大规模量化宽松(QE),这在美联储历史上是罕见的,让人联想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美联储如此恐慌,以至看起来有点“乱了分寸”?一方面全球疫情持续蔓延,美国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追踪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16日21时,美国确诊病例已激增至3774例,死亡病例69例。为了更好防控疫情,特朗普政府已经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

另一方面,疫情升级给金融市场造成了严重冲击。美股自2月下旬以来遭遇疯狂抛售,三大指数悉数跌入技术性熊市,上周更是两度触发熔断机制,创造了美股史上罕见的一幕。

风声鹤唳的市场形势下,美联储不得不连续出手“救市”。诺亚财富首席研究官夏春向记者指出,降息无法解决疫情扩散的问题,从深层次来看,美联储最担心的是,资本市场的流动性紧缩会传导到银行并导致实体经济的信贷枯竭。

夏春指出,在股债等各类资产都陷入动荡的背景下,一些加杠杆的保险、基金、养老金等机构被要求追加保证金,而市场跌得越狠对资产负债表冲击越大,要提供保证金就导致需要出售资产,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导致市场流动性越来越紧张。

但他认为,最让美联储担心的是,在疫情冲击下,航空、旅游、酒店、消费等各行业企业面临巨大资金压力,不得不涌向银行申请临时信贷额度,导致银行流动性压力大增。在这样的双面夹击之下,银行难以满足监管流动性要求,实体经济得不到足够流动性,也会形成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之间的恶性循环。

这也是为何美联储如此迫不及待的重要原因。夏春认为,美联储知道市场的资金紧张的情况比大家预期的还要糟糕。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向记者指出,经过如此大规模的流动性释放后,短期内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在他看来,美联储如此着急地宽松,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是此前降息50个基点没有起到提振效果,美股仍在大幅动荡,投资者避险情绪仍然高涨,美联储希望能把市场拉回正常区间,尽管效果又恰恰相反了。另一方面,他认为美联储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来自特朗普政府层面的压力。

美国经济衰退几率上升

目前疫情对美国经济影响还处于初步阶段。但美联储在3月15日的政策声明中警告,疫情已经损害到社区并破坏了包括美国在内很多国家的经济活动。

华尔街各大机构普遍调降经济预测。3月15日,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Hatzius在最新报告中将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期从0.7%下调至零,同时预计第二季度经济将萎缩5%,尽管他预计经济将在下半年反弹。Hatzius预计美国经济活动将在3月下旬和整个4月急剧萎缩,因为疫情将导致消费者和企业经济活动减少,出行、娱乐和餐饮等支出都将下滑。

彭博社3月6日至3月12日进行的经济学家调查也显示,经济学家们预计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将近乎停滞,衰退几率有所上升。夏春认为,虽然说在疫情发生之前,它的一些核心的经济数据,特别是实体经济的资本开支等数据已经处在

下降趋势。

但目前美国失业率依然非常低,创下50年来的新低,从技术意义上来讲,美国经济衰退并没有到来。

章俊则认为,疫情的影响反映到经济数据层面有一定的滞后,经济衰退可能不会那么快出现,相比之下,他认为三季度出现技术性衰退或单季度的下跌可能性更大。章俊认为,美国的货币政策已经没有太大空间。如果美国经济出现实质性衰退或者衰退风险的话,只能靠财政政策。可能会考虑税收和支出两方面的措施,具体包括个人薪资税减免、企业税减免、基建计划等等。

但考虑到财政政策需要通过国会表决,章俊认为难度会比较大。除非三季度疫情严峻,对美国经济冲击巨大,民主和共和两党有可能在财政刺激上达成一致。如果情况不是特别严峻,在现在的政治氛围下,财政刺激可能会难产。

至于特朗普提及美国应该像日本、欧元区等经济体那样实施负利率政策,这已经被鲍威尔拒绝,他认为美国不适合负利率,利率越接近零,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能力就越有限。

“负利率实际上在欧洲、日本效果都不是很好,美国实行负利率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夏春向记者表示,“美元作为全球的储备货币,作为一个基准资产定价的基准,如果美国是负利率的话,所有的资本都不知道再买什么了。”(编辑:包芳鸣)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