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分羹全球医疗旅游产业:海南博鳌乐城从“患者等药”到“药等患者”

2020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刘美琳  

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进入开局之年,即将叠加先行区与自贸港红利的博鳌乐城,提出迈向全球医疗旅游高地。

继创造了51项“全国首创”后,博鳌乐城再迎来一项新纪录。

3月26日,我国首个使用境内真实世界数据的医疗器械产品获批上市,其成功上市背后离不开博鳌乐城的制度创新。作为唯一的临床真实世界数据应用试点,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对医疗器械注册审批改革起了良好开端。

海南(博鳌)国际眼视光眼科医院副主任刘密密表示,正是因为有了先行区的试点工作,才极大地缩短了青光眼引流管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最终让中国患者更早、更低成本享受全球领先药物和医疗器械。

实际上,作为国际医疗旅游“试验田”的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一度被誉为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特区”。成立七年间,已经有近300名患者借助先行区的特许药械控制了病情乃至恢复健康,先行区累计实现了51个“全国首例”(51种特许药械中国内地首次应用)。

尤其是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进入开局之年,即将叠加先行区与自贸港红利的博鳌乐城,提出迈向全球医疗旅游高地。2019年,先行区预计全年接待医疗旅游人数约7.5万人次,同比增长134%;医疗机构营业收入约6.4亿元,同比增长75%。

医疗旅游高地雏形已现

医疗旅游已成为当今世界发展最快的朝阳产业之一。

美国联合市场研究(Allied Market Research)机构统计数据表示,2000年-2017年,全球医疗旅游产业产值从不到100亿美元飙升至7000亿美元,17年间暴涨70倍。

全球不少地区意欲分羹,而博鳌乐城恰巧拿到了入场券。2013年,海南在博鳌乐城设立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海南打造国际医疗旅游高地也随之上升为国家战略。

“医疗旅游需要将旅游资源与医疗服务相结合,海南是国际旅游岛,‘国九条’又为博鳌打开了特许医疗的口子,先行区建在博鳌理所当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分析道。

位于海南岛东部城市琼海的博鳌,万泉河蜿蜒穿过由此入海,前望白浪滔滔的南海,后倚松林密布的度假胜地。这里具备发展医疗旅游无可比拟的天然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里的医疗服务机构不同于诊治重疾的医院,不设单独病房。热带风情的凉亭与喷泉在棕榈树的掩映之下,令这里犹如星级度假酒店。

“这里的病房就是酒店,酒店也可以承担病房的功能,按照三级医院标准配置医生。”一龄生命养护中心是先行区2017年引进的一家高端医疗旅游服务机构,其董事长助理王闪闪介绍,除了必要的医院功能,这里设置了生命美丽养护中心、文化艺术体验中心等多种服务场所。

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管理局副局长刘哲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先行区成立之初,就旨在打造国际国内高端医疗旅游服务和国际前沿医药科技成果集聚区,成立七年间已开发20平方公里,仅在基础设施上就已累计投资16.65亿元,全球医疗旅游“产业高地”雏形已现。

目前,乐城已有16个项目开工建设,博鳌超级医院等9家医院开业或运营,初步形成肿瘤防治、生殖备孕、整形美容、干细胞研究、健康管理等医疗产业集聚。引进签约院士专家团队51个,设立海南省院士工作站10个,引进35批次国际上市国内未上市的特许药械,累计实现了51个“全国首例”。

同步使用国外新药

“博鳌乐城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全国唯一的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刘哲峰直言,2013年国务院批复的《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批复》(简称“国九条”)被誉为乐城先行区的“尚方宝剑”。

政策带给乐城在前沿医疗技术研究、境外医师注册、境外资本准入等方面享有国家先行先试的特许,允许乐城进口、使用在国外获批上市但尚未在国内获批的新药、器械与设备。

乐城成为国际先进药械及新药进入中国的门户,也催生了一系列改革。博鳌超级医院就借此成为国内“1+N”共享医院模式的佼佼者。

博鳌超级医院院长助理张晓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博鳌超级医院依托先行区,为更多的医生团队提供了尝试用新药械为病人医治的机会。“一些在国外已经使用的药品、设备和耗材,引进国内往往需要3至5年。而先行区‘特许准入、先行先试’的政策,让病人用药时间最快缩短至3个工作日。”

一龄医院管理集团看准政策优势,在乐城成立了国内首家中法康复中心。王闪闪介绍称,中心的100余台康复设备全部复制自法国的康复机构,比如全球首创的心血管专业型CT系统设备刚问世就被引进乐城,能够在复杂身体条件下,0.24秒轻松完成完整的心脏影像扫描。

“这些设备来自全球18个国家和地区,如果没有国家赋予乐城的政策,它们要在国内上市至少需要数年甚至相当长时间。”她说,如今甚至实现了先放在乐城先行区公共保税药仓托管,先入仓、后检验,极大地提高了设备到达时间。

在国家药监局的大力支持下,海南省药监局、卫健委及海关部门推出了极简审批、“两证一批复同发”和“先入仓、后检验”的创新监管改革,为医疗机构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成本。

例如,原先医疗机构设置审批需30个工作日、执业许可登记需45个工作日、甲类大型医用设备审批需20个工作日,改革后被大幅度压缩至1-3个工作日。改革后,先行区实现了从“患者等药”到“药等患者”的重大突破。

高性价比医疗

在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即将启动之际,海南亦加大了向国际医疗旅游高地迈进的步伐。以《健康海南行动实施方案》为例,提出将健康产业打造成推进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港)、实现更高水平全岛开放的先行产业,争取到2022年和2030年,健康产业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比重分别达到5.5%和10.5%。

在盘和林看来,海南在客观基础上讲,服务基础和保障不足,缺少吸引人们前往海南的医疗旅游产品。如果想要重点打造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亟需改变传统的旅游和医疗产业发展思维。

“光有医生来了,如果没有适当的病人流量,医疗旅游产业也发展不起来,先行区光有政策优势还不够,要思考下如何吸引足够规模的医生和病人。”他说。

但在国内最早的外出医疗服务机构盛诺一家董事长蔡强看来,乐城叠加了国际医疗旅游先行示范区与自贸港红利,“流量”一定不是问题。他已经着手将公司迁来海南。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全球医疗资源市场潜力看,亚洲国家正在成为世界各国投资人争抢的新阵地。“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等已位居亚洲医疗旅游市场前列,例如印度医疗产业的年均增长高达16.5%。”

而中国在医疗旅游产业及医疗旅游需求双方面数据上均远超预期。中康产业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仅以2017年为例,中国医疗旅游市场规模1291亿元,而有超过60万人出国寻求高端医疗养生服务。

“海南有巨大的优势。”蔡强认为,海南最大的优势就是自贸港红利。“自贸港对外国人入境免签,且海南正在打造4小时、8小时飞行经济圈,从海南出发4小时飞行时间可以覆盖亚洲21个国家和地区约占世界47%的人口。”

蔡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全球医疗旅游产业最大的美国,一项人工角膜手术需要10万美元,英国的成本是美国的三分之一,新加坡的成本是美国的四分之一,而拥有同样医疗资源的海南只需要六分之一。

“目前盛诺一家一年服务高端患者仅1000多位,自贸港政策一出一定会吸引更多国外客户来海南就医,公司业务预估一年就会有10倍级的增长。”蔡强说,动辄3个月至3年的医疗旅游,势必会拉动海南住宿、消费等方方面面增长。

采访过程中,刘哲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海南打造国际医疗旅游高地的最大意义在于,快速地让中国的老百姓用上国际最先进的医疗资源。

他每天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乐此不疲地向大家宣传,希望更多有需要的患者到海南来。“很多患者以为乐城是一个收费很高的地方,但其实这里定位并非富人医疗,而是要发展高性价比的医疗。”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