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是枝裕和,真相与偏见

2020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2miao  

与是枝裕和前作《步履不停》《比海更深》里的处理类似,《真相》通过讲述现在进行时的故事来缓缓揭露一段温情和痛感并存的家庭往事。

2miao/文

继摘取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后,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令人意外地选择拍摄一部法语电影。这是他首次离开自己植根的社会文化土壤,进行此前职业生涯未曾进行的尝试。

新片《真相》邀请到法国传奇女演员凯瑟琳·德纳芙担任片中女主角法比安 —— 同样是一位备受尊敬的演员,看似风采犹在,但韶华已逝,演艺事业也因自然衰老而面临危机,自爱自重的表象下是内心的焦虑和自我怀疑。

《真相》。资料图

与是枝裕和前作《步履不停》《比海更深》里的处理类似,《真相》通过讲述现在进行时的故事来缓缓揭露一段温情和痛感并存的家庭往事。为了庆贺母亲即将出版的自传,在美国从事编剧工作的女儿路米尔携家带口回到巴黎。但她发现,在这本题为《真相》的自传中,法比安任性地把自己写成一个慈爱的母亲,杜撰了前夫的死亡,抹去了忠诚的管家存在的痕迹,虚构出一个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的女演员形象。路米尔非常投入地阅读母亲的自传并与她争论书中细节的不实,而法比安却认为公众并不需要了解她真实的一面。

在短暂的几天相处和数场交锋之后,这对重聚的母女开始逐渐察觉她们各自对彼此感受的疏忽。真相和谎言或许是相互定义的对立面,但当记忆介入两者的关系,区分事实的真假便变得不再可能。

逝者萨拉是来自过去的游魂,她是法比安曾经的竞争对手和当下难解的心结,也是与路米尔非常亲近的长辈。一次意外带走了萨拉的生命,也造成了母女间无法抹去的裂痕。片中存在一条非常重要的戏中戏支线,在路米尔探访期间,法比安要参演一部探讨母女关系的科幻片。影片的女主演玛侬享有“新萨拉”的称号,她的角色是一个为了保全自己性命而前往太空的母亲,只能每隔七年回到地球来探望自己的女儿。她永葆青春,她的女儿却在逐渐变老,生活中的强势母亲法比安扮演的便是这个脆弱的、渴求关注与爱的老年女儿。

法比安眼前的玛侬不仅声音和演技贴近萨拉,她的角色更是和萨拉一样被诅咒般地定格在无法变化的年纪。这个不曾具象出现的萨拉存在于人们的谈论间,隐形于一件美丽的裙装里,并附体在一个富有潜力的后生中。她像是一个通往过去的开关,一个寄托记忆的载体,也是是枝裕和用来撬开人物隐秘内心的一件利器。

是枝裕和的家庭故事都是犀利中不失温情,含蓄里暗藏玄机,《真相》也不例外。曾经的感受被再次唤醒, 关于往事的细节也被不断触及和提起。法比安和路米尔向彼此发问和袒露心声,此时她们是在向对方提供再次看待同一个人、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角度。所谓“真相”的扑朔迷离,是因为每个人的记忆是不准确的,感情的主观和自私造成了偏见,也激化了矛盾,而在时间的作用下,“真相”甚至会得到改写和重撰。

法比安和路米尔或许完成了母女和解,但相同的问题仍然会被下一代人提起。临近影片结尾,路米尔的女儿问她,“但那就是真相嘛?” 镜头切到路米尔的面部特写 —— 她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在将近十秒钟的沉默和捉摸不定的微笑里,包含着她无法诉诸语言的体悟。

值得一提的是,法比安和路米尔以不同的角色参与着电影工业,她们的职业身份也决定着《真相》这部影片的呈现。戏里戏外,作为演员的母亲在扮演角色和不同于角色的自我,而以编剧为职业的女儿则致力于制造新的情节,挑拨身边人和观众们的情绪。因此《真相》可以被看作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而是枝裕和对于“元电影”的使用,不仅仅是为了建构影片讲述的层次,更关涉着与电影产生关联的不同方式怎样影响着一部电影的讲述。

与此同时,观众被置于一个几乎全知的视角。我们看到家庭每个成员的面目和行动,观察着法比安在家庭成员环绕下的不适应和路米尔三口之家的甜蜜温馨,在戏中戏的拍摄中发现破解她们母女关系的线索。而喜爱是枝裕和的影迷们,则能在这个充盈着日常细节又富有解读空间的多重文本里,探寻这位电影作者如何在一个“异域”环境里继续勾勒和解读跨域语言和文化的亲情关系。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