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华为推进鲲鹏生态对标英特尔 算力产业将迎变局?

2020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倪雨晴  

中国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043亿美元,接近全球的10%,是全球计算产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和增长引擎。

3月27日,华为举行开发者大会2020(Cloud),首日主题是“鲲鹏计算产业”,所谓鲲鹏是指华为基于ARM架构开发的CPU,包括服务器和PC机芯片,目前最新一代是鲲鹏920处理器。

鲲鹏计算产业就是基于鲲鹏处理器构建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 包括PC、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行业应用以及咨询管理服务等。

这些面向B端的硬件和服务业务,其实是华为熟悉的领域。从通信交换机业务开始,华为的B端基因就逐渐形成。在华为内部,围绕着鲲鹏的业务其实早就展开,在去年外部冲击之下,华为正加速其成长展翅的过程。

犹记得去年的开发者大会上,华为集中向外展示终端实力,发布了鸿蒙操作系统。今年,华为则聚焦在芯片算力层面,现在华为从底层操作系统、芯片,再到硬件、应用,发力打造平台生态圈。一时间,华为似乎全面出击,而面对美国大棒,留给华为的选择其实并不多,华为也被“逼着”成为了全能型选手。

建生态:入局英特尔阵地

回到鲲鹏生态,在PC和服务器芯片的领域,英特尔以x86架构至今一骑绝尘,再加上和Windows的联盟,在摩尔定律指挥棒下,生态固若金汤。而ARM架构的代表团们一直前赴后继,虎视眈眈,华为也是ARM阵营的一员,鲲鹏芯片直接对标英特尔处理器。

但是,建立生态实属不易,尤其需要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和大量的开发者的共同协作。在IT系统层面,全球都诸多依赖欧美企业,重新梳理新的秩序可谓任重道远。华为的做法则是“硬件开发、软件开源”。在发布会上,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的演讲重心,就在于联合一众软硬件公司,来扩大朋友圈,并推出一系列举措拉拢开发者。

首先在硬件开放方面,侯金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记者表示:“华为聚焦做好芯片、板卡和主板,使能合作伙伴,优先推出自己品牌的整机系统,目前在全球已经有11家合作伙伴,推出了基于鲲鹏主板的服务器和PC产品,比如黄河、苍梧天工、紫光恒运、湘江、同方等已经批量上市。”

在软件开源的合作上,侯金龙告诉记者:“我们在全球超过600家ISV合作伙伴,超过1500款通过鲲鹏认证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我们希望用三年的时间,让90%的应用都能跑到鲲鹏的计算平台上。”

同时,华为几乎在直呼“开发者快到碗里来”,华为宣布了“沃土计划2.0”的进一步举措,将在2020年投入2亿美元推动鲲鹏计算产业发展,去年华为就计划五年内投入15亿美元。并将扶持高校、初创企业、开发人员及合作伙伴。华为计划5年内发展500万开发者,目前华为云开发者已经增长到160万。

可以看到,华为的鲲鹏生态正在慢慢落地,但是侯金龙也坦言,目前在服务器中,鲲鹏产品的使用占比还很低,现在处于刚开始的阶段。

然而,困难但关键的项目必须要向前推进。东吴证券的报告指出,目前国产基于x86 架构的芯片面临两大问题:一方面在性能上仍然和海外巨头存在差距;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商业模式的原因,海外巨头把持大量的x86专利,未来很难绕开。因此从长远看,要做到真正自主可控需要采用新的架构。在非x86架构的国产芯片中,ARM架构的芯片性能可以满足行业用户需求,且自主可控的程度相对较高。

云时代:算力格局转换?

在PC时代,英特尔的地位或无法撼动,但是云化的世界正在到来。这对于底层的计算平台提出了新的挑战,数据爆炸式增长、端边云协同成为常态,异构计算成为大势所趋。

此时,以ARM为代表的RISC通用架构处理器,以及具备特定定制化加速功能的ASIC和FPGA芯片等在场景多样化计算时代具备优势,新一轮的IT基础设施竞争也正在展开。华为之外,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也加入战局。

根据华为展示的数据,2020年,主流处理器总算力分布中,ARM超越了x86,算力格局加速转换。华为芯片和硬件战略Fellow艾伟分析道:“从20年来的算力发展看,2000年的时候,主流处理器总算力中x86位列第一,总算力输出达到了全球的70%。而今天已经发生了逆转,世界上最大的算力架构变成了ARM平台,基于ARM指令的处理器总算力输出达到全球82%。整个过程呈加速的发展趋势。”

同时,他还指出,半导体先进工艺的发展,已经不再由PC机来牵引了,而转向了ARM。ARM智能手机,成为半导体产业的主要驱动力,基于ARM的产品创新总量越来越多。“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些ARM还是比较低性能的。但是历史上,80年代PC机开始兴起,到1993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PC机的总算力输出超过了UNIX的大机和小机,那时它也是下里巴人,直到1998年至强处理器推出,达到服务器水平之后,量变转化成质变,到现在位置X86占据整个数据中心市场份额的90%以上的。整个过程完全是替换性的颠覆变化,这个历史可能会再次被重复。”

艾伟所说的便是ARM的拐点正在到来,2013年,ARM算力输出已经超过了X86,2019年鲲鹏920处理能力,达到了高端处理服务器的水平,因此在艾伟看来,新的颠覆故事很可能再次上演。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云服务火热,需求很大,ARM应该可以分食到一些市场,而ARM要能在云服务赛道上有所突破,华为会是关键角色。一方面是因为中美贸易摩擦,Intel要供货给华为不易,另一方面,华为至少在ARM的指令集上,目前没有受到限制。”

IDC预测,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空间为1.14万亿美元。在数字化浪潮的推动下,基于新一代计算平台,中国的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 数据库等IT企业将迎来发展机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