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抓住机会,维护中国在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中的位置

2020年03月3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应该对一些具有竞争力的出口企业保持关注,包括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应予以帮助。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方面重创全球供应链的完整性,中国外贸企业出口订单也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美国一些政客在疫情期间渲染过度依赖中国供应链的风险,呼吁与中国脱钩。中国的供应链与产业链所面临的影响,备受关注。

疫情对于中国产业链的影响是不断变化的。起初,疫情在中国暴发时让生产短暂停摆,全球某些产业如汽车、医药等在供应链上依赖中国中间品也受到冲击,这时美国一些政客不断强调过度依赖中国存在风险。但很快中国实现复工复产,其他国家相继爆发疫情也冲击了生产,导致全球供应链受到影响。这种情势转化反而表现了中国抗击大规模风险的能力。比如苹果公司关闭了除中国外所有专卖店,大众公司CEO表示全球市场除中国外都没有营收。百盛中国刚刚宣布,仍然维持今年开设800至850家新店的计划不变。这些都说明外资企业对在中国生产的安全信任与市场信心都很强,这有利于吸引外资,而不是鼓励他们离开。

至于中国出口受影响较大,是国际疫情冲击全球需求导致的结果,而非中国订单被别国产品取代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逼迫中国供应链转移。因此,这种影响是有时间性的,疫情结束后订单会重新恢复,并不存在疫情破坏中国供应链的问题。事实上,目前出口受到结构性冲击,某些生产周期短的非必需品可能会大幅推迟,比如服装,另一些商品受影响不会太大和太久。但是,中国政府应该对一些具有竞争力的出口企业保持关注,包括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如果目前遇到生存危机应该予以帮助,避免因为停工破坏供应链的安全。

美国某些政客呼吁与中国脱钩,并试图将供应链转移到其国内的做法很难实现。首先,信息电子与汽车两大产业供应链最庞大,但苹果公司几乎不可能将其制造转移出中国,华为、联想、小米、OV等企业才是支撑中国供应链企业的主体,不可能外迁。跨国公司林立的汽车企业绝大部分是满足国内市场需求而非出口,即使在新能源车领域,中国也具有自己的完整产业链,特斯拉正在关闭其他地区工厂,并加大在中国的投资。福特和通用汽车在中国的营收已经超过美国,让他们撤离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其次,企业基于自利的市场选择,是很难与具有供应链、成本、效率等多重优势的中国制造脱钩,国外一些政客能做的只能是通过某些限制性政策破坏中国的供应链,比如禁止海外企业向中国出售某种关键的零部件、技术或者原材料,这种风险始终存在,并非疫情造成。此外,如果美国要实现药品国产化,摆脱对中国企业的依赖,则会大幅增加美国的医疗成本,而且其产品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

当前,处于恢复期的中国在稳定供应链、维持制造业优势等方面,需要考虑以下几点因素。首先,避免为恢复经济增长采取大水漫灌的刺激措施,这很可能会导致制造业成本大幅上升。事实上,对中国供应链最大的威胁就是成本持续上涨带来的产业转移,跌入过早去工业化陷阱;其次,低端产业向内陆转移存在一些不顺畅现象,主要是内地存在招商竞争,破坏了产业聚集的可能性以及由此产生的产业链聚集优势,同时内陆一些地区营商环境并未得到有效改善;其三,抓紧突破关键技术,避免被卡脖子,同时强化与世界的合作。现在全球供应链断裂对中国企业构成挑战,国外很多企业被迫停产,货物航运、海运大幅减少,有些国家开始禁止出口粮食等。据悉,G20贸易部长在周一召开紧急视频会议,讨论全球供应链合作,避免相互封锁伤害全球产业链安全,妨碍防疫工作和民生。中国政府应该积极为企业打通跨国物流,这是当前所急需解决的难题。

此外,中国应该加紧推进新基建工作,在全球率先启动新一代数字经济,吸引世界各国企业积极参与中国数字经济的应用开发与技术创新,避免在相关领域市场与技术双重落后。应当说,中国在5G商用等领域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创造了机会和优势。中国也应该及时更新并大幅缩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有些行业和领域全面开放的时间表应该考虑提前。作为全球最大市场,中国目前所体现出的控制风险的能力与经济恢复后的活力,将大大有利于维护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中的位置,我们应当抓住这个机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