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港口“降温”:刚告别“至暗时刻” 又遇海外疫情“新警报”

2020年04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曹恩惠  

过去一个月,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全国复工复产序幕拉开,各大港口告别了“至暗时刻”,生产运行开始慢慢恢复。但海外疫情不断蔓延之下,全球贸易遭受重大冲击,港口行业又遇严峻挑战。

“本以为复工了就可以正常工作了,谁知道上周开始又遭遇海外订单大面积取消,快没活儿干了。”谈到近期业内出现的国际港口货运迅速恢复的观点,一位从事港口物流业务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并非实情”,“海外疫情严重后外贸更难做了,因为有些国家封境封港,我们很多原有订单要么延期、要么取消,更别谈有新订单了。”

过去一个月,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全国复工复产序幕拉开,各大港口告别了“至暗时刻”,生产运行开始慢慢恢复。根据中国港口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自3月以来,国内主要枢纽港口货物吞吐量环比实现增长。

但海外疫情不断蔓延之下,全球贸易遭受重大冲击,港口行业又遇严峻挑战。

受不同区域复产复工的进度影响,区域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出现分化。-甘俊摄

港口复工复产

“公司将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按照抓紧抓实抓细的要求,推进复工复产,以实际行动保障港口运输通道的畅通和高效,尽最大努力把疫情对港口生产的影响降到最低。”面对疫情对港口业务的负面影响,上港集团方面如是表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作为全国货物吞吐量第二大枢纽港口上海港的运营商,上港集团正在采取多项措施促进复工复产。截至目前,上海港的日均吞吐量已经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的9成。

但在今年前两个月中,上海港因疫情所受到的负面影响较为明显,其货物吞吐量降幅在全国主要港口中居前列,货物吞吐规模被唐山港、青岛港赶超。

根据交通运输部近期发布的统计数据,上海港今年前两个月货物吞吐量为8812万吨,同比下降14.7%,货物吞吐量下滑至第四位,排在宁波舟山港、唐山港以及青岛港之后。这其中,上海港2月份的货物吞吐量减少至3630万吨,同比下降16.9%、环比下降29.9%,降幅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上海港的吞吐量下降只是全国港口业受疫情冲击的一个缩影。今年前两个月,国内疫情爆发叠加春节假期延长,港口业上下游企业复工受阻导致物流运输需求下滑,从而使得国内各大港口货物吞吐量受限。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1至2月,我国港口货物吞吐量为18.7亿吨,同比下滑6.0%。其中,集装箱吞吐量3448万标准箱,同比下降10.6%。

值得注意的是,2月份疫情对全国港口的业务影响更为显著。根据统计数据,2月我国港口货物吞吐量为79570万吨,较2019年同期下降10.2%,且较今年1月份环比大降26.2%。其中,外贸货物吞吐量环比降幅20.2%。

而受不同区域复产复工的进度影响,区域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出现分化。以沿海港口为例,广东、福建、河北、辽宁、上海货物吞吐量及集装箱吞吐量降幅较大,以上海、辽宁降幅居前,分别同比下降14.7%、12.0%;广西、天津、山东、江苏等四个地区的沿海港口货物吞吐量实现正增长,以广西增幅最大,同比增长16.6%。

受此影响,国内主要港口之间的吞吐量排名发生变化。表现较为亮眼的是山东两大港口——青岛港、日照港前两个月货物吞吐量分别为9268万吨、7897万吨,分别位列第三和第六位。

针对区域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分化的现象,华西证券分析认为是由两点原因导致:第一,复工节奏不同,各地区受疫情影响程度不同、产业结构不同、外来务工人员占比有所差异等因素导致上下游生产性企业复工节奏不同,从而影响各地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第二,广西、江西等中西部经济低基数地区在区域性经济结构调整背景下承接产业转移项目,内需较强,推动货物吞吐量增长。

该机构进一步表示,“随着国内疫情的稳定控制,上下游企业逐渐复工复产,后续内贸货物吞吐量有望回升。”

外贸需求萎缩

“全球都按下‘暂停键’了,我们还能做好吗?”前述港口物流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叹道。令该人士苦恼的是,近期海外疫情又给他公司业务蒙上一层阴影。

截至3月31日,海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超过71万人,情况日益严峻。对此,各国政府防控策略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其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前十大贸易伙伴中有一半国家和地区宣布关闭港口。

中国港口协会预计称,二季度国际市场需求以及市场供应将出现显著的结构性萎缩,将直接影响外贸枢纽港口集装箱业务量,初步预计,二季度集装箱吞吐量有可能同比回落5%至10%左右。

对我国港口业而言,海外疫情升级正在拉响“新警报”。

3月31日,外资机构大和证券发表研究报告,下调了招商局港口(00144.HK)的目标价。该机构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欧美市场消费情绪低落,预计招商局港口今年全年吞吐量会有所下跌。

一位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海外疫情日益严重之下,各国采取“封城”等措施来抑制疫情的发展,这意味着即便国际航运市场仍保持一定的畅通,但货物运到海外港口后可能无人接收,造成整个贸易链同样不完整。更何况部分国家采取“封港”措施,直接阻断外贸往来。因此,除非一些医疗、生活必需以及大宗商品外,其他贸易需求势必会大幅萎缩。

外贸需求的萎缩也能从航运市场行情上得到体现。以巴拿马型船(4条航线平均租期)日均运价显示,截至3月30日,该数据为5253美元/天,虽环比微涨,但较年初已经下跌31.7%。

实际上,我国港口业务在1、2月份受国内疫情冲击遭遇下滑之时,来自外贸方面的货物吞吐量一度“扛起”增长大旗。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今年前两个月,我国港口外贸货物吞吐量6.9亿吨,同比增长0.8%。

且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国货物吞吐量前20大的港口中,有一半的港口外贸货物吞吐量占比超过50%。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广州港、青岛港、苏州(内河)港、上海港今年前两个月外贸货物吞吐量占比超过60%。其中,广州港高达84.1%。

“港口在整个贸易链上相当于一种经济、地理现象,这意味着它的主动性是有限的。”上述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面对海外疫情冲击,港口的应对措施有限,一方面可以考虑扩展新业务,如挖掘区域内的医疗物资等重点物品的运输或进行空箱中转业务,另一方面则需要在降成本、提高服务质量等方面做出努力。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