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专访铂涛集团总裁周奎:疫情加速单体酒店整合 中端酒店竞争加剧

2020年04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唐唯珂  

冬去春归,国内疫情趋于平缓,酒店业稍显复苏迹象,后疫情时代酒店行业发展面临变与不变。

经此艰难一“疫”,酒店行业受到不小冲击。中国饭店协会于2月发布的报告表示,疫情中,档次越高的酒店抗风险能力越强,而低端酒店一般为单体酒店,体量较小,客群不稳定,抗风险能力差,在疫情中受到影响最大。

冬去春归,国内疫情趋于平缓,酒店业稍显复苏迹象,后疫情时代酒店行业发展面临变与不变。对此,铂涛集团总裁周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加速了原本的单体酒店整合趋势,而今年年末到明年年初,则很可能成为一个优质资产整合的好时机。

中国文旅40人——2020文旅重生“计”系列专题,围绕“疫后”经济复苏中的“旅游振兴”,邀请入选“中国文旅40人”的文旅界领军人物,就行业“重启”从个人视角以及企业实践提出建议和展望,展现业界领军人物的探索、思考与力量。

铂涛集团总裁周奎。资料图

酒店业整合迎机遇

《21世纪》:目前看来,中国酒店品牌连锁占比22%,单体酒店占比78%,单体酒店占据了整体行业的大部分江山,但酒管集团同时也发展迅速。这次疫情会不会成为一个加速器,加速整个行业,单体酒店收编整合的速度?

周奎:是的,现在的单体店大多是资源型的,要么有自己的物业;要么它地租较低,有租金红利;要么是具备景区周围自带流量、地理位置好的优势。再加上一些通过OTA带来的客流,平时盈利情况不错。通常而言,单体店选择加盟一般看中的是集团能够带来良好的管理能力和会员流量。简单来说,就是单体店线上需要系统和会员,线下需要店长,这是一个线上线下协同的过程。而同时具备这两个资源的,一般是行业里的龙头集团。

业内将时下疫情带来的挑战称为“潮水退去,看谁在裸泳”。对于单体酒店来说,好资产能够扛久点,而差的资产现在已经扛不住了。但是,好的单体酒店可能最多也就扛到年末,所以预计今年年末到明年年初,是一个优质资产整合的好时机。这个阶段酒店经营可能会变得很困难,但是非常适合资产整合。

《21世纪》:疫情之前,大多数单体酒店通过OTA也能获得相对充足的客流量,那以后的趋势会是单体酒店被纳入大型轻资产酒管集团麾下?

周奎:应该说有一部分单体酒店会被酒管集团纳入管理。前些年,因为OTA自身流量很大,而且大家养成了在平台订房的习惯,OTA获利丰厚。而大部分的单体酒店基本上已经被OTA“绑架”了。OTA利用自身平台的流量吸引单体酒店进驻平台,起先将服务费收得很低,但是一年半载以后,收费不断上升。而这时单体酒店再退出来建自己的渠道已经很难了。如今世道变了,现在酒店可以直接跟快手、微信、抖音等流量大的平台合作,不仅仅通过OTA获得流量。

《21世纪》:经过这次疫情之后,文旅行业可以从中得到哪些启发和思考?存量市场是酒店行业的“兵家必争之地”,目前国内酒店业的发展趋势和机遇有哪些呢?

周奎:一定要建立非常专业的风险防控长效机制,增强应对突发事件的抗风险能力,这个是需要经验和前瞻性的,事实也证明轻资产连锁酒店集团预防和抗御风险的能力更强。参照欧美、日本这些国家,酒店行业的正常结构是橄榄形或者纺锤形,而目前中国的酒店业结构呈三角形,高端酒店量少,中端在崛起,而经济型酒店数量多。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型酒店的量其实已经足够了,虽然中端现在竞争激烈,但是空间非常巨大。国内酒店业的发展趋势不光是从单体变成连锁,还有从经济型变成中端。对于具备品质感和个性化的酒店而言,翻牌升级的机会很大。

首先是品质化,消费主体结构已经发生变化,注重品质感的年轻消费群体和中产阶级在崛起。另外,年轻消费者群体注重个性化,现在市场上具有调性的设计师酒店可以卖到很高的价格,生意也很好。如果有酒管集团可以把个性和规模有效地结合的话,就是在品牌和调性上具有个性化,而运营管理连锁化,将会非常有前景。

同时,酒店和房地产高度相关。基建也使得一线城市诞生新的物业机会,像北京、上海这种国际的一线大都市的话,品质好的酒店是多多益善,只要有物业就可以开。而二线城市高速发展之后,城市化进程加快,也诞生了很多新的物业。还有一些国资、军工的物业,也在逐步释放。

中端市场竞争加速

《21世纪》:无论是形式上从单体到加盟,还是品类上从普通的经济型转向中高端,疫情都在加速它转变的趋势?

周奎:是的,虽然酒店业原本也会这样按这个方向走,但是疫情会加快这个进程。复工之后已经有这种现象,就是中端酒店的入住率提升得比经济酒店更快。包括之前很多酒管集团把经济型酒店开在一些景区里面,比方说在海南三亚海边,其实生意并不好。一是因为消费者到旅行目的地较少选择入住经济型酒店,二是觉得中端酒店品质好一点,安全性高一点,服务也好一点,一分钱一分货。任何人挡都挡不住人们进步向上、追求更好生活品质的这种诉求。

《21世纪》:目前中端市场已经成为红海,如果行业的整个趋势都是从经济型转向中高端酒店的话,以后酒店行业的竞争会不会就更加集中于这个区域?

周奎:国内的高端酒店基本上是国际品牌,国内的品牌比较少,有也是区域性品牌。所以这几年行业内竞争比较激烈的是中端市场,一下子从蓝海变成红海了。但是中端市场盘子够大,哪怕一座一线城市也可以容纳好几个酒店集团的中端盘子。

中端市场中有很多优秀国资背景的企业,国企的机制会相对较慢、较稳。从长期来说,国企下的酒店整个效率也会往国字头的方向转化,尽管一些酒店集团也开始做混改,但是这个机制依然很难打破。国企发展速度趋向平稳,其实给了私有企业一些机会,在未来5~10年里,这些企业里面很可能会涌现出优秀的酒店集团。

《21世纪》:目前铂涛集团旗下的酒店复工情况如何?

周奎:现在复工率和入住率都越来越高。酒店复工率已经超过90%,能开的门店已经恢复运营。刚开始复工的时候,酒店入住率比较低,比如100间房可能只来20个客人。现在入住率每周增长5%-8%,中端酒店入住率已经超过50%,经济型酒店的入住率超过40%。

《21世纪》:目前一些地区的周边游已经在慢慢复苏,那文旅行业期待的“报复性消费”会不会真的到来?

周奎:我觉得会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多么好的或者差的商业模式,其实都熬不过人性。虽然不一定会是“报复性消费”,但是人活动的自由度会提升。虽然后续差旅可能会因为线上办公开展、企业削减差旅开支而受影响,但是一旦疫情真正过去之后,旅游业绝对是爆发式增长的。首先,自从中国的人均GDP提升后,国内游客对于国内、国际游的热情高涨;而且目前国外疫情还在蔓延,而国内一旦稳定之后的话,之前本来要出国的可能在国内游,国内的优质景点将会非常之火热。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