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进一步破除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

2020年04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及时让这些改革举措落地,将会启动中国新一轮增长的长周期。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对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行总体部署。

破除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扩大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健全要素市场体系,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制度基础。

《意见》的出台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和要求。《意见》明确了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和重点改革任务,对于形成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的机制,提高要素质量和配置效率,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具有重要意义。

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是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客观要求,真正落实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中国当前商品与服务绝大部分都实现了市场定价,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发育仍需加快,这些都是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基础要素,这些要素资源如实现市场配置,就会从源头上提升发展质量。

比如,城市土地供给制度会产生住宅用地与商业用地、工业用地的价格差距,不利于财富分配的公平性,尤其是农民利益会得不到充分保障。《意见》提出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指导意见,有利于推进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

另如,《意见》要求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长期以来,大部分农民工在其就业的大城市落户仍有障碍,没有户籍就无法享受教育、就业、医疗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也间接造成大范围的“留守儿童”现象,构成了一些分配不公,影响了内需驱动型经济的发展,也不利于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仍需要进一步畅通。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看,破除无效供给,就必须加快形成市场决定要素配置的机制,释放错配的资源,促进要素合理流动,提高要素宏观配置效率。这也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土地、劳动力与资本等要素市场化配置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要求,而长期以来妨碍它们市场化配置的因素,需要破除。在转向高质量发展道路之后,就必须实现这些基本要素的市场化配置,并提高技术、数据等要素的价值。

要素市场配置与法治化的营商环境结合,保障不同市场主体平等获取生产要素,就可以让要素活力竞相迸发、使经济充满动力,形成有效的激励机制和激励效应,充分发挥生产要素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提高要素质量,实现优化组合。尤其是可以激励企业家精神,参与市场公平竞争,在市场化的资源配置中着眼于提高效率,促进技术升级,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事实上,《意见》中绝大部分要求和措施一直是改革的目标,因此,《意见》能否发挥作用,关键是落实,比如土地政策、户籍问题、资本市场建设等是每年全国两会备受瞩目的热点。当前,疫情对全球经济构成冲击,也提供了有效推进改革的机会,如果能够及时让这些改革举措落地,将会启动中国新一轮增长的长周期。

《意见》也提出,必须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进一步减少政府对要素的直接配置。深化国有企业和国有金融机构改革,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确保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获取要素。

在经济面临挑战之际,市场更加关注改革动向,希望通过有效改革为市场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些政策一直以来是政府改革的重点,市场现在更想看到行动,将改革真正落地。只有真正落地,《意见》才能发挥其改革设计的良好初衷。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