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不扩产即淘汰?700亿光伏扩产潮的“明暗”逻辑

2020年04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曹恩惠  

从美股私有化回归并登陆A股的晶澳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晶澳科技,002459.SZ),很快享受到了国内资本市场的融资便利。

从美股私有化回归并登陆A股的晶澳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晶澳科技,002459.SZ),很快享受到了国内资本市场的融资便利。

4月11日,晶澳科技宣布拟定增募资不超过52亿元,用于高效电池、组件产能扩张等项目。这也意味着,在资本的加持下,国内光伏行业扩产潮将显得异常激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隆基股份(601012.SH)、通威股份(600438.SH)、协鑫集成(002506.SZ)、晶澳科技等8家A股光伏公司先后累计宣布投资总额达708.38亿元的产能扩张计划,涉及光伏硅棒、硅片、电池、组件等制造环节,掀起了新一轮的扩产潮。

虽然有关“警惕国内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担忧从未消失,但光伏企业对于扩产的热情始终不减。甚至,在如今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大环境之下,龙头企业毫不畏惧地加入产能“竞赛”中。

部分头部企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则称,公司是基于技术迭代、降低成本、扩大市场份额等考虑进行扩产。但背后的真实逻辑仅是如此吗?

明面:规模效应和技术驱动

晶澳科技拟定增的52亿资金中,超过三分之二的金额将用于年产5GW高效电池和10GW高效组件及配套项目。这两个项目则是该公司今年2月份宣布的义乌年产10GW高效电池和10GW高效组件及配套项目(下称义乌项目)的组成部分。根据当时的公告,晶澳科技拟投资102亿元投建义乌项目,并分两期执行,建设周期共计为四年。

晶澳科技称,“本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公司提高产能规模和市场占有率,进一步强化规模效应,提升企业竞争力,有利于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强化规模化效应,是国内光伏企业解释扩产必要性的一个重要原因。规模化效应下,光伏公司的市场份额提升、整体生产成本下降。

通威股份在今年2月份抛出200亿元高效电池扩产计划时便表示,“扩大产能规模,提升市场占有率”以及“持续降低产品生产成本”将是项目扩产后给公司带来的显著影响。而协鑫集成今年3月份公布180亿元组件扩产计划时,表示该项目“将有力地支撑公司光伏主业终端战略的落地,提升公司市场份额和行业地位”。

事实上,规模化效应所带来的市场份额提升效果显而易见。根据通威股份的扩产计划,该公司有望今年内至少形成30GW的光伏电池规模,以进一步巩固其在光伏电池领域的龙头地位;隆基股份则通过加大对单晶硅棒、硅片的产能投建,以提升其在单晶领域的市占率。

此外,由于扩产所建的新产能项目多以自动化水平提高、生产工艺优化的产线为主,生产成本降低,将进一步摊薄新旧产能整体的生产成本,以提升利润水平。

与此同时,新技术迭代的驱动也成为了企业介绍扩产的另一项重要原因。

今年以来HJT(异质结)和大尺寸硅片成为光伏行业热议的两大新技术路线。于是,在今年公布的扩产计划中,企业毫不掩饰对新技术的追求。

在200亿元的投资计划中,通威股份表示将在新建项目中择机选择大尺寸规格、Perc+、Topcon及HJT等高效产品为主的技术,以促进公司太阳能电池非硅成本持续下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HJT方面,通威股份已有三条中试线,规模达400MW;在产品尺寸方面,项目新建产能将适应产品大尺寸的趋势,规格将全面兼容210mm及以下尺寸。

不过,瑞银证券公用事业及新能源、环保行业分析师刘帅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光伏产业扩产所引发的规模化效应比较显著,而所谓的技术革新则很难快速反映到新建产能上。

暗面:对需求的“赌博”与“厮杀”

纵观国内光伏企业掀起的一轮又一轮扩产潮后不难发现,扩产几乎成为国内光伏产业发展的一种“基因”。单个企业宣布新产能扩建后,往往会形成整个行业的全面扩产,这其中既有主动的规划,也有被动的跟风。

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每轮扩产潮的背后都会是一场惨烈的行业洗牌,在马太效应下,一些没有资金优势的中小企业陷入了不扩产‘等死’、扩产了‘找死’的尴尬境地。”

实际上,在今年全球疫情蔓延的大环境下,光伏企业面临需求的不确定性较大,这使得新一轮的产能扩张,成为各大企业对行业未来需求的一次“赌博”与“厮杀”。

“受疫情影响,很多中小型光伏企业会推迟原先的扩产计划。”刘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在“逆势”之下,龙头企业却敢于抛出大手笔扩产计划,其针对的就是当行业需求正常化之后,新建产能可以及时释放出来。

“另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旧产能成本较高。”刘帅表示,旧产能面临着较高的单位资本开支和折旧,因而扩建新产能成为龙头企业的优选。

而针对行业所担忧的过剩产能消纳问题,刘帅认为,基于龙头企业对于自身成本曲线和需求曲线的综合判断,其目前所公布的产能计划理应可以在疫情过后市场需求恢复正常化的情况下被消纳,但由此一些中小企业则可能面临市场份额被挤压的风险。

然而,行业环境所引起的需求变化致使光伏企业的产能消纳同样面临不确定性。

2020年被视作国内光伏行业补贴的最后一年,今年国内光伏政策较早明确后,国内市场虽因疫情原因延后启动,但光伏企业均已将二季度视作今年市场竞争的开始。

而随着各企业对海外疫情所引发需求下滑的预判,提前通过降价来抢占国内市场订单的情况已经出现。

4月8日,隆基股份在其官网更新了单晶硅片报价,产品全线降价。仅时隔两周,该公司再度下调硅片价格。

对此,中金公司分析称,看好隆基股份在价格战中的硅片成本优势,但该公司可能面临海外疫情影响持续时间超预期导致光伏需求超预期减少的风险。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