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委外投资业务再度兴起背后:净值化产品粉墨登场 资产池做法增厚收益率

2020年04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随着央行定向降准与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过去18年以来低点2.5%附近,令中小银行资产荒压力加剧。

随着央行定向降准与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过去18年以来低点2.5%附近,令中小银行资产荒压力加剧。

“现在我们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年化利率约在3.6%,光靠持有10年期国债到期的收益率,不足以覆盖前者的融资成本。”一家城商行理财部门负责人向记者直言。近期国债价格波动加剧,又令他们加杠杆配置国债博取高回报的做法渐行渐难。

他透露,近期他们内部打算加大委外投资力度。然而,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对中小银行委外投资的从严监管态度,又让他们容易“吃闭门羹”。

他发现,不少涉足委外投资的券商或信托机构摸索出一整套新的操作模式,即他们发行净值化的投资产品供中小银行出资认购,从而帮助后者绕开委外投资规模受限的规定。

“其中不少投资产品年化利率在4%-4.2%之间,足以帮助我们覆盖结构性存款产品的融资成本。”一位中部地区小型农商行零售部门业务主管告诉记者,起初他对这类投资产品能实现如此高收益率颇感怀疑,但通过一番了解,他发现这类投资产品主要采取资产池模式。在配置AAA信用评级国债同时,还加入了大量AA信用评级房地产债、ABN与城投债以“提升”收益率。此外,部分金融机构也私下愿对这类投资产品提供风险兜底担保。

“因此我们内部正在研究这类投资产品的投资可行性,以及它们能否在合规操作前提下替代委外投资业务,成为中小银行借助外部投资获得高收益提升存款类产品收益率与吸引力的新方式。”他直言。

风控考量

在上述城商行理财部门负责人看来,在考虑加码委外投资业务前,他们内部也曾计划自力更生,解决资产荒与结构性存款产品收益来源问题。比如他们曾考虑加大当地高信用评级城投债与企业债的投资。毕竟,他们对当地政府财政收入与企业发展状况比较了解,投资这类资产的风控能力较强。

然而,他发现上述做法根本“不解渴”。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要在不加杠杆的情况下,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年化回报率提升至3.6%以上,需至少配置约150亿元当地高信用评级城投债与企业债,对于这家资产规模约在1200亿元的城商行而言,显然偏高了。毕竟,银行内部一直将城投债与企业债视为中高风险资产,鉴于近期经济波动较大打算减持避险。“这迫使我们打算重启委外投资业务。”

一位涉足委外投资业务的券商机构部负责人介绍,目前资产规模在1500亿以内的中小银行(主要是城商行、农商行与农信社)对委外投资的需求相对较高,一方面他们缺乏足够的资产调研能力,通过配置其他区域的优质城投债或企业债博取高回报,另一方面为了能赢得当地居民的零售存款,他们必须提供比当地大型银行更高的结构性存款产品利率,导致他们理财资金配置的收益压力更高。

“但是,目前不少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鉴于风控考量,仍对当地中小银行委外投资设定严格的监管门槛,导致后者往往有心无力。”他透露,比如中部地区部分省市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辖区内中小银行定期递交委外投资规模资料,一旦发现委外投资规模偏高就会通过窗口指导进行“限制”,东部地区部分省市金融监管部门则要求辖区内农信社不得参与委外投资业务。

前述城商行理财部门负责人进一步透露,目前他听说一些中小银行找到了某些替代方式,比如券商或信托公司先发行净值化投资产品供中小银行认购,以此绕开“限制”。

这种做法也让部分中小银行感到“合规”,一方面净值化产品的架构设计,能否满足《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的要求,另一方面此举也能起到委外投资的收益效果。

“唯一的不同,主要是以往我们将资金交给第三方机构进行委托投资管理,只能对后者投资管理期间的资产配置进行事中、事后风控监管,如今这些金融机构会先告知投资产品里的资产组成状况供我们判断是否值得投资,对资产配置采取事前风控监管。”他告诉记者。

高收益率“溯源”

令前述城商行理财部门负责人比较振奋的是,目前这类投资产品的年化收益预期与传统委外投资业务相差无几。

“过去两周我们接触了三四家券商或信托机构,他们报出的年化收益率基本在4%-4.2%之间,也有一家报出4.4%的高价。”他透露。这令他们对报价最高者颇为心动同时,也好奇这家机构如何兑现高收益预期。

上述涉足委外投资业务的券商机构部负责人透露其中的奥秘,即这类净值化投资产品均采取资产池模式,即在一个投资产品资产池里,既加入AAA信用评级的国债,也会加入AA信用评级的房地产债券,城投债与ABN资产证券化产品等。其中,国债作为主要的底层资产确保上述净值化投资产品不会遭遇净值大幅下滑,而房地产债券,城投债与ABN资产证券化产品则作为博取额外高回报的主要工具。

“事实上,有些金融机构之所以敢报出4.4%年化收益的高价,很可能是他们在资产池里,降低了国债配置比例,增加了房地产债券与ABN资产证券化产品比重,从而令产品整体收益率提升。”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甚至有些金融机构为了增加房地产债券与ABN资产证券化产品比重,还想出很多办法将这类非标资产转化成标准化产品,以满足中小银行对理财资金资产配置高流动性的要求。

他坦言,这类净值化投资产品收益率得到提升同时,对产品发行方的风控水准也提出更高要求。尤其在近期企业与房地产公司信用债违约风险增加的情况下,如何避免这类债券因企业资金断裂而投资踩雷,很大程度影响到他们能否确保高收益预期平稳兑现。

“我们也特别关注这类资产配置风险。”上述中部地区小型农商行零售部门业务主管认为,因此部分券商与信托公司在向他们做产品路演时,都会刻意强调这些房地产公司与实体企业的各种再融资能力,以及他们采取的兜底担保措施,确保中小银行理财产品有足够的安全保障。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