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疫情下的服装产业链:外贸订单减少,上游厂商“唇亡齿寒”

2020年04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吴淑萍  

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冲击了国内纺织服装产业链。

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冲击了国内纺织服装产业链。

吴婷(化名)是一家服装企业的外贸主管,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以来遭遇了缺工人、缺上游原材料、物流涨价、海外订单取消等问题。

“我们公司有400万左右做好的货品,但因订单取消无法发出去,都是只收了30%定金,所以压力非常大。”吴婷说。

在服装厂的上游,布料等原材料的生产厂商也遭遇了“寒流”。

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团队棉纺行业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3月及4月初,国内全棉纱线、全棉坯布开工负荷(即产能利用率)不及过去4年同期水平。据调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新冠疫情下外贸订单的骤减。

在这样的情况下,“熬过去”并寻找新机会成为关键。以吴婷所在的公司为例,已经开始搭建海外电商渠道,规划推广策略,为下半年的复苏打下基础。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冲击了国内纺织服装产业链。-新华社

纺织服装业失去的一季度

纺织行业一向有“金三银四红五月”之说,也就是上半年3-5月市场行情会走好,大批订单涌现。

不过,今年这一红火的景象并未出现。海外疫情的蔓延,让吴婷所在的企业大批订单被取消。

吴婷表示,从3月初开始,国外客户就陆续取消订单,现在下单的只有样品单。“尤其是过年期间接的订单,客户给了定金,我们也买好了面料准备生产,后面客户说国外疫情严重,即使给了定金也坚决取消订单。”

订单取消对于企业的影响如何?吴婷告诉记者,公司一般收10%-30%定金,上百万订单的利润率一般只有10%。目前公司有一个300万元左右的订单,收了30%定金,利润是30万元左右,现在几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发货。如果不能顺利发货,公司将会损失180万元。还有一个到非洲的订单,货已到港口接近1个月,客户仍然没有去清关,她担心这一票货物也会被取消订单。

此外,物流问题也不能忽视。吴婷表示,之前寄去国外的快递包裹,比如DHL(敦豪航空货运公司)最迟5天就到了,现在需要排仓,一个平时3天到的快递,现在半个月才到。同时,价格也在大幅上升,原来寄去英国某机场的费用是一公斤18元,现在达50多元。

在疫情期间,面对风险,除非付50%的定金,否则公司不接海外订单。

出现订单取消的并不仅仅有服装生产企业,上游的面料生产企业,也出现海外订单减少和取消的现象。

李军(化名)是一家化纤企业的厂长,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作为一家主营面料出口的企业,海外疫情对于公司的影响很大,目前海外订单很少。

原本在他这里购买布料的下游服装厂中,主营海外出口的企业大批订单已被国外客户取消,目前已经接不到来自这些服装厂的订单。

“我们现在基本做低层次的产品,供下游客户做淘宝和拼多多的网上产品使用,而且订单的量不多。”李军说。

为此,公司已经大幅减产,原本很多员工每月休4天,现在每月休6-8天。李军判断,超码半年之后,随着国外疫情得到控制,订单才能恢复。

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团队棉纺行业专家表示,年后的外贸订单在海外疫情冲击下大幅流失,国内棉纺产业的库存和复工率均显示出行业面临形势的严峻性。

首先,纯棉纱产量降低,消费降低,期末库存上升。华瑞信息的数据显示,2019年3月,纯棉纱的产量为47.7万吨,消费量为63.4万吨,期末库存为69.4万吨。而到了2020年3月,纯棉纱的产量为41.0万吨,消费量56.3万吨,期末库存80.7万吨。

此外,从纯棉纱厂开工负荷来看,2016年到2019年,单看3月份的数据,开工负荷分别达到51.65%、61.78%、59.93%、57.38%。而到了2020年3月份,这一数据只有43.4%。从全棉胚布厂的开工负荷情况来看,2016年到2019年,3月单个月的数据分别为65.93%、77.97%、59.15%和62.06%。而这一数据到了2020年为44.17%。

换句话说,从产能利用率上看,纯棉纱厂和全棉胚布厂今年3月份数据均为5年来最低水平。

如何留住渠道与订单

订单减少和取消的冲击,对于纺织服装企业来说,近期并不罕见。

4月9日,在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根据商务部对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企业进行调研的情况,部分外贸企业在手订单延期或取消,新签订单受到影响,特别是纺织服装等消费类行业,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

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团队棉纺行业专家表示,近期欧洲最大的服装零售商H&M发布报告称,受新冠疫情影响,3月销售数据下降46%。因此,不仅仅是中国,全球各大纺织大国的订单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孟加拉、越南等国纺织业均遭到欧美国家订单取消的冲击。

“目前来看,金三银四的纺织旺季并未如约而至,而订单流失的趋势不可逆,这部分影响导致棉花、棉纺成品降低的需求也将无法弥补。”上述专家说。

该专家指出,越往下游棉纺成品的个性化越强,受众范围越窄。若海外疫情持续发展,资金压力将不断增强,下游棉纺成品抛售潮可能出现,进一步压低下游个性化成品的价格,而上游如棉花、纱线等大路货品种,则可能面临低位支撑。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很多外贸企业都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订单锐减,纺织服装行业是其中受影响比较大的。这个行业面临双重冲击,一方面是海外疫情,另外一方面是产业转移。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保证产业链的完整性,留住渠道和产能,并尽力走向产业链的高端。

他认为,纺织服装企业需要从多方面去应对疫情的影响。一方面,需要稳住外贸的基本盘,留住渠道和原本的订单,一些订单哪怕赚的不多也可以做。另一方面,要拓展国内市场,出口转内销。

“一些小国不具备纺织服装产业链的完整性和规模经济。在保证产业链的情况下,增加科技元素,提升品牌,才能打造国际竞争新优势。”白明说。

吴婷所在的公司目前对于产业转移并不担心,反而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的机会。经济总会恢复正常,疫情也会稳定,在疫情冲击下能活下来的企业都不会太差,都有实力去面对这次疫情,也有能力去做好疫情后的恢复工作。

面对疫情冲击,这些企业并未坐以待毙,而是在探寻新的发展途径。

吴婷所在的公司已经开始调整经营策略。一方面,由于目前医院需求大,公司开始大力推广护士服产品。另一方面,趁着现在时间空闲,公司在全方面整理外贸电商等平台。

“同行不少办公室人员都陆陆续续放假了,我们原来也计划放假,但考虑到下半年经济复苏需要,目前就是打基础,全方面整理平台资源。”吴婷说。

“学校也会陆陆续续开学,下学期是新学期,需要校服。现在是疫情期间,我们的样品单需求依然很多,客户都是在家办公,他们收到样品后都会开会,等疫情稳定了再下大货单。”吴婷相信,订单不会长期处于低谷。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