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OPEC+达成历史性减产协议 国际油价仍压力重重

2020年04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由于4月的产量有所提高,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将自愿以超出协议配额的幅度减产,由此,整个OPEC+的减产幅度将达到1250万桶/日。

从来没有一个减产协议能达到这个规模,也从来没有一个减产谈判能如此悬念迭起。经过长达四天的马拉松会议,OPEC+宣布将在5月和6月减产970万桶/日,接近全球原油供应总量的10%,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画上了句号。

“我们已经在石油世界掀开了新的历史一页。”OPEC秘书长穆罕默德·巴金多在协议达成后表示,会议达成了历史性的生产调整,不仅规模是创纪录的,而且持续时间达到了两年。“今天,我们见证了国际合作和多边主义的胜利,这是OPEC价值观的核心。”

在4月9日的OPEC+会议上,当沙特和俄罗斯同意将5月和6月的产量减至850万桶/日后,一个高达100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呼之欲出。然而,这个协议却出人意料地遭到墨西哥反对,它坚持只能完成其配额的四分之一,即10万桶/日,导致谈判在10个小时后接近破裂。

经过此后三天的紧急外交斡旋,谈判终于回到正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在墨西哥减产10万桶/日的基础上,美国将代表墨西哥削减30万桶/日的产量。

尽管有美国的救场,但墨西哥的搅局还是造成了OPEC+减产规模的下调:5月和6月的减产规模为970万桶/日,而非最初计划的1000万桶/日;从7月起减产规模将缩到770万桶/日,而非此前计划的800万桶;然后在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减产规模进一步缩至580万桶/日,而非最初计划的600万桶/日。

OPEC+还希望G20额外实施500万桶/日的减产,以扩大减产规模。然而,4月10日举行的G20能源部长会议在会后发布公报中只字未提减产,仅表示将采取措施确保市场稳定。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4月12日表示,G20将削减约370万桶/日的产量。再加上,国际能源署成员国的采购,总减产规模将达到1950万桶/日。

4月13日,油价在最初跳涨8%左右后转为下跌,吐尽此前全部涨幅,随后又小幅回升,截至记者发稿前,一直在当日低位震荡。

埃信华迈(IHS Markit)能源副总裁岑国纬(Victor Shum)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OPEC+的减产协议有助于在一段时间内减少看跌的市场情绪。但是,尽管协议将限制库存的进一步增加,却无法迅速消除已经存在的大量过剩原油。“未来几周内,随着全球储量的增加和需求的见底,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进一步下跌。”

在协议达成后,沙特4月13日宣布了5月原油的官方售价,将面向亚洲的定价下调了2.95-5.50美元/桶;将面向地中海的价格下调了0.70-4.50美元/桶;而将对美国的石油定价上调了2.50-4.20美元/桶。沙特上周一再推迟宣布5月官方售价,让外界担心,一旦协议流产,沙特将再次掀起价格战。

经历多日谈判,OPEC+终于达成了历史性的减产协议。-视觉中国

二季度油价预期升至25美元/桶

在协议达成后,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师沃伦·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也认为,减产幅度不足以消除二季度原油市场上过剩的供给。但他认为,虽然短期内油价存在继续下行风险,但市场的底可能会更高。预计二季度布伦特油价将从此前预测的20美元/桶上调至25美元/桶。

考虑到今年全年的减产规模,以及美国等国在市场条件下的减产,帕特森说,“今年下半年的油价前景现在看起来更具建设性。如果下半年需求有所回升,则将有助于库存的大量减少。”因此,ING将三季度布伦特油价预期从35美元/桶上调至37美元/桶,将四季度的预期从45美元/桶上调至50美元/桶。

“显然,需求仍然是这一预测的主要不确定性和风险。如果旅行限制和国家限制人员流动持续到今年下半年,这可能会减缓今年下半年需求的复苏。”帕特森指出。据ING预测,二季度的日均原油需求可能会减少1500万桶。

与此同时,分析师还怀疑各方是否会遵守减产协议。“OPEC+已经就历史性的减产达成了一致,现在我们必须看看它们是否会坚持下去。”帕特森指出,此前,当OPEC+内部有成员国对减产协议的执行低于计划水平时,主要由沙特承担超额减产的任务以达到总体计划水平。但现在,考虑到当前的减产水平,将很难看到沙特再超额减产以弥补其他国家的缺口。

全球减产规模或超过2000万桶/日

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称,沙特的原油产量将从4月的1230万桶/日将在5月和6月降至850万桶/日。此外,由于4月的产量有所提高,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将自愿以超出协议配额的幅度减产,由此,整个OPEC+的减产幅度将达到1250万桶/日。

根据OPEC+会后发表的声明,沙特和俄罗斯将在1100万桶/日的水平上各自减产250万桶/日,其他各方将以2018年10月的产量为基线减产23%。其中,阿联酋减产72万桶/日,科威特减产64万桶/日。

“尽管这970万桶/日的巨无霸减产协议声称可以让产量从4月的水平上下降1250万桶/日,但实际上这仅比一季度平均产量下降了720万桶/日。”高盛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在新冠疫情造成的冲击之下,OPEC+还在寻求其他减产努力。国际能源署(IEA)表示,其成员国将购买大量原油作为战略储备,具体采购规模将于4月15日公布。美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确认将增加储备。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称,IEA成员国未来几个月内将增加2亿桶的储备。

此外,有消息称,巴西、加拿大、印度尼西亚、挪威和美国将日均减产400万桶至500万桶。美国此前表示,受反垄断法约束不会要求页岩油企业减产,但在油价下跌影响下,预计今年产量将下降约200万桶/日。

美国替墨西哥减产为哪般?

有别于用关税和制裁“大棒”威胁俄沙,特朗普对墨西哥温柔得让人感到吃惊。上周,当墨西哥因拒绝接受减产配额而被其他OPEC+成员声讨时,特朗普不寻常地表示,理解墨西哥面临的困难,愿意分担墨西哥的减产任务。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经济室主任岳云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美国在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为墨西哥解围首先是有美国自身的原因。她分析道,油价的持续走低已经给美国页岩油产业带来了严重冲击,如果油价继续下崩,不仅让高杠杆率的美国页岩油企业进一步承压,而且可能把风险传导到金融业,这对当前的美国经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协议达成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美国与OPEC和主要产油国达成的原油减产协议“将挽救美国能源领域数以十万计工作岗位”。

美国出手帮助也与美墨关系的改善以及北美经济一体化程度有关。尽管人们的印象还停留特朗普上台后逼着墨西哥签署新的贸易协定以及在边境修墙,但岳云霞指出,自从美加墨自由贸易协定(USMCA)签署之后,北美三个经济体已经具备了极高的密切相关性。去年6月,墨西哥成为三国中第一个批准该协议生效的国家。

岳云霞指出,由于能源价格下跌、国际需求受挫,墨西哥今年的经济非常困难,据国际机构预测,该国今年将出现较为明显的负增长。墨西哥之所以只接受10万桶/日的减产额度是因为该国经济高度依赖石油产业,如果大幅减产的话,会让摇摇欲坠的经济更加危险。

“如果墨西哥经济出现重大衰退,对北美自由贸易区来说也是不利的。”岳云霞说,“因此,即便美国和墨西哥还有一些争议,但是在北美经济高度一体化的背景下,帮助墨西哥也是在帮助美国自己。”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