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劣质口罩的熔喷布江湖:一个星期就回本 掀翻丙烯产业链

2020年04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劣质熔喷布的搅局,促使整个产业链近期陷入混乱,包括其上游原料的聚丙烯、丙烯等化工品一路飙升。

疫情持续之下,劣质口罩的问题开始凸显。4月初,北京查扣了12万只劣质口罩;日前,湖北仙桃也集中销毁了100多万只不合格的口罩。

劣质口罩背后,有着一条完整的产业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为了获取暴利,对于口罩中最为关键的核心过滤用料——熔喷布,部分企业“以次充好”,用防护效果极差的劣质熔喷布取代。

所谓的劣质熔喷布,是以价格更便宜的普通聚丙烯纤维料,替代熔喷级纤维料,以30万元一台的小型熔喷机,替代近千万元的专业熔喷布设备。最终,生产出的是未经驻极处理,过滤效率仅有百分之四五十的“熔喷布”。

而也正是因为劣质熔喷布的搅局,促使整个产业链近期陷入混乱,包括其上游原料的聚丙烯、丙烯等化工品一路飙升。

百川资讯数据显示,4月10日,丙烯市场主流成交价格为5900-5950元/吨,至12日已涨至8000元/吨。

而在丙烯价格暴涨的影响下,其下游行业全面亏损,按8000元的价格计算,环氧丙烷每吨亏损550元,正丁醇亏损1650元,辛醇亏损1800元,丙烯腈亏损4200元……甚至,已有企业开始出售原本作为原料的丙烯。

正规熔喷布,需要使用1500熔指专用熔喷料,添加驻极母粒及驻极工艺处理,以此进一步提高过滤效率。-甘俊  摄

一个星期就回本

正规熔喷布,需要使用1500熔指专用熔喷料,添加驻极母粒及驻极工艺处理,以此进一步提高过滤效率。

缺点是,设备投入资金大、产能上马周期长、熔喷专用料价格高。但在暴利的驱使之下,这些问题都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直至4月14日,仍然有人在网络采购平台上发布熔喷布生产线,每套价格在30万元至40万元不等。

比如湖南一家防护用品公司的中型熔喷机生产设备,价格为45万元,日产量在100至300公斤,“包教包会,交货期最快20天。”

原料方面也不是问题,专用熔喷料价格高,就用聚丙烯普通纤维料代替。

“2周前,生产劣质熔喷布的PP纤维料价格7000元/吨,熔喷级PP价格6万元/吨,且无货可买。”国泰君安能化商品首席研究员张驰表示。

而14日,据深圳熔喷布经销商阮征反馈,目前专用料还是可以买到的,只是价格已经涨至8万元/吨,“小作坊嫌价格高,不愿意用这个,而是采用神华2040牌号的料。”

虽然神华2040牌号的纤维料也从2周前的7000元/吨上涨至25000元/吨,但相比于8万元/吨专用料,无疑存在很明显的优势。

需要指出的是,1吨熔喷布需要消耗1.5吨的熔喷专用料,原料端的选择对整体成本的下降十分明显,而不进行驻极处理,小作坊的成本还可以每吨减少1万元左右。

偷工减料生产出来的熔喷布,纤维更粗、阻隔效果更差,无法达到正规熔喷布的防护效果,同时因未进行驻极处理,熔喷布也少了静电吸附的功能。

这就像渔网的差别,小作坊的熔喷布只能捕鲨鱼,正规厂家的熔喷布则可以用来捉泥鳅,网孔的差异太大。

“最终生产出来的劣质熔喷布再以35-60万元/吨的价格出售,这样的获利机会足够让许多人放弃原则,铤而走险。”张驰指出。

这笔账是可以算出来的。假设初始设备投入40万元,使用2040纤维料每吨原料成本3.75万元,日产量200公斤、产品价格按35万元计,一个星期回本不是梦。

巨大的套利空间,吸引了民间资金的疯狂涌入。有江苏的网友表示,“扬中弄熔喷布疯了……感觉老家一堆人在做这个,连我妈和我电话时都在聊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赚了好多好多……”

掀翻整个产业链

过去一段时间,劣质熔喷布凭借一己之力掀翻了整个丙烯产业链。

由于高熔聚丙烯纤维料在聚丙烯下游消费领域的占比很小,所以很难对聚丙烯价格产生实质影响。

加上该产品本身处于供应过剩的状态,在前期口罩紧缺的状态下,并未对聚丙烯价格产生丝毫影响,国内聚丙烯期货价格,更是从节后的每吨7000元左右一路跌至5600元。

按照张驰测算,发改委发布国内口罩产量为1亿只/天,对应的聚丙烯消耗量不过200吨,但国内每天的聚丙烯纤维料产量是6300吨,聚丙烯的产量是6.3万吨。

因此,生产熔喷布所消耗的聚丙烯纤维料,不过是九牛一毛。

但当劣质熔喷布厂家进入后,前述如神华2040牌号等纤维料价格开始暴涨,厂家相应开始转产纤维料。

“在聚丙烯纤维料价格大幅上涨后,供给端厂家大量转产聚丙烯纤维料,纤维料排产比例在短短1周上涨了5倍,达到历史最高31%。”张驰表示。

有限的产能转移到纤维料后,聚丙烯的另一产品拉丝料产能相应降低,排产比例35%调降至20%,几近腰斩。

一般来说,当某个周期性行业出现10%的减产,便足以刺激产品价格出现大幅飙升,更何况聚丙烯拉丝料出现如此大的降幅。

而拉丝料对应的又是聚丙烯期货的标准交割品。不出意外,聚丙烯期货应声反弹,从5600元/吨一路升至7200元/吨。

而整个产业链的运行,犹如齿轮板紧紧咬合,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引起系统性故障。

聚丙烯的异动,进一步向上游产品丙烯传导,不巧的是,最上游的原油市场近期也不太平,国际油价在减产消息的促进下有所反弹。

两头挤压下,丙烯价格暴走。

生意社数据显示,4月12日,山东地区丙烯市场价格继续暴涨,单日涨价再次普遍超1000元/吨,涨幅达35.02%,市场成交已飙升至8000—12000元/吨,部分厂家暂停报价。

然后,丙烯的部分下游产品又遭到波及。

“除聚丙烯以外,其他下游产品的成本压力相当大,降负停车和正在停车的企业增多,丙烯市场成交量已大幅度萎缩。”百川资讯指出。

据该机构测算,按照丙烯8000元/吨价格计,环氧丙烷亏损550元/吨,正丁醇亏损1650元/吨,辛醇亏损1800元/吨,丙烯腈亏损4200元/吨……

在张驰看来,未来随着中石化、中石油真正熔喷布的批量上市,将加速打压熔喷布价格,劣质熔喷布的生存空间随之减小,时间点可能在4月底5月初左右。

不过,随着本周关注度的上升,聚丙烯期货价格已经率先回落,14日主力09合约大跌5.86%,差点跌停。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