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经济复苏带动“局部价格战” 低油价下中国炼厂还有能力抢油吗?

2020年04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綦宇  

有消息显示,中国已经开始在市场上寻找这些急求买家的超低价原油,但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需要企业提高警惕——在目前需求下降的周期中,已经找不到用来存放原油的库存了。

“我们现在设备的负荷有一些小幅上调”,4月16日,一位东北地区国营炼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而就在2月末,这位炼厂人士还向记者介绍称,接到集团通知,该炼厂需要做好在未来两三个月内“最低负荷生产”的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炼厂加工的原油并非全部来自进口,也并非位于东部沿海的消费旺地,加工量的上调幅度相对较小,却依然反映出中国炼化行业在最近的一些变化:加工量和开工率都在逐步恢复。

这一信号虽然微弱,但已经被市场上嗅觉最为灵敏的原油卖家捕获。

4月13日,在欧佩克+达成了最新一份减产协议的晚些时候,沙特阿美发布了最新一期原油出口官价,5月销往亚洲的阿拉伯轻质油的官方售价设定为较阿曼/迪拜均价贴水7.3美元/桶,相较前月大幅扩大了4.2美元。

这就意味着此前席卷全球的“原油价格战”,变成了产油国重点针对亚洲、欧洲市场的“局部价格战”,而这两个重点市场中的重点,毫无疑问是在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后逐步复苏的中国。

依据伍德麦肯兹预计,今年4月份将会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原油加工量恢复的最大的一个月,主营炼厂将逐步恢复到今年1月份的状态;地方炼厂相对可能恢复较为缓慢,但在另一方面也会加速地炼的整合与产业升级,进一步淘汰落后的产能。

中国买家成本下降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炼厂对于目前的原油价格表示了满意。一位石油央企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的炼化行业已经逐步走出了国内疫情的阴霾。

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中国的各个炼厂均对生产负荷进行了调降操作,部分主营炼厂甚至做好了未来以“最低负荷运行”的准备,地方炼厂的开工率普遍降至60%以下。

之后,随着疫情的逐步缓解,各个地区的封锁隔离措施相对减弱,3月6日,欧佩克+协商会议破裂,随后沙特发起原油价格战,国际原油价格在短时间内重挫超过20%,为了腾出更多的库存空间购买低价原油,中国的炼化企业——特别是东部沿海省份的进口加工类炼厂开始增加开工率。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与2月份相比,6家隶属于中石化的炼厂原油日加工量增加了1.2万桶至4.3万桶之间;整个中石化3月份的原油加工量增幅可能会提高超过200万吨,为未来进口低价原油降低库存。

这样的策略显然收获了良好的效果。依据海关总署数据,今年1-3月份进口1.27亿吨原油,同比增长5%;而在前两月,中国的原油加工量同比下滑3.8%。

时间进入4月份,加工量的恢复速度超过以往。

标普全球普氏向记者表示,中国石化在4月份的开工率相比3月份提升了8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炼油厂将开工率提升至了疫情发生前的水平。也是因此,该机构预计,整个中国在4月份的原油加工量将达到1250万吨,为疫情发生前的90%。

地方炼厂方面,本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在疫情缓解的3、4月份,是地炼开工率恢复最为快速的一段时期。目前主要地炼的装置平均开工率已经恢复到60%以上,按照这一恢复速度,本月底开工率将恢复至接近70%,与疫情发生以前的水平相差不大。

“今年4月将会是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原油加工量恢复最大的一个月,主营炼厂将逐步恢复到今年1月的状态。”伍德麦肯兹亚太炼油分析师孙磊向记者表示,“我们认为今年中国全年原油日均加工量约为每日890万桶,相较于去年每日940万桶有所回落。”

即便是前文提及的位于东北的炼厂,也在近期调高了设备负荷量,部分设备甚至接近满负荷,尽管成品油的消费并未因疫情彻底恢复,但仍然有不少化工品利润颇丰。

对比全球各个主要经济体,中国炼厂的恢复就显得一枝独秀:欧洲炼厂每日加工量大幅削减超过200万桶,美国炼厂平均加工量仅维持在70%左右。“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的炼油厂维持了一个比较好的毛利。”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

他也向记者列举了一个数字,今年国际原油价格重挫超过70%,相比之下中国市场的柴油批发价下降则不足20%。“在目前远期油价大于现货价格的Contango结构之下,中国炼厂在未来一段时间将会过得非常舒服。”他说。

被吃掉的低价福利

中国炼厂恢复最快,自然也吸引了全球产油国的目光。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沙特方面提供的折扣,并非是中国能够在市场上购买的现货最低价,“西非一地就有约2000万桶4月份的装运原油没有售出。”他说,“很多地区的原油都找不到买家,中国完全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原油。”

依据公开消息,俄罗斯的原油较迪拜原油现货价格价差为每桶8美元;澳大利亚原油较布伦特期货价格甚至有13-14美元的折扣;美国国内的原油现货价格更是刷新了十多年来的历史最低水平,每桶价格在个位数美元。

有消息显示,中国已经开始在市场上寻找这些急求买家的超低价原油,但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需要企业提高警惕——在目前需求下降的周期中,已经找不到用来存放原油的库存了。

据伍德麦肯兹分析,今年是国家二期战略储备库的收官之年,三期建设还未正式投运,预计全年没有较大的储备增长,中国的储能设施利用率从去年年底的72%左右跳升至今年1、2月份的83%,全年预计保持在90%以上。

“仅2月单月平均就有每日350万桶的原油进入储备,其中大部分是由于原油加工量非计划下降导致的被迫收储,在3月份每日注入的原油骤降为30万桶左右。”孙磊说,“预计今年整个储备总量为11.5亿桶。”

这就意味着,中国需要通过调整储备,以在低油价周期内购买足够多的原油,降低全行业的生产资料成本,这对于中国的原油储备管理部门来说,将会是一个挑战。

而中国企业面对的另一个风险,在于市场运力不足。

因为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仍然保持在Contango结构(现货低于远期期货价格),导致囤油有利可图,市场上能够使用的VLCC基本都在运行,其中一部分漂在海上当做储油罐,导致运费的飙升。

“在4月份开始就有这种现象,运费的飙升直接吃掉了中东原油的折扣,这导致中国买家实际上并没有享受到更多的低价福利。”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在近一段时间运费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但在可预见的未来,运费依然会出现比较剧烈的波动,进而影响中国企业的原油进口。”

WTI原油期货创18年来最低值机构大胆押注近远月合约价差套利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