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新基建”内容官宣来了:纳入区块链、物联网、智慧能源等 将出台顶层设计

2020年04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缴翼飞  

“在‘新基建’背景下,各地应遵循市场规律,考虑自身禀赋与中长期的技术趋势,避免盲目上马、重复投资,造成新一轮资源浪费。”

中国官方首次界定了“新基建”的大致范围以及涉及的领域。

在4月20日的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介绍,新型基础设施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

其中信息基础设施包括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领域;融合基础设施则包括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内容;而创新基础设施包括重大科技、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领域。

业内分析称,“新基建”建设需以社会资本投资为主,避免政府大规模投资;以需求为导向,不搞大水漫灌;在实施上需要统筹规划好新基建长期发展路线图和年度投资计划,防止“一哄而上”和重复建设,避免短期投资泡沫。

值得注意的是,云计算、人工智能、5G、工业互联网、区块链等既是新技术,也是新业态与新应用。-甘俊摄

涵盖三大方面多领域

在4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司长伍浩介绍,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他指出,目前,新型基础设施主要包括3个方面内容:

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比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二是融合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伴随着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新型基础设施的内涵、外延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伍浩说。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李艺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正如“新基建”并不囿于七大领域一样,不必过于僵化地理解“新基建”范围,可预期各地后续也将根据本地经济特征对具体内容有所取舍。

她认为,“新基建”是与传统的“铁公基”相对应,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面向国家战略需求,体现未来发展方向、提供底层支撑的具有乘数效应的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

她指出,“新基建”的范畴与以往不同,此次范畴强调信息技术和通信网络、智能业态以及通用性科技等底层支撑的三大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云计算、人工智能、5G、工业互联网、区块链等既是新技术,也是新业态与新应用,其上下游产业链涉及者众,作为“新基建”的它们到底指向哪些内容,是不少相关企业所困惑的。

李艺铭指出,新技术从萌芽到发育出场景应用,再到成长为业态及产业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作为“新基建”的这些技术肯定不是指向业态的,而是指向业态底部的基础支撑环节。

她表示,基础设施往往存在外部性,因而需要得到政府的补贴。“政府补贴指向不会产生市场效益的底层基础环节,而非是会产生盈利的业态。比如云计算领域,“新基建”不会大规模补贴具体的云计算产品,而会支持云计算的服务器及数据中心建设。”

此外,她表示,“新基建”的领域选择还要考虑这些环节对经济量大面广的带动作用。

伍浩表示,近年来,中国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对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作用正在加快释放。信息基础设施跨越式发展,高速光纤已覆盖全国所有城市、乡镇以及99%以上的行政村,4G网络用户超过12亿。融合基础设施中,智慧城市建设路径更加清晰。创新基础设施中,发改委已布局建设55个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支撑了科学技术研究。

需注重四大问题

伍浩指出,下一步,发改委将联合相关部门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研究出台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发展的有关指导意见。

二是优化政策环境。以提高新型基础设施的长期供给质量和效率为重点,修订完善有利于新兴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准入规则。

三是抓好项目建设。加快推动5G网络部署,促进光纤宽带网络的优化升级,加快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建设。稳步推进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智能+”升级。同时,超前部署创新基础设施。

四是做好统筹协调。通过试点示范、合规指引等方式,加快产业成熟和设施完善。推进政企协同,激发各类主体的投资积极性。

21世纪经济报道从工信部赛迪智库获得的《“新基建”发展白皮书》指出,未来“新基建”建设需着重关注四大问题。

一是在投资主体上,要以社会资本投资为主,发挥政府财政资金引导和补空缺作用,避免政府大规模投资,调动社会资本投资积极性,最大化发挥投资带动作用。

二是在实施进度上,要根据战略规划和市场应用需求,统筹规划好新基建长期发展路线图和年度投资计划,防止“一哄而上”和重复建设,避免短期投资泡沫。

三是在区域和行业布局上,要以需求为导向,不搞大水漫灌,面向重点区域和重点行业,率先推进新基建试点示范应用,确保新基建投资效益的发挥。

四是在网络安全保障上,要同步规划和制定数字新基建安全技术保障措施,完善面向数字新基建安全测评、风险评估、安全审计、保密审查、日常监测等制度。

以数据中心为例,作为国内最大的中立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商,万国数据董事长兼CEO黄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并非所有区域都适合建数据中心,其市场需求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经济发达地区,目前这些区域存在较大的供需缺口。

他认为,作为重资产行业,数据中心投资回报周期长,也有较高的技术门槛。在“新基建”背景下,各地应遵循市场规律,考虑自身禀赋与中长期的技术趋势,避免盲目上马、重复投资,造成新一轮资源浪费。

李艺铭指出,不同于传统基建以政府投资为主,新基建不少领域中社会资本活跃,创投、天使基金集聚,应当积极调动并引导社会资本的投资参与,放大投资带动作用。

同时,李艺铭也指出,此前在虚拟现实、集成电路、光伏等热点领域,部分地方政府存在一哄而上、重复建设的现象,这是因为多个地方在争夺相关项目时会给出过于优惠的条件,使得不少其他领域的企业开始涌入这些行业,带来一定泡沫。

她建议各地方对此要保持适度的理性,根据自身经济产业基础与发展需要,选择着重发展的领域,而即将出台的顶层设计或将在这些方面有所引导和规范。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