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新基建”赋能大湾区 5G可助推广东新一轮产业升级

2020年04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翟少辉  

大湾区在5G网络的部署上也已走在了前列。2019年,广东全省建成5G基站3.69万座,数量领跑全国。预计到今年三季度末,广东就可以完成5万座5G基站建设的任务,而这是此前广东2020年全年5G基站建设的目标。

4月20日,国家发改委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概念。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初步研究认为,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具体来看,新基建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伍浩表示,发改委下一步将联合相关部门,重点做好顶层设计、优化政策环境、抓好项目建设和做好统筹协调等四方面的工作。其中,“加快推动5G网络部署”被重点提及。

5G已是近年来科技领域最热门的关键词之一,被媒体称作“新基建中的领头羊”。此前,工信部已在3月24日发布《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从多个层面加大支持力度,以期发挥5G新型基础设施的规模效应和带动作用,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

无论是从产业链分布还是5G部署进展上看,粤港澳大湾区在5G领域都有着不小的优势。而对于该地区来说,“新基建”的动能不仅有助于应对疫情影响和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也与产业进一步转型升级的发展方向一致。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等发展壮大为大湾区新支柱产业,在新型显示、新一代通信技术、5G和移动互联网、生物医药等重点领域培育一批重大产业项目。

大湾区的5G优势

从5G核心产业链的角度看,位于大湾区的广东本就是电子信息大省,具备明显的领先优势。据行业分析机构Dell’Oro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和中兴分别是全球排名第一、第四的通讯网络设备商,合计占据近40%的市场份额。

此外,德国政府近日发布的一份由IPlytics和德国柏林科技大学共同撰写的5G标准专利声明调查报告显示,上述两家企业宣布的5G专利族数量全球排名分别为第一和第三。

除了网络设备厂商,广东还拥有一批出色的终端设备厂商、互联网科技公司,以及集成电路企业。例如,联合国已于近日宣布与腾讯达成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借助腾讯会议产品将联合国75周年的数千场活动搬到线上。

“广东是制造业的基地,也是互联网行业创新的龙头,产业链上下游的能力都很强。”行业分析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服务总监杨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我们都知道的系统设备、终端设备厂商之外,从移动互联网、车联网到智能制造等行业应用,再到半导体、元器件等基础行业都具有很好的产业基础。”

行业分析机构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珠三角是中国芯片产业的主要分布地区之一,在基站天线等技术领域较为成熟,占据中国和全球重要的市场份额。例如,在产业链上游集中于设计、封装、测试、材料和制造等领域,就有粤芯半导体、安凯微电子、昂宝电子、慧智微电子、奥迪威、芯恩半导体、智光电气等50多家集成电路企业。

在中国5G商用牌照发布之前,广东省就正式印发了《广东省加快5G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对全省的5G相关产业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广东计划到2022年底,在珠三角建成5G宽带城市群、粤东粤西粤北主要城区实现5G网络连续覆盖,形成万亿级5G产业集聚区,5G关键技术自主创新能力迈入先进行列。目前,广东省第一批5G产业园已落户广州、深圳和汕头。

大湾区5G部署提速

基站是5G部署的重中之重,中国在此方面已处在第一梯队。根据三大运营商此前公布的信息,2020年底中国将至少开通55万个5G基站。

“粗略估计,到今年年底,中国的5G基站数量应该能占到全球市场的一半,甚至更高。”杨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一结果还需要关注疫情对全球市场的具体影响,尤其是对发达国家市场5G部署进度的影响。

目前,在国内疫情已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政府的推动力度和运营商的投资计划都颇为坚决,5G发展进程预计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而随着海外疫情的持续,许多国家仍在维持严格的管控措施,这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运营商站址获取、网络部署安装等工作的进行。

大湾区在5G网络的部署上也已走在了前列。2019年,广东全省建成5G基站3.69万座,数量领跑全国。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曾在3月初表示,广东力争全年建设5G基站6万座,全省5G用户数达到2000万,覆盖人口超90%。预计到三季度末,广东就可以完成5万座5G基站建设的任务,而这已是此前广东2020年全年5G基站建设的目标。

疫情防控期间,为确保重点场所的高速网络支持,截至3月上旬,广东共建设了198个疫情保障5G基站。5G发展提速已成为广东的重点,这其中就包括大力发展5G通信,加快融入千行百业,推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

香港也已于4月正式推出了5G服务,香港特区政府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在官网称此为“里程碑”。不过,行业分析机构目前多尚未对港澳市场的基站数量进行过定量分析,并且当地监管机构也暂未公布基站数量的信息。

杨光表示,其个人判断,港澳城市核心区的基站密度还是较大,应该和深圳、广州类似。“但考虑到它们核心区的范围有限,所以总量上应该还是广州、深圳更多。”

5G的机遇

2019年被称为“5G元年”,业界普遍视2020年为5G大规模部署之年。新冠肺炎疫情一度打乱这一节奏,但疫情防控期间5G的发展一直是“危中有机”:尽管疫情带来了供应链受阻、消费需求减弱等担忧,但居家办公、远程教育等尝试也在迅速改变着企业和消费者的习惯,刺激着新的市场机遇。

一位通信行业的资深观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疫情的一个“意外影响”是明确地改变了很多用户的习惯。通常,这些用户习惯的形成可能需要数年,而在疫情的作用下可能只需一个“长假”。

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此前也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疫情会给经济发展带来一些短期的不确定因素,但有危就有机。5G技术的赋能能够推动一些经济新业态的进一步升级和发展,这包括但不限于移动电商、无人零售、虚拟社交、在线娱乐、互联网医院、知识付费、远程教育、网络办公、工业机器人、智慧城市等。

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曾在3月底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5G在内的新基建是“正当其时”。在他看来,疫情使人们在物理世界被隔离开,但在虚拟世界却更紧密地连接起来。“这个连接就是网络,特别是移动网络。”他说,“新技术、新经济、新基础设施,不仅对于中国有重大的意义,对全球也有重大的意义。”

此前,高通公司委托市场咨询机构IHS Markit在2019年发布的《5G经济报告》显示,到2035年5G将创造13.2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较后者2017年的预测增加了1万亿美元。全球5G产业链的总产值将在2035年达到3.6万亿美元,并支撑2230万个就业岗位;具体到中国,5G将带来1.13万亿美元的GDP,以及1090万个就业岗位。

5G的“福利”不仅在于可以让消费者逐步享受到更多的创新通讯服务和应用,其为更多的商业用户和垂直行业的赋能也同样备受期待。对于正处于产业转型和升级阶段的粤港澳大湾区而言同样如此。当前,广东已拥有电子信息、石化、家电制造三大超万亿产值的集群,而高清电视、汽车制造、高端装备及精密制造等产业集群也正在向万亿产值冲刺。

专网“瓶颈”尚待突破

把握5G对更多行业赋能的机遇,还有瓶颈需要突破。

近日已有不少分析指出,在被寄予厚望的同时,目前5G专网的进展速度却较公网相对慢一些。

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对此表示认可,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专网的建设首先需要频谱基础,但目前这仍在讨论之中;此外,专网面向垂直行业的专业要求,更加复杂、更具挑战。

现状在于,尽管5G被普遍地认为“可以干很多事情”,但具体到行业、企业,对5G的投资能够带来的价值还需要量化,使5G的商业价值得到认可。赵钧陶表示:“它需要全生态链的努力,专网的客户也要有积极性和主动性。”

杨光也在采访中坦言,5G专网的发展可以用“前途光明,道路曲折”来描述。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发展必然会产生对高质量无线连接的需求,5G专网发展有长期的必然性;但在短期内,5G专网发展还是面临相当大的不确定因素。

他指出,在需求侧,我国企业整体的信息化发展并不充分,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之间,发展节奏存在较大差异,这就不利于梳理归纳共性需求,扩大产业规模。

而在供给侧,通信行业多年来习惯于用标准化的产品服务大量用户,并不适应行业市场长尾化、碎片化的需求特点,也欠缺为行业用户提供高度定制化产品的能力。

这需要从供需两端着手。“一方面,行业用户要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性,加快信息化建设的节奏。”杨光表示,“另一方面,电信行业需要提升自身灵活性和定制化能力,满足行业客户的多样化需求。”

此外他还表示,在监管层面,也需要考虑在频谱等基础资源配置方面,为行业应用提供更大的灵活性。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