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扩大内需战略,应将消费置于更重要地位

2020年04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稳定房价乃至逐步降低住房成本,是扩大消费最重要的推动力。

4月20日,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指出,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商贸流通复工复市持续向好,3月份居民消费市场趋于活跃,销售企稳回升,价格稳步回落。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0%。

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供需两侧都曾短暂地停止运行,目前生产端正在逐步恢复,但消费尚待进一步提振,出口面临一定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扩大内需被放到了更重要的地位。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消费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7.8%,而投资为31.2%。因此,在扩大内需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政策背景下,首要任务应该是稳定消费。

传统上,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逆周期政策主要针对投资和企业,比如减少企业的融资成本,扩大货币供应,刺激社会投资。推出的一些消费补贴政策,比如家电下乡、汽车购置税优惠等,更多是帮助企业销售,渡过难关。生产和投资一般会带来更大的增长数据与税收。

当前,强调扩大内需的战略,将消费置于重要位置,首先就是要推动全面复工复产、复商复市,这样才有可能恢复居民消费。但目前,服务业和消费的恢复都需要一个过程。而更重要的是,保持消费能力的问题也需要关注。

实际上,在疫情发生前,中国消费已经开始逐步放缓。主要原因是部分家庭部门因为购房等原因而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债务。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2018年,中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0.4%,低于发达经济体平均水平,但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处于较高水平。一些城市较高的住房价格对消费产生了挤出效应,疫情带来的部分人群就业和收入的变化,也不利于这种效应的降低。

居民部分消费能力还受制于收入和财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6523元,中位数是平均数的86.3%。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9244元,是平均数的92.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4389元,是平均数的89.8%。可见,居民可支配收入还存在可增长空间,只有增长后,扩大消费才有潜力和可能。这也提醒我们需要多措并举缩小收入差距。

根据麦肯锡2019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二线及以下城市年轻人为2018年年度消费支出增长贡献了60%,也就是所谓的“小镇青年”成为消费主力。这群首批成长于中国物质生活丰富年代的年轻人,很多依赖信用消费,二三四线城市住房压力也小很多。但是,此次疫情对这部分人群的就业和收入也带来一定挑战,会否影响其消费观,值得关注。

当前,城市中等收入家庭规模不断增加,但用于住房和教育的支出比较大,消费增量主要是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高品质服务消费,服务消费注重体验,而中国服务业消费的体验目前还有巨大进步空间。

考虑到以上几点问题,在当前疫情之下,稳定消费虽然任务艰巨,但需要果断推进。首先,应该为更多失业人口提供工作,有工作才有收入并用于消费。各个城市应该推出一些公共投资项目,优先安排失业或贫困劳动力就业,实现以工代赈,又可以避免货币投放不均衡造成收入差距拉大的问题;其次,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可以刺激本地消费,但也应该针对特定困难群众进行救助,不管是现金还是实物,都有助于稳定消费。

还必须重视供给侧,避免部分产业链受影响导致供给减少。同时,稳定房价乃至逐步降低住房成本,是扩大消费最重要的推动力。这对作为消费主力群体的年轻人来说极为重要,一线城市应该扩大低成本住房供给,尽可能让年轻一代能够安居乐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