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一季度企业效益风向标:利润略有改善 库存与应收账款趋高

2020年04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缴翼飞,何中夫 

4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9%,降幅比1-2月份收窄3.4个百分点;1-3月份累计利润下降36.7%,降幅比1-2月份收窄1.6个百分点。

在2月份亏损近2000万元之后,马永健的公司3月份的效益略有好转,但这并未减轻他的忧虑。

作为浙江飞剑工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这家以生产运动水壶、保温杯为主的工厂3月效益改善主要得益于复工复产带来的前期在手订单的生产交付,然而以外贸为主的新订单正出现前所未有的下滑。

这是复工之后中国企业效益的一个缩影。4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9%,降幅比1-2月份收窄3.4个百分点;1-3月份累计利润下降36.7%,降幅比1-2月份收窄1.6个百分点。

在实现复工之后,未来的工业企业或将面临更严峻的需求挑战以及由此而来的连锁反应。

工业利润略有改善

统计局数据显示,1-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814.5亿元,同比下降36.7%,降幅比1-2月份收窄1.6个百分点。3月当月,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9%,降幅比1-2月份收窄3.4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副司长张卫华解读这一数据时指出,随着企业复工复产不断加快,工业产品销售开始回暖,推动企业利润出现了上述改善。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3月工业利润降幅略有收窄,然而,相较于生产端规上工业增速的回暖,这一收窄的幅度似乎并不明显。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航燕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制造业是拖累工业利润回暖的主要因素,由于制造业在工业三大门类中占比接近70%,而一季度制造业利润同比降幅高达38.9%,远高于采矿业与能源供应业。

从行业上看,41个工业大类中,一季度仅有2个行业利润同比增加,39个行业减少。不过,3月份,有28个行业利润增速比1-2月份加快或降幅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先进制造业利润改善比较明显。3月份,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实现增长,同比增长0.5%,1-2月份为下降37.1%;战略性新兴产业利润下降9.1%,降幅收窄30.7个百分点;3月的电子行业利润增速更是由1-2月份的下降87.0%转为增长19.5%。

在张亚丽看来,电子等高技术行业利润改善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远程办公、远程上课等应用爆发式增长,带来了相关电子设备需求的旺盛,在生产端,随着国内全产业链复工的推进,此前存在的堵点也被进一步疏通。

张亚丽强调,此次疫情或将倒逼一批制造业加快机器换人、发展数字经济的步伐;而国家也正在力推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基建”,这将推动相关行业的利润改善。

另一个亮点是生活必需品行业利润的大幅改善。3月份,农副食品加工行业利润同比增长28.7%,增速比1-2月份加快26.5个百分点;食品制造业利润下降16.4%,降幅收窄17.1个百分点。

张航燕表示,一方面,生活必需品行业存在消费刚性,不会因疫情而出现大幅的需求萎缩;另一方面,3月份越南、哈萨克斯坦等多个国家出台了限制粮食出口等措施,带来了粮食价格的波动,国内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囤货现象,这或刺激短期农产品需求。

张航燕认为,工业利润改善并不明显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成本与费用的高企侵蚀了企业的利润。

1-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为84.76元,同比增加0.49元;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为9.58元,同比增加0.68元。

她表示,疫情期间部分企业开工率不足,但用工、折旧等成本及各项费用刚性支出不减,同时,随着防疫措施的常态化,企业需要在防疫物资投入、员工隔离与防范等方面持续投入;此外,国内外物流等成本也持续高企,这也进一步挤压了企业利润。

库存与应收账款上升

在张航燕看来,目前工业企业的效益并不乐观,最关键的就是企业库存积压与应收账款明显上升。

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4.04万亿元,同比增长7.3%;产成品存货43829.7亿元,增长14.9%。

周转时间同样不理想:3月末,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为23.1天,同比增加5.5天;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为63.1天,同比增加14.3天。

张航燕指出,企业库存增加反映的问题是,尽管上游生产有所改善,但下游需求持续不振,工业产品销售不旺。而大量库存积压或将进一步压制工业品的价格,挤压工业企业利润。

张亚丽表示,2月份开始,由于需求减弱,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增速由1月的上涨0.1%转为下降0.4%,3月PPI同比下降了1.5%,降幅进一步扩大,这将进一步压制当月的企业利润。

关于应收账款,张航燕表示,由于大量企业利润下滑,资金流吃紧,在订单交付与货款支付方面存在困难,这在外贸企业非常普遍。

马永健的公司正是遇到了这一问题,作为星巴克等著名品牌的代工厂,这家企业每年10亿的营业额中有6亿来自欧洲、北美等市场的外贸出口,“国外市场销售明显下滑,客户迟迟无法确定订单的接收时间,欧洲、日本等地区的海关和港口也开始停运,这导致了我们工厂出现半成品和成品的积压,客户也无法及时回款。”马永健告诉记者。

他表示,工厂目前排产的大都是早先下的在手订单,仍能维持生产,但新订单的下滑超出预期,尤其是外贸订单比往年下滑了75%。

张航燕表示,需要高度关注大量应收账款或加剧工业企业的资金困难,带来企业之间互相拖欠货款的“三角债”问题。而银行贷款的收紧也可能正在加剧这一问题。

3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总计116.57万亿元,同比增长6.2%;负债合计66万亿元,增长5.4%;资产负债率为56.6%,同比降低了0.4个百分点。

张航燕认为,企业资产负债率的下降未必是企业自主降杠杆的结果,而是由于风险上升,银行在贷款方面更趋谨慎。

展望未来,张亚丽与张航燕均认为,当前的工业利润仍然在低点徘徊,随着复工复产的进一步推进以及各项扶持政策的落地,工业企业的利润降幅或将进一步收窄。基建等领域的投资发力,也有望带动部分行业的利润改善。

“工业经济不能只看生产端的改善,工业经济真正的问题在于需求的萎缩不以意志为转移,这才是真正的挑战。”张航燕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