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降负债型”创新融资模式引争议 交易所“权益ABS”发行申报放缓

2020年04月2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谢水旺 

近期,市场上兴起一种创新融资模式,“降低资产负债率”是其中优势之一,但引起一些争议,以及相关部门的关注。

近期,市场上兴起一种创新融资模式,“降低资产负债率”是其中优势之一,但引起一些争议,以及相关部门的关注。

4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既不“负债”又能融资的操作是创新还是明股实债?》解析这一模式。多位业内人士对此认为,这是明股实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一融资模式中,有国企、券商、银行、信托、会计师事务所等参与,通过复杂的交易结构和相关的会计处理,通过上交所等交易所发行资产支持证券(ABS),或者通过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行资产支持票据(ABN),在为国企实现融资(主要资金方是银行)的同时,起到改善资产负债率的效果。

“交易所ABS和银行间ABN,两者模式上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发行场所不同。”华东一家城商行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记者获得的一家券商材料显示,2019年10月,全市场首单并表基金ABN落地。截至2020年3月,初步统计超过10单央企申报/发行了并表合伙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合计储架规模超过800亿元,已发行规模约273亿元。发行场所包括上交所和银行间市场,上交所居多。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创新融资模式的背景在于,2018年9月《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末,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比2017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之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基本保持在同行业同规模企业的平均水平。

交易所谨慎对待“权益类ABS”

一家券商将这一创新模式称为“权益性并表基金ABS”,称其为“目前市场热点创新产品,交易所重点政策支持窗口期,现阶段只对高信用等级主体开放。”

该券商还称,这款产品逻辑上可理解为“权益ABS”,通过有限合伙企业架构设计,ABS募集资金可在会计处理上计入“所有者权益——少数股东权益”科目,达到降杠杆效果。并表示该模式需得到会计师认可。

但这一创新融资模式已引起业内争议。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交易所方面开始谨慎对待此类“权益ABS”,申报发行或受到影响。因此,银行为了满足融资企业的诉求,只好转向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行ABN。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各方对此态度不一。一位参与者透露,交易所已经暂缓“权益性并表基金ABS”申报流程。另一券商人士也证实了此事,但不清楚更多信息。

“结构嵌套太复杂、融资企业的性质等因素,都可能影响申报发行。”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交易所方面对此不予置评。

转向交易商协会发行ABN

“相比之下,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ABN上报渠道还比较顺畅,也在积极推进这一创新融资模式。”上述参与者表示。

这两种模式的区别在于,前者监管部门是证监会,承销主体是券商,在公开市场发行,因此认购方不限于银行;后者的监管部门是银保监会,承销主体是银行,在银行间市场发行,认购方仅限银行,且还有认购比例的限制。

一位银行业人士坦言,原本按照券商设计的方案,通过交易所发行ABS,券商是承销方,一家银行作为资金方认购即可,较为容易成功发行。

但目前这一通道受阻。因此,要转向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行ABN。承销商由券商变为银行,监管要求,银行自己承销的ABN,自有资金认购比例不得超过30%,撮合资金合并认购比例不得超过50%,相对来说,发行存在难度。

“比如,由某家银行承销20亿元ABN,自有资金认购比例不得超过30%,最多只能认购6亿元,撮合资金合并认购比例不得超过50%,最多总计10亿元,减去6亿元,撮合资金最多只能认购4亿元,且利率略高于承销银行。其余认购情况还要看其他银行。所以相对来说,无论从发行还是资金成本控制的角度,都不利于融资企业。”一位银行人士坦言。

对于这一ABN创新融资模式,上述城商行高管认为:“一是合规风险,从穿透式监管来看,业务要回归本源,这个模式把融资搞复杂了;二是法律风险,涉及主体太多,比如信托受益权,法律风险较为集中;三是产品利率没吸引力,倒不如买信用债,比较简单;最后,我想会计师事务所不一定会帮忙这么做。”

4月27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方公号“NAFMII资讯”发布《NAFMII市场创新自律问答(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ABN)》一文,其中提到,依据穿透原则,基础资产对应的底层资产若为“产生持续稳定现金流的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或需依托处置资产才能产生现金流的资产、资产收益权和资产受益权”,“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或政策规定的资产”等,也存在较大争议。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