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疫情下跨国药企一季报:罗氏捧起营收冠军 临床试验普遍延期

2020年04月3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卢杉 

与疫情药物相关的制药企业有直接获益,如吉利德、再生元等;由于疫情使得长期客户增长、部分患者用药转换为长处方的改变,也间接带动了业绩增长。

全球疫情之下,处于抗疫中心的医药健康被认为是受影响最小的行业之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所获益。2020年的前四个月,除了让业务努力回归正轨,制药业还承担着寻找遏制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治疗药物、开发疫苗、保证常规用药的责任。

一季度大型制药公司的业绩和股票涨跌对应着行业动态和市场预期。一方面,从已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的公司表现来看,跨国药企的营收增长依旧,增幅上两位数的也不少,罗氏更超越以往的“老大哥”辉瑞,拿下销售冠军。另一方面,经济增长放缓情况下,全球排名前20位的创新制药公司中,大多数市值在第一季度有所下降,总体下滑近8%。

与疫情药物相关的制药企业有直接获益,如吉利德、再生元等;由于疫情使得长期客户增长、部分患者用药转换为长处方的改变,也间接带动了业绩增长。世界各地政府和企业都投入了大量时间、资源和资金寻找治疗方法,有能力在此时加入药物或疫苗“竞赛”的大型和创新企业也可能会有长期获益。

但疫情带来的次生影响也在显现,由于医疗机构的停止常规就诊和入院,临床试验的延迟成为疫情次生影响。如何布局接下来的药物开发和上市,是制药企业们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

座次更迭

截至4月29日,在已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的跨国药企中,罗氏以152亿美元、同比增长7%夺得冠军,超越了往年的“霸主”辉瑞。不出意外,一季度前三名分别为罗氏、诺华和默沙东,辉瑞跌至第四名。

罗氏方面称,新冠肺炎疫情在一些市场造成波动,但对其一季度的业绩影响有限,罗氏全球药物和检测供应链保持正常。用于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Cobas SARS-CoV-2检测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产能大幅提升。罗氏的托珠单抗也加入针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临床试验大军中,罗氏预期将于初夏公布研究结果,并同时提升其产能。

同来自瑞士的另一家大药厂诺华一季度净销售额为122.83亿美元,增长11%;中国市场销售额增长18%,达6.22亿美元。主要增长动力来自于各大创新药,包括Entresto 5.69亿美元(增长62%),Zolgensma 1.7亿美元,Cosentyx 9.3亿美元(增长19%)等。仿制药业务部山德士营收25.28亿美元,其增长主要来源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药物的长期采购影响。

诺华称一季度疫情并未对财务产生重大影响,“COVID-19确实导致增加了远期购买客户,一些患者填写了较长的处方药期限时间。”同时诺华发起了羟氯喹针对新冠肺炎的大型临床试验,此前其宣布在全球捐赠1.3亿剂羟氯喹药物以抗击疫情。除羟氯喹外,跟诺华有关的药物,由研究者发起的使用芦可替尼、卡那奴单抗、甲磺酸伊马替尼、司库奇尤单抗、羟氯喹和缬沙坦治疗新冠肺炎的相关临床研究的试验申请已获得批准。

辉瑞在一季度成为少数营收下滑的大药企。2020年一季度辉瑞收入120亿美元,下滑8%。其生物制药业务增长11%,但成熟药物(Upjohn)业务大幅下滑37%拖累了总体业务。辉瑞强调,除了仿制药竞争导致Lyrica在美国的销量下降,中国市场由于未参与带量采购,立普妥和Norvasc销量大幅下滑。

另一家受带量采购影响较大的是赛诺菲,一季度财报再次强调了由于带量采购导致波立维和安博诺在中国销售额的下滑,中国市场营收下滑14.4%,但中标后的放量环比已经有所改善。但创新药物如Dupixent不受疫情影响,其销售额增长129.8%,至7.76亿。

赛诺菲也已承诺向全球50个国家捐赠1亿剂羟氯喹,并有望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提高产量。同时作为疫苗巨头,4月14日,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GSK)宣布合作开发COVID-19疫苗,赛诺菲提供其S蛋白COVID-19抗原,该抗原基于重组DNA技术;GSK将贡献佐剂技术。双方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进行I期临床试验。

榜单上另外两家增幅较大的是阿斯利康和礼来。阿斯利康一季度总收入增长16%达到63.54亿美元,新药业绩增长了47%达到29.86亿美元;中国市场增长14%达到14.16亿美元,仅次于美国20.91亿美元,高于欧洲12.04亿美元。

礼来一季度营收58.6亿美元,同比增长15%。礼来称2020年第一季度的全球销量增长受到COVID-19大流行引起的客户购买模式和患者处方趋势增加的有利影响,COVID-19大流行使全球收入增加了大约2.5亿美元。

次生影响

即使业绩增长依旧,制药企业也躲不开全球经济受疫情影响下滑的大势。根据GlobalData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按市值排名的前20名全球创新制药公司中,市值下降的有13家制药公司,其中拜耳的季度环比下降超过25%,其次是GSK、安进、辉瑞、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市值下降幅度均超过15%,总体下降达7.9%。

强生继续保持头把交椅,尽管其市值季度环比下降10%。GlobalData药品和商业基础知识高级总监Peter Shapiro评论说,“由于这些公司的长期增长,这些逆转似乎是戏剧性的;但是与其他行业相比,COVID-19疫情对制药业的影响很小。”

再生元(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和吉利德(Gilead Sciences)是仅有的市值增长超过10%的公司。由于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Sarilumab对于新冠肺炎潜在作用,再生元大涨32.5%,但开发该药物的另一方赛诺菲在一季度市值却下滑超过10%。由于拥有瑞德西韦,吉利德市值增长了14.5%,但该药物的实际作用仍是未知。

除了资本市场波动,一季度各大公司的临床试验也受到了影响。3月23日,礼来成为第一个宣布暂停和延迟大多数临床研究的跨国药企。辉瑞也在3月下旬暂停了某些正在进行的临床研究,并推迟了大多数新研究的开始,预计在4月下旬将开始重新启动招募工作。

这对制药和CDMO企业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一是医院没有病人能够入组,二是CRO企业是按阶段付钱,临床暂停导致企业收益肯定也要延迟。据Evaluate Vantage测算,估计将会有315项研究受影响而延迟,这些研究原定将于今年年底到期,涉及172104个受试者,涉及金额可能高达200亿美元。

但从中国的统计数字中看,由于疫情好转,数据已经在回升。

4月29日,药明康德发布一季度财报,营收31.88亿元,同比增长15.1%。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表示,“2019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使公司武汉研发中心延迟复工近2个月,并对公司中国地区临床试验服务业务造成影响。目前,中国的研发生产基地已经全面复工,预计第二季度将表现卓越。由于COVID-19在美国的蔓延趋势,第二季度在美国的业务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在审批方面,IQVIA对3月28日至4月2日期间处方药销售量排名前20位的药企及其他较小规模公司的公告进行了研究,有不到一半的公司宣布其临床试验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多数企业已宣布新临床试验将延迟启动。

创新药的审批取决于药企与监管机构(尤其是FDA和EMA)之间的常规互动和指导工作。在疫情蔓延全球的几个月内,由于精力分至疫情相关药物和疫苗,其他产品的审批和上市都有可能放缓。

世界各国政府为COVID-19的治疗方法投入了大量时间和资源,但可能大部分费用将落在生物制药公司身上。疫苗投入可能超过20亿美元;EvaluatePharma认为多项瑞德西韦的III期临床试验可能是目前最昂贵的投资,这些试验可能会要花掉吉利德约1.5亿美元。吉利德当然也负担得起,如果瑞德西韦真的有效,其商业回报可能是巨大的。作为参照,罗氏旗下达菲临床开发总成本估计为3亿美元,自1999年上市以来累计销售额为159亿美元,在2014年达到顶峰,超过了10亿美元。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