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一季度放贷、发债规模创新高 企业借钱的黄金时代到了

2020年04月0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尽管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但信贷、发债、IPO融资等一系列数据,在2020年一季度都创下近年来的峰值。

尽管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但信贷、发债、IPO融资等一系列数据,在2020年一季度都创下近年来的峰值。

贷款方面,一季度贷款新增近7万亿元,远超去年的5.81万亿元,主要投向对公业务。

发债方面,信用债一季度融资总额3.09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中,3月信用债发行1.56万亿元,净融资突破9000亿,均创下单月历史新高;城投企业发债占净融资比重38%,其次综合类、公用事业和采掘类的净融资占比均在7%以上。

IPO融资方面,一季度A股完成52笔IPO,募资总额807.75亿元,创下2011年以来第一季度募资新高。

7万亿贷款创历史新高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4月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一季度银行业各项贷款新增近7万亿元,同比多增1.18万亿元,有力支持了实体经济发展。

一季度7万亿的新增贷款规模,创下2001年以来的新高。

多位业内人士反馈,新增信贷主要投向对公业务,零售信贷投放2月末以来有所恢复。对公信贷的投放方向除基建外,疫情相关产业是重点方向。

一位大行对公业务人士表示:“一季度专项贷款占比较大。”

一位固收分析师表示,考虑到银监口径和央行口径略有差异,3月份央行口径的贷款可能有2.5万亿元以上。预计3月信贷投放延续1-2月的新增态势,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的信贷投放相对较快,对贷款数据形成支撑,中小银行的贷款投放相对偏弱。

此外,从票交所日度数据看,3月份票据增量大幅高于去年同期,也高于今年1-2月份增量。推算3月份表内票据(列入贷款)的增量约5000亿-7000亿元,基本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今年一季度,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央行再贷款等政策推动也使得银行信贷投放出现高峰。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说,央行在金融市场开市以后提供了1.7万亿元的短期流动性。在年初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8000亿元的基础上,3月份定向降准释放了5500亿元长期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领域的贷款。央行设立3000亿元防疫专项再贷款,一半以上投向中小微企业。财政贴息以后,小微企业负担的利息成本低于1.3%。除了3000亿元,还新增再贷款再贴现额度5000亿元,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由原来的2.75%调成2.5%,央行运用低成本的普惠性资金支持重点领域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

直接融资市场创纪录

央行4月5日专门发布数据称,初步统计,一季度债券市场共发行债券12万亿元,同比增长14%;余额为10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其中,信用类债券共发行3万亿元,同比增长35%;净融资规模超1.7万亿元,同比多增8000多亿元;民营企业发债约2100亿元,同比增长50%;净融资规模约930亿元,创近三年来新高。

“一季度流动性非常充裕,各端利率都在下行,上半年是一个发债的好窗口。”一位银行投行部门人士表示。

“收益率下行,发债一般都很火,属于拿到就是赚到。”一位券商固收人士表示。

根据Wind统计,2020年一季度,信用债(包含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定向工具)发行2963只、融资总额3.09万亿元;其中,3月份信用债发行了1.56万亿元,净融资突破9000亿。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信用债发行总额每季度均在2万亿元以上。

根据天风证券统计,今年一季度,民企净融资由负转正,但仅占2.56%;城投净融资占比最高,为38.18%。

根据彭博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A股成为全球最繁忙的IPO市场,募资金额创九年同期新高。A股市场共52笔IPO完成定价,募资总额807.75亿元,创下2011年以来第一季度募资新高。

其中,京沪高铁IPO募资306.74亿元,贡献了当季募资金额近四成。但从交易笔数来看,52笔IPO也是2017年以来的首季新高。

利率割裂如何解决?

“对于企业来说,会根据发债利率、银行贷款利率综合考虑决定使用那些融资手段。”一位深圳企业融资负责人表示。

根据Wind统计,公司债发行加权平均利率在今年2月跌破4%,3月降至3.799%;去年3月该利率为4.7512%。企业债发行加权平均利率今年1月跌破5%,3月降至4.3743%;去年3月为6.3578%。

此前央行披露,今年2月,一般贷款(不含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为5.49%,比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下降0.61个百分点,同期1年期LPR的降幅为0.26个百分点。

“利率确实下降很快。我现在买债觉得收益率满意的债越来越少了。”一位债券交易员表示,但资金太多,配置压力大,只能继续买债,操作上只是尽量不加久期。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业内分析师指出,随着货币市场利率走低,票据和高等级信用债利率今年以来下行明显,但银行的负债端(比如存款和理财)利率下行缓慢,货币、债券市场的利率与存贷款利率的割裂再次显现。

上述分析师认为,企业有可能通过票据、发债来替代普通贷款和非标融资。比如3月份信用债增量逼近1万亿。如果后期继续放松发债门槛,那么会有更多企业通过债券融资,导致贷款分流,倒逼贷款利率下行。

但在贷款和存款利率下行缓慢的情况下,容易出现企业通过票据和短融融资,反向存入银行或购买理财的操作,存在不低的套利空间。未来需进一步引导贷款、存款利率下行来避免这种反向套利,推动资金流入实体。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