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网创始人朱明跃: “把成渝地区建成全国数字化人才高地”

2020年05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文静 

“人才匮乏,尤其制约着成渝地区数字经济的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网创始人朱明跃。

“这十几年来,我们感觉到,最制约企业发展的还是人才问题!”到北京参加两会前,重庆猪八戒网总部,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网创始人兼CEO朱明跃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直击要害。

这家被多个媒体排行榜称为服务交易独角兽的互联网企业,遇到的“九九八十一难”之一是,想招一个资深的产品经理或数据分析师,薪资开到比北上广深更高,人才依然 “非常紧缺”。

“在新基建概念出来之前,猪八戒网进入的是互联网时代兴起的产业,本身就是一种新的基础设施,它不像过去的铁、公、基,而是服务于企业和人才、产业和人才之间交易办公的基础设施。”朱明跃说,它靠的是大数据智能化。企业有一条可信服务交易链,交易的每一个环节都存证在区块链上供查证,不能篡改。

“疫情加速了新基建的发展。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今年1月上升成为国家战略,但人才问题非常突出。两会我建议把成渝地区建成全国数字化人才高地。”朱明跃说。

本地化培养人才

“最近十年,有一些到北上广深的人才逐渐往成渝地区回流,但这是非主流现象。比如重庆的女孩子北上或南下发展很好后,把老公或男朋友带回重庆发展,或是重庆媳妇回来了。也就是说,基本和重庆有点关系,人才愿意回到成渝地区。”人称“二师兄”的朱明跃说。

“人才匮乏,尤其制约着成渝地区数字经济的发展。”朱明跃分析,以重庆的支柱产业之一汽车产业为例,智能化改造仅靠机器换人远远不够。虽然长安汽车把实验室放到了美国或欧洲,但更多是解决中高端人才的问题。海量的基础性的智能化人才,还得靠本地化培养。

但朱明跃认为,作为人才主要输出摇篮的本地高校,在培养真正的智能化人才的道路上,和应用严重脱节。现在的高校专业偏向于两类:一是“985”和“211”院校更多偏向于基础学科研究,第二类是高职、中职院校偏重于劳务技能培训,比如培养厨师、茶艺师、技师等。“有数学基础会建模,又有应用操作能力的人才很少。”朱明跃说,“核心的产品经理和数据分析师要么自己培养,要么是从BAT、华为这样的公司出来应聘,直接从重大或重邮出来能做的少之又少。”他说。

“成渝两地一年分别有100多万高校毕业生,但他们和现在企业需要的大数据、AI、区块链等智能化人才还有很大差距。我们一是建议大学加强和数字经济相关的专业设置并升级课程体系,把物联网、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教育内容和企业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匹配,产、学、研真正融为一体。”朱明跃说。

他的第二个建议是鼓励重点企业参与到数字化人才的培养中,国家把数字化人才优先纳入到人社部门的职业技能人才培训体系中去扶持。猪八戒网有几百个数字经济程序员、工程师或数据分析师,都是企业自己培养。

“基于成渝地区发展数字产业的新需求,我们准备自己培养数字化管理师、电子竞技运营师等新职业从业人员。”朱明跃说。今年4月,由猪八戒网出资兴办的重庆两江新区八戒职业培训学校获得了国家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办学类型为计算机软件技术员、电子商务员。

“猪八戒网预计除今年培养5000名数字经济人才外,还启动了网红培训,让他们进入到直播间带货。”据朱明跃透露,重庆正在打造直播之都。猪八戒网也成立了八戒直播团队,已经组织了一批网红参与重庆丰都庙会、大足水稻节等,推广农产品或旅游。

“成渝地区经济圈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必然会在人才就业和培训上有政策倾斜空间。成渝地区有雄厚的汽车制造、农业、旅游等产业基础,两地发展数字经济如火如荼,加上每年200多万的高校毕业生,这些都是建立全国数字化人才高地的有力支撑。”朱明跃说。

平台成为试金石

要想人才不“孔雀东南飞”,不北上南下,本地化培养后,用好才能留住人。

“我们培训这些技能达人,首先是在自身平台上去变现。”朱明跃说。

作为国内领先的灵活用工平台,猪八戒网瞄准国内1亿户的市场主体,从商机流量、办公空间和企业服务等维度提供服务交易。该平台有做长尾服务的ZBJ.COM卖场,也有做服务标品的八戒严选,还有做行业解决方案的天蓬卖场。三大卖场获得流量、客户后,最后将订单分配给线下联合办公空间八戒工场进行生产。

据猪八戒网首届生态合作伙伴大会的数据,去年,八戒工场的工位已突破10万个。

数字经济产业服务中心是猪八戒网今年打造的又一个平台。为响应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猪八戒网在四川、重庆各遴选了10个地区,利用线上平台和线下规划的200至1000平方米产业服务数字化展示区,为当地企业和产业提供数字化服务,包括品牌设计、营销推广、IT开发、知识产权、工商财税、科技服务等。

“这些数字化服务平台同样需要大量的人才。”朱明跃说,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数字产业园,有的人说是雷声大雨点小。他希望公众和社会对数字产业园的发展多给一点时间和耐心。在他看来,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产业都要数字经济化,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原来大家还争论线上厉害还是线下厉害。一场疫情下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线上再厉害,如果没有线下都不厉害。猪八戒网要是不以线上为主,可能已死掉了。”朱明跃说,猪八戒网在线下布局了上百个园区,疫情期间都不开门,3000个员工的月工资就要发六七千万元。“正是有了线上,即使全国的园区都不开园,猪八戒网照样盈利。”他说。

除了猪八戒网自己搭建的平台,其次,把培养的技能达人输送到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也是消化本地化人才的一条路径。“他们就相当于自由职业个体户,平台会有分成,他们拿走大部分。”朱明跃说。

要打造成渝地区数字化人才高地,最终还离不开一个数字化人才共享服务平台的搭建。朱明跃提出,这个平台才能真正实现两地人才的共用、共享、资格证共通和权利共同维护。四川在游戏领域培养了人才,游戏产业就发展很好。但四川的互联网平台所需的智能化人才非常紧缺,重庆可以提供。

“只有把成渝地区的人才打通,才能真正形成经济圈,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他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