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龙头拍卖行“变中求变” 激发线上交易新想象

2020年05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梁信 

眼下,拍卖行终于拿出了成绩来力证:在物理空间无法开展的情况下,数字平台也可以在艺术品交易中独当一面,为寻找买家提供重要的交易出口。

苏富比首场在线当代艺术日拍于5月14日落下帷幕。本场线上拍卖成交额高达1370万美元,录得了苏富比迄今为止线上拍卖的最好成绩,超过此前最高成交纪录的两倍有余,甚至比佳士得的最高线上拍卖成交额950万美元还超出近三分之一。

多舛的2020年,尽管市场开局不利,但线上拍卖的逆势上扬助力苏富比在2020年尚未过半之时,勇猛突破线上累计总成交额一亿美元的大关,同比暴涨了五倍。

在新冠疫情给拍卖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下,像苏富比和佳士得这样的头部拍卖行也不得不关停线下的销售部门,甚至对员工进行强制性休假、裁员并削减高管薪酬,以寻求节约成本。随着主要拍卖活动大多推迟到6月份,或者转移到网上进行,有评论认为实体拍卖无法举办的情况下,尽管网上专场如今仍然能继续举行,但销售额始终只占小部分。眼下,拍卖行终于拿出了成绩来力证:在物理空间无法开展的情况下,数字平台也可以在艺术品交易中独当一面,为寻找买家提供重要的交易出口。

线上拍卖助力苏富比在2020年尚未过半之时,勇猛突破线上累计总成交额一亿美元大关。IC photo

灵活策略助力交易

“自3月1日以来,我们已举行了44次拍卖会。”苏富比首席执行官Charles Stewart在接受Artnet电话采访时表示,此前的最高线上拍卖成交纪录也是在疫情期间创下的,4月份上线的“当代策划人”线上拍卖专场中成功拍出了88%的拍卖品,总成交额超640万美元,其中George Condo的《安蒂波达尔聚会》(2005)更是拍出了高达130万美元的佳绩。

据Charles透露,其实苏富比早在前任首席执行官Tad Smith在位期间,已经高度重视数字平台,启动数字化基建。然而,这一战略在当时内部员工看来是颇具争议之举,有苏富比前员工认为该战略“激化了公司内部员工中越来越大的差距”,但也有人在接受艺术新闻采访时表示:“五年前,我们没有手机端APP,没有线上销售,没有线上委托平台,过去我们的当代艺术和私人洽购渠道都严重滞后,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我们能感受到自己在一个有活力、有前瞻性的公司中工作,数字平台的发展十分重要。”

而现在面临全球性的停工,他们更坚信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Charles表示:“当下人们买卖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我们在适应,客户也在适应。”作为需要调整和适应的一部分,苏富比一方面为某些批次的拍品页面添加了网购风格的“立即购买”按钮,另一方面也着力扩大奢侈品类拍品的选择和供应,包括每周都准时上线的手表拍卖环节。他分析道:“线上交易有助于像手表、珠宝或葡萄酒这些有多种版本的拍品售出,因为人们不需要像拍下某一幅画那样深思熟虑再决定是否购买。”

除此之外,苏富比在艺术品交易方面,也推出了全新的策略。尽管这场当代艺术日拍在成交额上创下了新纪录,但拍卖的过程却有点不寻常:成交112幅,未拍出的有5幅,而在拍卖结束前撤出的拍品有27幅,撤拍品约占19%。一位苏富比的发言代表对此回应认为,由于很多寄售人对自己释出的拍品无人竞拍显示出不安,因此选择撤拍也在情理之中。他表示:“在特殊时期,我们会灵活地与寄售人配合,以最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并确保他们能自信地将自己的拍品送来拍卖。”

藏家买单新兴艺术家

尽管撤拍数量不在少数,但就这场日拍的交易成绩看来,此前专家们普遍认为人们不愿意在经济不确定的时期花钱购买年轻新锐艺术家的猜想未能得到证实,不少此前从未刷过脸熟的艺术家作品在本场拍卖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一幅由Matthew Wong创作的无题水彩画作为首发拍品阵容打开了激烈的竞拍之局。去年10月,Matthew Wong去世,享年35岁。而这次流出的作品是艺术家在2018年的首展中卖出的,而仅仅在两年后,亦是艺术家不幸亡故后的数月后,这幅作品再次流入市场。由于艺术家在2019年最后一次通过Karma画廊展出的画作概不出售,因此目前在一级市场中Matthew Wong的作品实属一画难求。在经过八个竞拍人的轮流竞标后,最终这幅作品超过估价四倍卖出。

本场拍卖的亮点还有带有第三方担保的Christopher Wool经典抽象画《无题》(1988)以及Brice Marden的《窗口研究之四》(1985),成交价均突破100万美元。前者拍前估价为120万美元,最终以略高于估价的122万美元落槌。而后者在八次竞标后顺利以1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轻松跨越70万至90万美元的拍前估价。Richard Estes一幅描绘了纽约林肯中心的作品《百老汇和第64街》以86万美元的价格成交,高出估价两倍之多。

与此同时,去年秋天在香港拍卖会上凭借一幅《背后藏刀》拍出1.96亿港元天价的奈良美智在今年依然延续了热门的市场势头。一幅带有他标志性娃娃形象的画作《巫术》(1999)以7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正好处于60万至90万美元的拍前估价中间。

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日拍的负责人Max Moore对artforum表示:“这场拍卖的结果充分说明了当前市场蕴藏着的强大力量,线上销售的想象空间也在不断扩大。”他提到,这次拍卖中,有40%的竞标者来自移动设备,而且活跃的竞标不仅限于高端市场,像Matthew Wong和Kengo Takahashi等年轻的新兴艺术家,尽管是首次亮相拍卖,但已是成绩斐然;Lucas Arruda、Sanya Kantarovsky、Claire Tabouret和Julie Curtiss等人也获得了远高于估价的强劲成交。他说:“这次拍卖表明市场上对优质作品的需求仍然旺盛,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寄售人不仅信任在线拍卖的模式,而且也对整个市场十分信赖。”

新形势,新模式

佳士得和苏富比两大龙头拍卖行因疫情而纷纷延期在全球各地举行的春季拍卖,再加上不少拍卖行势将跟随新的日程安排同期举槌,不难预见今年中旬的拍卖日程将变得异常挤拥。如何在密集拥挤的日程中突围而出带来紧致而高效的拍卖模式,实在考验各家智慧。

日前,佳士得拍卖行和菲利普斯拍卖行宣布,他们将合并于今年夏天举行印象派、现代和当代艺术品的拍卖。而就在5月15日,佳士得拍卖行更是决定将合并进行到底,宣布将于7月10日举行一场新的现代、战后和当代艺术与设计拍卖,拍卖会名为“合一:20世纪的全球拍卖(ONE:A Global Sale of the 20th Century)”,将通过佳士得四大枢纽拍场——香港、伦敦、巴黎和纽约——的拍卖师分别在四地实时直播“接力”举槌,以此取代原定于6月22日当周在纽约举行的20世纪夜间拍卖。

拍卖前,每个城市都将举办一场拍前公开预展,而与此同时也会通过线上虚拟展览及数字营销等手段提前有效地与全球藏家作初步的接触和沟通。而这场接力拍卖预计将持续两个小时,参与拍卖的拍品数量在50至70个之间。从北京时间晚上8点由香港率先举槌,随后跨时区连续推进,在欧洲场成为午后拍卖,在美国场成为晨间拍卖,到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点左右结束。佳士得亚太区现代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暨国际总监林家如认为:“当今藏家看待艺术市场的视角愈来愈国际化,此次尝试正提供了一个绝佳契机可以纵览佳士得全球重要拍场。”佳士得在官方声明中还表示,本场拍卖买家可以通过在线竞投系统在网上参与竞拍,同时也可以通过电话委托参与拍卖,或者依照所在地政府卫生健康部门的指导,在拍卖会分现场亲身参与。

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主席Alex Rotter对artforum表示:“佳士得正在重新调整买家与拍品的互动方式,以及如何向专门的收藏家和全世界展示拍品的方式。随着我们的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快速融合,如何用一个创新的平台来应对崭新的现实变得至关紧要。因此我们开始行动了,就从‘合一’开始。”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