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成都东部新区挂牌:对接重庆西扩,为“后浪”建新城

2020年05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果 

5月6日,成都东部新区举行授牌仪式。这标志着经过三年的规划设计后,一个承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落实成都东进战略的新区正式成立。

5月6日,成都东部新区举行授牌仪式。

这标志着经过三年的规划设计后,一个承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落实成都东进战略的新区正式成立。

成都东部新区党工委委员、总经济师王正丹表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需要一个国家级新区。而现为省级新区的东部新区,将为未来升级为国家级新区做准备。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认为,东部新区将是成都发展战略的一次重要转移,即成都将从单中心的发展模式,向组团式的都市圈发展格局转变。

跨过龙泉山建设新成都

东部新区的设立,是2017年提出的成都东进战略的组成部分,即跨过城市东部的龙泉山脉,建立一个新的城市发展区域。

李晓江认为,中国的主要城市群中,有一些表现出快速经济发展,但人口总量下降,或人口快速聚集,但经济发展不明显的特征。而成渝城市群的经济和人口都在提高,说明这个地区既适宜经济发展,又有条件持续聚集人口,有较强的发展潜力。

作为成渝城市群中的极核之一的成都,在发展过程中却日益受到资源要素的限制。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李晓江就参与了四川地区的城市规划。他认为,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有利于破解四川盆地的资源约束,有利于弥补天府新区先进制造业空间不足的问题。

“跨过龙泉山后,东部新区的地质条件更加稳定、土地资源更加充足,且通风能力更强。”李晓江认为,成都平原的大气、土地等资源承载力有限,将限制作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之一的成都平原经济圈的发展。

如从土地利用角度观察,东部新区的城镇建设用地占比仅11.28%,尚有较大的开发利用潜力。而由于避开龙泉山脉阻挡,因此当地的平均风速比成都主城区高50%,雾霾等污染天气出现几率将相对更小。

西南财经大学成渝经济区发展研究院教授杨继瑞认为,如果不跨过龙泉山,则成都不可能利用自身的经济优势,推动成渝城市群的中间城市的发展。

随着东部新区的设立,杨继瑞认为成都城市版图进入了川中浅丘地带,获得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广袤空间,产业和人口的承载力都将极大增强。而且跨越龙泉山向东发展,与重庆的西拓形成相向发展。东部新区位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的主轴上,有利于成渝中部区域城市快速崛起,推动成渝的相向发展。

根据《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其覆盖范围达920平方公里,其中包括成都新机场所在地简阳市所辖的13个镇(街道)所属行政区域,面积729平方公里,现有常住人口54.2万人,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165亿元。另一部分为天府新区简阳片区,面积191平方公里,未来将委托成都东部新区集中统一管理。

新区的目标是到2025年城市形态基本显现,天府国际机场国际航空枢纽功能逐渐凸显,常住人口达到80万人,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80亿元;到2030年,常住人口达到110万人,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300亿元;到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160万人,地区生产总值达到3200亿元。

世邦魏理仕成都产业地产部主管尤鹏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东部新区的正式设立是成都东进战略实施进程的重要里程碑,进一步体现了成都迈向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定力,将成为成都未来新兴产业的主要承载地,也是城市运营的创新试验田。

从更宏大的角度看,这亦将是成都体现城市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在李晓江看来,中国城镇化进入下半场,城市之间竞争的方式完全不同。

“在中国城镇化上半场,是人跟企业走,城市从农村吸引人口聚集,而下半场则是企业跟着人走。人口的聚集已是城市之间的竞争,如成都等一些城市出现了很强的人才吸引力,企业追随人才而聚集。”李晓江说。

因此,李晓江认为成都东部新区的功能定位包括四个方面。第一是国际门户枢纽。成都在航空方面的辐射能力居于中西部首位,因此拥有成都新机场的东部新区,有条件建设成为国家向西向南开放的国际空港门户枢纽。

第二是成渝经济区的战略节点,即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

第三是引领新经济发展的产业新城,尤其是将把成都的产业大规模的向东部新城转移。

“第四是建成一个可爱的家园,只有这样才能对人才产生吸引力。”李晓江称,“规划中的定义是彰显天府文化的东部家园。”

为“后浪”建设的新城

“过去中国城市都是无序蔓延式发展的,很多城市是单中心结构,以同心圆方式逐渐拓展。”李晓江说,“我常说成都其中是摊得最圆的一张大饼,但设立了高新区和天府新区后,成都有了重点发展方向,即向南发展。”

而东部新区设立后,成都发展战略发生重要转移,将形成组团式发展新格局。但是,其面临的一个现实困难是,龙泉山以东的这片区域距离成都主城区较远,且现有产业发展不足。

“因此,在规划中我们提出东部新区是一个功能齐全的新区,既要在发展中充分依托成都主城区的资源要素供给能力,又要在基础公共服务中独立运行。”李晓江说。

成都东部新区是成都新机场所在区域,已规划空港新城。李晓江认为,内陆开放必须通过航空才能实现,因此东部新区如何利用好新机场这一资源优势来发展很关键。

“远郊机场如何与城市的近郊机场进行充分竞争,在国内还没有较成熟的案例。尽管成都未来将拥有双机场,但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其在对外开放方面的潜力,一方面也要看到天生的竞争不足。如何克服这一劣势,值得研究。”李晓江说。

成都东部新区也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组成部分,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和门户枢纽。

“在成都东进的同时,重庆也在西扩,为此我们在东部新区规划了两条高速铁路,以实现与重庆在内的全国重要节点城市更好的联系。”李晓江认为,成都东部新区未来要与周边重要城市以及重庆加强联系。

“综合而言,这是给‘后浪’所规划的一个新城。”李晓江用了近期被热议的一个词语。后浪即指年轻一代,他们选择一座城市,不仅是选择就业的机会,也是选择一个能满足其美好生活愿望的城市。因此在东部新区,优质公共服务的覆盖度、高生活品质的供给能力,比给予其创业就业的机会更加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未来成都将对东部新区“量身定做”人才政策和户籍政策,以进一步提升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新区建设能否成功,不仅要看区域竞争力的显著提升以及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贡献,更要看百姓的生活品质和生活质量是否显著提高。”西南交通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光表示,“若干年后,如果在成都普通居民的心目中,‘新区’就是成都的‘浦东’,那么成都东部新区建设就算是成功了。”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